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论文 > 正文

陈耶:指挥打响抗美援朝作战第一枪论文

发布时间:2022-11-24 13:48:32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众所周知,每年的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抗美援朝纪念日。其实,志愿军秘密进入朝鲜的时间是1950年10月19日。之所以将这场震惊世界的伟大战争纪念日确定为10月25日,是因为在这一天,志愿军一支先头部队率先打响了入朝作战的第一枪,30分钟时间里就打赢了一场伏击战。此战歼灭南朝鲜精锐部队一个加强营及炮兵中队,击毙杀伤俘虏敌军共计486人,并且活捉了一名美国军事顾问,缴获大量美式武器装备。

  入朝作战第一枪的胜利,扬国威,惊敌胆,壮士气,打了敌军一个冷不防,令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大为惊叹:“中国人真的来啦!”

  历史不容遗忘,胜利值得铭记。鉴于以上情况,由志愿军司令部提议,经党中央正式批准确定:10月25日这一天为抗美援朝纪念日。

  许多人有所不知的是,这一场漂亮伏击战的直接指挥者,就是志愿军40军118师354团政委陈耶,一个从河北故城这一方土地上走出的志愿军英雄。

\

  入朝第一枪:政委果断布奇兵

  陈耶政委所在的志愿军13兵团40军118师354团,是被誉为“旋风将军”的一代战将韩先楚带出的英雄部队。三年解放战争的烽火硝烟中,这支部队从白山黑水的东北一直打到天涯海角的海南岛,一路所向披靡,战功赫赫。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央军委一声令下,13兵团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首批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协同朝鲜人民抗击侵略者。354团作为40军118师的前锋,在团长褚传禹、政委陈耶、参谋长刘玉珠带领下夜行晓宿,翻山越岭,于1950年10月25日0时,悄悄进入朝鲜北部温井至北镇公路两水洞一带宿营。温井至北镇公路是平壤通往鸭绿江南岸一带的必经之路,蜿蜒在一条长长的山谷洼地内,两水洞与丰下洞之间的谷地宽约近千米,两边山上松树林密密匝匝,正好可做部队隐蔽之用,也成为即将到来的伏击战最好不过的阵地。

  黎明时分,淅淅沥沥的冰雨夹带着雪花仍在飘洒,地上白茫茫一片,空中大雾迷蒙。天刚微亮,团长褚传禹就带着警卫员踏雪到各营连检查阵地,他怕惊扰了疲惫不堪的战友们的睡梦,连招呼也没有打就出发了。

  此时,远在日本岛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部和南朝鲜李承晚军队,因仁川登陆以来的压倒性优势而欣喜若狂,随着朝鲜首都平壤被攻克,正排兵布阵想一鼓作气占领朝鲜全境,饮马鸭绿江。这些骄横的不可一世的侵略者,哪里会知道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近到他们的鼻子底下!

  两水洞一带的公路上,南朝鲜军先头部队精锐第6师第2团,遵照团长咸炳善抢立头功的命令,由温井一带出发向鸭绿江南岸的碧江开进。自从有了联合国军和美国顾问助阵,南朝鲜军攻势猛烈,北朝鲜军队则一路溃逃。

  设在山坡最前沿的354团潜伏哨首先发现了敌情,远处公路上传来了汽车轰鸣声,机警的哨兵立马判断肯定是敌人无疑,不一会儿隐约可见牵引大炮的汽车开过来,紧接着是一长排载人载物的大卡车。军情紧急,潜伏哨立马上报连长,连长飞报营长,营长马上打电话汇报团长褚传禹,可是接电话的是参谋长刘玉珠和团政委陈耶。于是,团政委陈耶顺理成章就成为直接指挥者,他详细询问情况后,赶紧报告给118师师长邓岳。邓岳师长闻听一惊:“敌军怎么会深入这么快?前进速度大大超过了我们的预想,你们立即制定作战方案,出国第一仗一定要打出中国人民的志气!”

  敌军逼近,身为团政委的陈耶赶紧找团长褚传禹商讨作战方案,可这时才发现团长找不到了!他焦急地让部下设法尽快找到团长,同时召集各营连长速来团部开紧急会议,研究作战方案。会上,营连长们七嘴八舌,参谋人员献计献策,于是出现了两种方案:一种是迎头阻击敌人,这样比较稳妥也有把握,可以保障上级指挥机关和后续部队的安全,因为师部就在附近,志愿军司令部和司令员彭德怀以及北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就在附近,但很可能打成击溃战,或者不利于我方的消耗战;另一种方案是把一部分敌人放进来,然后扎口袋包围歼灭,但这对后方师部机关安全有一定风险,万一哪个环节疏漏,会造成不良后果,但是符合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兵法,获胜的把握较大。

  战场瞬息万变,分秒必争,陈耶果断地拍板定夺:采用第二种方案打一场伏击战,并部署了各营的作战任务:1营和3营负责打击伏击圈的敌人;2营负责截断敌军退路并打击后续来支援的敌人。命令迅速下达,三四千名身经百战的官兵们迅速进入临时阵地。由于是出国进入朝鲜的第一仗,大家既兴奋又有点紧张。按照不准开枪,把敌人放进来再打的命令,所有的枪口、迫击炮、掷弹筒都瞄准了公路上的敌人。恰逢此时,团长褚传禹从1营3连回来了,陈耶立即向他说明作战方案,褚传禹一拍大腿兴奋地说太好啦,他提出由他指挥1营和3营,政委和参谋长指挥2营。就这样,逐步形成具体而缜密的战斗方案,使得出国第一仗确保有惊无险,两水洞一带山地树林中埋伏下数千精兵,但等敌军钻进口袋。

  陈耶政委和刘玉珠参谋长迅速奔赴阵地前沿,担当起指挥2营截断敌军后路和打击敌军援助的任务。陈耶手持望远镜观察敌情,随时准备发出攻击的命令。8点左右,负责前进

  搜索的敌尖兵乘坐的两辆中卡已经闯入河谷中的公路上,他们根本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儿,虽然有情报说附近似乎有敌军迹象,但他们根本不信这个邪,北朝鲜军队已溃散成惊弓之鸟,至于中国人嘛还远在天边呢,所以坐在汽车上懒得动弹,更不下车进行搜索。尖兵之后,是3辆满载步兵的大卡车,其后是由卡车牵引的12门榴弹炮,再后边又是20多辆满载着辎重和步兵的汽车,整个队伍大摇大摆而来,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志愿军的伏击圈。

  此时,出现了制定作战方案时预想的情况,由于敌人车队距离拉得较大蜿蜒五六公里,后尾还没有全部进入伏击地域,其尖兵已超越伏击圈,闯入118师部驻地附近。而此时,敌军大约一个加强营已进至富兴洞附近,其主力进至丰下洞、丰中洞一带。

  忽听参谋长刘玉珠一声“打”,开枪为令,2营所有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迫击炮、手榴弹一起开火,山坡上谷地上突然枪炮齐鸣,铺天盖地,无数枪弹像复仇的怒火射向敌军,割断了敌加强营与团主力的联系,阻止了敌团主力的前进。敌军一下子被打懵了,四散奔逃,死伤无数。这时,未打烂的汽车掉转车头逃跑,8连连长命令60炮班长何易清赶快打跑在最前面的那辆汽车,何易清瞄准后精准击发,一发炮弹不偏不倚砸在汽车上,顿时升起一团火球瞬间爆炸,将敌尖兵连与加强营本队的联系也切断了,逃跑路线给堵住了,车辆无路可走,车上车下的敌人只能被动挨打,鬼哭狼嚎一片。

  褚传禹团长命令1营和3营马上发起冲锋,冲锋号嘹亮响起,从松树下、从石头旁、从草从中、从雪堆后突然跃出雄兵无数,志愿军战士们如下山的猛虎,呼喊着冲下山头杀向敌群,大胆实施穿插分割,趁敌军懵头转向无法组织反击之前猛烈攻击。在志愿军战士们突如其来的强烈攻势下,敌军混乱失序四散溃逃,两个步兵连及尖兵连一部即被全歼。闯进师部附近敌尖兵小分队,也被师侦察连包了饺子。

  半小时不到,伏击战胜利结束,这个所谓南朝鲜军精锐部队的一个步兵加强营和炮兵中队几乎全部覆灭。战后清查战果,全歼李承晚军队6师2团一个加强营,击毙敌军325名,内有1名美军,俘敌161名,包括1名美军顾问赖勒斯,缴获火炮12门、汽车38辆、各种枪械163支(挺)、战马3匹,报话机2部等。

\
◆354团指挥员在朝鲜战场研究作战方案,从左至右依次为副团长苗继宗、团长褚 传禹、团政治处主任孟兆群、团政委陈耶。

  被截断在伏击圈以外的南朝鲜军6师2团主力,为解救被围困的残军,向354团2营阵地发动了疯狂进攻,要知道这些后续敌军并没有乱作一团,加之装备精良,大炮一类的重武器开火,炮弹呼啸着飞过来连续爆炸,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和残酷。坚守阵地担纲指挥的陈耶政委和刘玉珠参谋长,沉着迎战处变不惊,将当年消灭国民党反动派的勇敢顽强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组织志愿军勇士们打退了敌军的多次反扑。扼守216高地上的4连,不顾敌人密集的炮火,英勇顽强地阻击敌人,8班坚守的阵地遭到敌持续3个小时的攻击,全班除一名重伤员外,全部壮烈牺牲。机枪3班班长黄木兴一挺机枪就打死20多个敌人。战斗模范、班长范达荣负伤不下火线,率领全班固守在最前沿,在伤亡大、弹药将尽的情况下,连续击退敌军10余次进攻,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守住了阵地,有力地保证了伏击圈里的战斗胜利。

  此战是志愿军出国的第一仗,初战即获全胜,打消了志愿军能不能与美联军打的疑虑,大涨了志愿军将士的士气,为后续作战取得了宝贵的经验。胜利的消息经过师、军直达志愿军总部,彭德怀司令员兴奋地说:“118师354团打得好!马上拟一份电报发给毛主席,向他报告我入朝部队首战告捷!”

  北京中南海里的毛主席复电:“祝贺你初战胜利!”

  此后,陈耶和战友们一道亲身经历了抗美援朝的全过程,先后参加了第一、二、三、四、五次战役,在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经受了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陈耶由354团政委擢升118师政治部副主任、主任。

  胸怀报国志:投身抗战即为家

  陈耶从抗美援朝战场回国后一直在军界任职,80年代的职务为国防大学纪检委书记、党委常委,副兵团级职务,1985年离休,于1996年因病辞世。老将军处世低调,没有留下任何回忆录之类的资料,当年指挥打响志愿军入朝作战第一枪的英雄事迹鲜为人知,家乡的地方志无载,甚至连“陈耶”的名字也未收录。笔者历经数年搜寻查找,终于从其亲属处觅得一份由老将军亲笔撰写的简历。

  翻开这张泛黄的履历表,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从大运河畔的河北故城走出的热血青年,在时代的召唤下投身抗战即为家,一路穿过烽火硝烟枪林弹雨,一步一个脚印成长为国之干城的人生轨迹。

  陈耶,1918年5月生于山东省武城县武官寨村(现为河北省故城县武官寨村)一户富裕农家,能够有机会上学读书,从本村小学到武城县高小、济南育英中学、济南省立高级中学,成为那个年代堪称凤毛麟角的青年知识分子。

  1936年,陈耶于济南省立高级中学读书时加入地下共产党员筹建的公开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一直向往进步崇尚民主与自由的陈耶,开始接触鲁迅、茅盾等人的进步书刊和马克思主义,与同学们走上街头,积极参加声援一二·九运动、声援绥远抗战、宣传组织抗战募捐、罢课声援张学良、杨虎城的兵谏等活动,在风云际会的时代浪潮中经受了锻炼,成为热情活跃的骨干成员。

  省城济南的地下共产党员负责人很赏识陈耶,动员他奔赴陕北,投入共产党的怀抱,增长见识开阔胸襟。陈耶后几经辗转,在1937年11月进入陕北安吴堡“战时青年短期训练班”。训练班主任冯文彬、副主任胡乔木,训练科目为抗战理论、军事常识、游击战术等。三个月后陈耶毕业,又回到山东进入联合中学,和地下党员们一道,组织歌咏队读书会宣传抗日,秘密发展民族先锋队组织。

  在陈耶长达50年军事生涯中,还有第二次奔赴陕北的曲折经历和动人故事。当时,国共两党着眼于长远发展都在争夺青年知识分子,国民党政府利用优质资源,公开吸收了无数青年进入黄埔军校等单位,而共产党也悄悄地密谋策划,组织动员大批青年进入陕北延安一带。济南地下党组织和陈耶经过周密安排,成功动员了联合中学整整一个班的学生参加革命,由陈耶带领徒步奔向陕北。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一群热血青年穿过国民党的重重封锁,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用双足丈量了中原大地,又穿越太行山和秦岭,经潼关过关中,终于在1938年8月抵达陕甘宁边区的旬邑县看花宫,成为陕北公学的学员。不久后的10月,陈耶光荣加入共产党。

  1939年5月,军政素养兼优的陈耶调任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分校学员队副指导员、指导员,成为抗日名校的教职人员,后上调抗大总校仍任指导员,这是他从事军事教学的发端,也为后来下半生复归军政教学做了前期的铺垫。随着抗战形势的迅猛发展和对军政人才的急需,抗大分校开始迁往敌后各个根据地办学,陈耶再调入抗大总校山东大队任指导员,在敌后游击战的间隙中坚持办学培养抗战人才。

  1942年5月,鲁中军区成立,王建安为司令员,罗舜初为政委。陈耶进入鲁中军区教导队任指导员,进入正规军事单位直面抗日游击战,因为除了培训军事干部还要随时面对日伪军的骚扰,另有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摩擦,好几次遭遇敌人激战过后才巧妙突围。1943年10月,陈耶升任鲁中军区特务营副教导员,成为敌后游击战的直接指挥者,在抗日战场上厮杀征战驰骋奔突,当时战斗极为频繁,三日一小仗,十日一大仗,瞅准战机集中优势兵力打一场大战,歼灭敌伪的有生力量。在这段时间里,陈耶征战的足迹踏遍齐鲁大地蒙山沂水,先后参加了三次讨吴(化文)战役、解放蒙阴战役、攻克沂水战斗和葛庄歼灭战。

\
◆解放海南岛后,陈耶与40军战友留影。

  党中央进军东北的命令发出后,陈耶随大部队乘船跨过渤海湾进入辽宁一带,后来成为东北野战军第3纵队的一员,由此开启了陈耶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天涯海角的戎马倥偬岁月。神州烽火连天日,将士驰骋百战多!陈耶随军驰骋大半个中国,亲身经历各个战场:保卫辽沈、本溪战斗、冬季攻势、歼灭新五军、四平战役、锦州战役、辽西会战、围困解放北平、两广战役,直到解放海南岛。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8月,陈耶升任40军118师354团政委,但他还没有从解放海南岛的胜利喜悦中解脱下来,就领受新的任务,率领部队星夜驰骋奔赴辽宁丹东整训,跨过鸭绿江支援朝鲜抗战!

  一辞征战地:军政教坛育英才

  1951年,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南京军事学院,专门培养师级以上高级军事人才,刘伯承以院长兼政委身份筹备建校,当时军事教官人才济济,可是政治教官师资匮乏,有知情者就推荐了陈耶,可是一打听还在朝鲜战场上打仗呢!老院长遗憾中只好作罢。1954年9月,陈耶随首批撤出朝鲜的40军凯旋回国,一路上满耳都是“最可爱的人”的赞扬和欢呼。时隔不久,一纸调令就把他从118师政治部主任的岗位上,调任南京军事学院政治工作教官。由此为发端,陈耶告别了野战军部队的战友们,远离了厮杀征战的疆场,进入清幽寂静的学院,登教坛,执教鞭,写讲义,讲战例,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循循善诱,渐入堂奥,开始了后半生30年军政教学生涯,为我国的军队正规化、规范化建设呕心沥血,培育了大批高等军事人才。军界熟悉陈耶的战友们有一种说法儿,说陈耶“安吴堡受训早,进过陕北公学,登过抗大讲堂,抗日救亡上战场,解放战争扛过枪,抗美援朝渡过江”,这样难得的军政人才,不被重用也难啊!尤其是他指挥打响志愿军入朝作战第一枪,又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多次交手,身经百战韬略渐长,所以是军事学院里翘首以盼的人才。

  1959年,陈耶奉调进入刚刚成立的北京军事科学院。院长兼政委为开国元帅叶剑英,军事科学院的宗旨是研究军队建设的重大问题,为中央军委提供战略性咨询建议、编修军队条令条列法规、组织管理军事学术活动等。在叶帅等开国将帅的关心指导下,陈耶担纲编写《军事战斗条令》《步兵战斗条令》《团营战斗条令》中的政治内容。思想政治工作,是人民军队建设的优势和强项,从红军时代初具雏形的“党指挥枪”“支部建在连上”,到后来的设置党代表、政治委员的制度,不仅牢牢地把军队置于党的领导之下,更卓有成效地把一支来源不一鱼龙混杂的队伍,尽快改造成党性强、思想可靠、纪律严明、能打胜仗的威武之师。陈耶对此感悟颇深,他根据多年从事政治工作的切身体会,系统完整地总结我军政治工作的光荣传统和宝贵经验,圆满完成我军第一代战斗条令的编写。

  1963年,陈耶始任高等军事学院政治工作教育组组长,少将级别待遇。1964年他有幸走出国门,被委任为驻坦桑尼亚军事顾问团政治组组长,这是中国与非洲友好国家开展军事交流协作的首创之举。陈耶满怀热忱向友军传授我军政治工作的光荣传统和宝贵经验,悉心指导整训改进完善,圆满完成了援外任务。一年后他回国回校,任外训系副政委。1970年,陈耶调任福州军区31军政治部主任,1978年调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任政治教研室主任。后政治学院、军事学院、后勤学院合并成立国防大学,陈耶遂进入国防大学任职,一直工作到67岁离休。据其亲属讲,离休后的陈耶,还受命撰写老领导“旋风将军”韩先楚的军事生涯,历时数年广搜博取青灯黄卷,洋洋五十万字的传记终于成稿。

  1996年8月,适逢陈耶参加革命60周年,也是他带领联合中学一个班学生抵达陕北公学58周年纪念,他遂受邀赴泉城济南联合中学旧址参加纪念活动,时隔近一甲子的老战友们阔别重逢故地重游,悲喜交集嘘唏感叹。看到半数以上的战友已经为国捐躯或患病离世或因病卧床,健在者寥寥无几,陈耶因情绪激动突发心梗,急送北京301医院抢救,因救治无效于1996年国庆节前与世长辞,永远地告别了一生为之奋斗的祖国,为整整60年铁血军魂的军政生涯画上了句号。

  如今,鸭绿江那边的战争硝烟早已散尽,然而往事并非如烟,志愿军英雄陈耶大无畏的冲天气概,热血男儿的壮怀激烈,藐视一切来犯之敌敢打必胜的信念和意志,依然值得后来者缅怀和致敬!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ipaper.net/shizhenglunwen/47115.html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 | 豫ICP备2022008342号-1 | 网站地图xml | 百度地图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