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论文 > 正文

晏阳初“定县试验”中镌刻的“红色印记”论文

发布时间:2022-09-05 11:10:08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乡村建设运动的开拓者、“世界平民教育之父”晏阳初先生在定县翟城村(今河北省定州市东亭镇翟城村)开展了长达10年的传播社会文明、培养造就新民的乡村建设实践,史称“定县试验”,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接轨的一次有益尝试。定县试验及平民教育,是以“除文盲,作新民”为宗旨,以“民为邦本,本固邦宁”为核心,以开发“脑矿”、培育“新民”为目标,采用“学校、社会、家庭”三个方式,推进“文艺教育攻愚、生计教育攻穷、卫生教育攻弱、公民教育攻私”的四大教育,实施乡村“文化、经济、卫生、政治”四大建设,使当时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民努力成为富有知识力、生产力、健强力和团结力的“新民”。
 
  在2017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曾提到:“新中国成立前,一些有识之士开展了乡村建设运动,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梁漱溟的山东邹平试验,晏阳初先生搞的河北定县试验。我在河北正定县工作时,对晏阳初的试验就做了深入了解。晏阳初在乡村开办平民学校、推广合作组织、创建实验农场、传授农业科技、改良动植物品种、改善公共卫生等,取得了一些积极效果。”
 
  从1923年开始,中国共产党一些早期党员和革命知识分子就先后来到定县,在知识界和贫苦工人、农民中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1923年,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唐朴农(1901-2000.06,安国县大五女村人,安国县第一名中共党员,创建安国县第一个党支部——大五女村党支部并任支部书记。新中国成立后,任天津市图书馆副馆长、南开区图书馆副馆长)来到定县,以教书为名,在东亭、邵村一带给学生讲解“新文化”,介绍《新青年》,宣传俄国“十月革命”,并组织读书会、演讲会,最早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1926年9月,在保定地区开展地下党组织活动的中共党员李致祥(1901-1937.10,中共党员,定县西杨村人,1930年2月创建定县第一个村党支部——中共西杨村党支部并任支部书记)回到定县,以教书为掩护,发动学生贴标语、撒传单、搞飞行集会,秘密进行党的活动。1927年5月,在北京国立艺专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张寒晖(1902.05-1946.03,中共党员,定县西建阳村人,音乐家,歌曲《松花江上》作者,被誉为“人民艺术家”)为避开军阀抓捕,秘密返回家乡定县西建阳村,以帮家庭务农为名,在农村的贫雇农中宣传消除压迫、消灭剥削的道理,启发农民的革命思想,撒播革命的火种。
 

\

◆晏阳初(前排居中)与同事们在北京。
 
  中国共产党自建立之初,就从夯实群众基础、密切党群干群关系、发展基层党组织、立足当时实际情况出发,推动解决中国农民问题。在晏阳初开展“定县试验”初期,中国共产党人的这种探索与平民教育不期而遇,晏阳初先生创办的平教会在定县的平民教育实验区,就成为中国共产党人传播思想和主张的有效载体。除上述中共党员外,还有张省三(1905—1982.07,中共党员,定县西王耨村人,曾任菏泽地区游击教导队队长、冀中行署农林厅厅长、华北农业部机垦处处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农业部局长,农垦部局长、副部长等职,中国畜牧兽医学会第一届副理事长和北京大学名誉教授)、叶德光等一大批早期中共党员,都参与了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活动。这些共产党人以此为契机,通过形式多样的教育培训,教授科学知识、启发民众思想、宣传党的主张,使民众思想觉悟不断提升、党的基层组织不断壮大,更多的先进分子积极向党靠拢,有力地巩固了党在群众中的基础,提升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力。在晏阳初“定县试验”的探索实践中,深刻地融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思想和红色元素。
 
  从开展基础教育着手,提升群众文化水平

       我们党在平民教育提升农民基本识文断字的基础上,尝试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丰富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当时,张寒晖、任致嵘等一批具有音乐基础的专业人士,利用整理民间艺术遗存之便,记录并修改民间秧歌,创作了《农夫歌》《除草歌》《农家乐歌》《高头村歌》等一批具有浓郁乡村特色、充满正能量的歌曲,编印了《普村同歌集》,编写了话剧《王三》,熊佛西(1900-1965.10,江西省丰城市人,戏剧教育家、剧作家,中国话剧的拓荒者和奠基人之一,1932年前后在河北定县主持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农村戏剧实验。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央戏剧学院华东分院院长、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上海剧协主席、上海影协主席,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政协第二、三、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编写了《锄头健儿》《牛》,陈治策编写了《鸟国》等话剧,在群众中广泛演出,用歌曲、话剧启迪民众,推动形成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黎李纯、张寒晖、赵伯庸、邵恒秘、王泽民等人编写了短期小学课本、《我们的中国》等平民教材,修订了《平民千字课》,李召青等人编写了重点突出、利于实践的平民读物《谈天》《说地》《论人》和《平民字典》,这些教材和读物注重体现改良生活、研究技术、信仰科学,传授给农民更多知识,极大地丰富了广大群众的日常生活,让群众对未来的日子有了憧憬和期盼,很大程度上教化了民众的思想,唤醒了民众的觉醒,提升了民众的文明程度。

        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着手,提升农民生活水平

        旧中国农业发展水平极为低下,粮食总体匮乏,多数老百姓长期处于饥饿半饥饿状态,闹饥荒闹春荒连年都会发生,有的农民还在生与死的夹缝中挣扎。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深刻认识到旧社会的剥削制度导致物质资料生产极度匮乏、生产方式极度落后、生产力极不发达的中国无法摆脱贫困,因此,把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作为贯穿这一阶段反贫困工作的主线,团结带领广大人民群众,致力于推翻封建统治、消灭剥削制度,使劳动人民蕴藏着的巨大革命潜力得到释放,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平民教育中努力消除贫困的指导思想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建立的,中国共产党人从普及农业知识、提高农民的生产劳动技能等基础工作开始做起,改良农作物和瓜果蔬菜品种,让农民有饭吃、有衣穿,有基本的生存条件,努力摆脱绝对贫穷。
 
  李德仲(1912-2007.01,奉天人,中共党员,曾任中共河北省委特派员、定县中心县委书记)等人会同民教会其他人员建立农业推广制度,普及农业知识,规范科学管理,引导农民学以致用、活学活用,推动农村经济发展,帮助农民增产增收。通过开办巡回训练学校,着眼于农时种植和管理需要,坚持“科学简单化、农业科学化”理念,在广大农民中普及农业科技知识,传授农业实用技术,使广大农民更快地了解、接受和应用。通过开展“表证农家”活动,严格标准选取一批成绩优秀、家境相当的学生为义务推广员,帮助广大农民设定生产目标,开展调查研究、推广实用技术、督察考核业绩,为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增产增收起到了积极的示范带动和引导推动作用。通过建立农村消费合作社、运销合作社、自助社,进一步发展了农业生产、销售、管理、运输等各个环节,逐步实现了人才集中、事权统一、效益提升,进一步激发了农民参与农业生产的热情,有效规范了农业生产经营秩序。通过使用先进农业设备和技术、改良动植物品种,提高了农业生产效率,降低了体力劳动强度,提高了种植养殖产量,减少了农作物病虫害和畜禽传染病的发生,农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改善,贫穷落后的面貌得到了一定改观。
 
    从构建三级卫生体系着手,提升农村健康水平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定县经济凋敝,民生艰难,疾病和瘟疫时刻威胁着群众的生命。平教会的乡村建设运动,在解决群众的健康问题方面进行了两个阶段的深入探索和实践,前期主要实施卫生教育,培养村民拥有身心强健的体魄,使村民都为健康的国民;后期着眼于建立农村医药卫生制度,设立村、区、县三级卫生网络,优化医药设备分配管理,改善公共卫生环境,取得了良好效果,对推动定县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

◆晏阳初在定县亲自给农民扫盲。
 
  姚寻源(河北涞源人,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平教会卫生教育部第一任主任)主持了前期工作。从1926年10月开始,姚寻源在平教会筹建了诊所和药房,建立了短期卫生调查、门诊记录、学生身体检查3项制度,积极推行卫生健康教育;平教会卫生教育部举办卫生知识演讲304次,举办保健讲习班、保健会近200次,发放卫生保健图片、小册子6万余份,对翟城全村小学生进行身体检查及预防注射,普及急救、传染病预防、妇幼保健、节制生育知识,有效控制了“天花”和霍乱,增强了群众的卫生保健意识,极大地降低了各类疾病的发生率、传染率和人员死亡率。
 
  陈志潜(1903.09-2000.09,公共卫生学家,曾先后参与陶知行和晏阳初分别在南京郊区和河北省定县平民教育促进会的农村卫生实验区建设,1954年参加九三学社,历任中华医学会副会长,中华医学会卫生学会委员、名誉顾问,中华预防医学会名誉理事,主持创办重庆大学医学院)主持进行了后期工作。1932年春,陈志潜到定县接任平教会卫生教育部主任,建立了村保健员、区保健所、县保健院三级卫生体系,开展保健服务和健康教育,着力提高医护、保健人员的业务能力,加强对药物的规范管理和使用,有效提高了病人的救治率,大幅降低了病人的死亡率。平教会在定县试验中探索农村卫生保健教育成绩斐然,创建了保健制度,编著了《定县保健制度三年经验报告》,为国内各地设立农村卫生所提供了基本参考书,并为各省培训了大批工作人员,以最经济最有效的组织方式完成了每次的“牛痘”接种,在定县消灭了“天花”流行病,普及了治疗沙眼和皮肤病知识,并通过培训保健员、融入小学教育予以推广。
 
  从宣传党的革命思想着手,提升群众思想文化水平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农民团结合作意识不够,缺乏道德陶冶和公民常识,当时的平民教育目标之一就是培养人们的团结力,提升群众思想文化水平。李致祥利用平民教育的机会,在城南区创办了第一所由共产党人领导的民众夜校,后又指导创办了怀德营、中流、张谦等村夜校。张寒晖、叶德光等人为民众编写修订识字课本时,巧妙地在课本中写进表达大众当家作主的革命思想内容,秘密在农村宣传革命思想,以公民教育的力量启发国民觉醒,培养爱国情怀,积极发展社会团结力量。在民教会工作期间,张寒晖结识了定县的另一位地下党员张省三。按照上级“关于建立播火阵地”的指示,经过两人巧妙运作,张省三被教育局任命为职业学校校长,张寒晖担任学校教导主任兼国文老师。他们利用这一阵地,向青年学生灌输反封建礼教的思想。为启发和提高学生们的思想觉悟,张寒晖把一些进步学生组织起来,秘密成立了课余“读书会”,张寒晖、张省三经常去保定买回来一些进步书籍、报刊,分发给学生们私下传阅。他们还组织学生写学习笔记、组织讨论会,交流读书心得,以公民教育来宣传党的主张。之后,把读书会又推广到男子师范、女子师范和九中,对启发青年学生的革命觉悟起了很大作用,使他们开始初步接触到革命道理。九一八事变后,张寒晖填词创作了《可恨小日本》和《告我青年》两首歌曲,旨在号召劳苦青年团结一致,共赴国难。这两首歌曲在职校学生中教唱后,受到了普遍欢迎,很快通过职校的学生传到了定县的其他学校和农村,唤醒了更多普通民众投身抗战的革命热情,激发了广大民众的共同心和团结力。
 
  回望过去,晏阳初“定县试验”是一份宝贵的历史遗产,平教会在近一百年前的平民教育实践至今仍有借鉴意义,当年张寒晖、张省三等一批中国共产党人的加入,在“定县试验”中留下了深刻的“红色印记”,中国共产党的推动和引导在“定县试验”平民教育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当前,全国已经取得了脱贫攻坚战的全面胜利,正在扎实推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各项工作。我们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目标,与“定县试验”平民教育变“愚穷弱私”为“智富强公”有着同样的目的和性质;“定县试验”遵循的“民为邦本,本固邦宁”,与我们坚持“人民至上”“改善民生”的理念相契合。
 
  中华民族数千年农耕文明源远流长,铸就了中国“重农”的基因和底蕴。“农民一直是中华民族各个时期民众的主体”。晏阳初平民教育实践中镌刻的“红色印记”,用事实说明我们党一直把依靠农民、为亿万农民谋幸福作为重要使命。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ipaper.net/shizhenglunwen/42623.html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 | 豫ICP备2022008342号-1 | 网站地图xml | 百度地图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