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论文 > 正文

天目山战役:粟裕经典运动歼灭战论文

发布时间:2022-09-03 11:42:04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天目山,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西北部临安区境内,浙皖两省交界处,距杭州84公里,距临安县城30余公里,东西长约130公里,南北宽30多公里。山高林密,风景优美,生产毛竹和茶叶,十分富庶。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在此东西夹击,试图占据。国民党军队在此抵抗,仍保留有相当一部分主力和地方武装,用以同苏南新四军对峙。1944年秋,为适应抗日需要,粟裕率部到江南浙西北驻地发展,这让国民党顽固派如坐针毡,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而后,在天目山地区发生了一场载入军事史册的以少胜多、诱敌深入的经典运动歼灭战。
 
  参加此次战役的主要是粟裕所率领的新四军第1师3旅和江南新四军第6师16旅等改编成的新四军苏浙军区第1、2、3、4纵队,兵力有一万人。国民党顽军则有第28军、第62师、第79师、第146师、第33旅及突击第1、2纵队、“忠义救国军”等,兵力达七万人。两方相比,国民党军在兵力兵器上都占绝对优势。而粟裕所率部队刚刚驻扎,且对南方作战地形与环境不熟悉,南方山崎雨多。号称专打胜仗的粟裕硬是打出了一场经典运动歼灭战。天目山战役胜利后捷报传至中央,毛主席在延安的窑洞里对陈毅预言道:“这个从士兵成长起来的人(指粟裕同志),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果然,粟裕不负众望,成为中共军史上的一代战神。

\
 
 
  第一次反顽战斗:率部南下,运动战中痛击“猴子军”
 
  1944年秋,日军调整兵力部署,将进犯浙赣铁路的部分兵力转向东南沿海进攻,占领温州,另一部则占领福州。蒋介石为保存实力、准备内战下令毫不抵抗、向后撤退,粤汉铁路沿线及其以东广大地区即将成为沦陷区。党中央认为:必须进行反攻。新四军苏南部队在巩固现有地区外,应将中心工作放在太湖西南岸,沿京杭国道伸入天目山,造成过钱塘江与浙东打通的战略形势;并率领一部渡江,承担南进任务。第1师师长粟裕,分析到江南敌后的复杂情况和艰苦环境,自告奋勇请求率部南下,并同张云逸、赖传珠等共同拟定发展东南的计划。12月中旬,新四军第1师第3旅誓师南征,在粟裕和陶勇的率领下,分两路从仪征、扬州附近渡江。无边夜幕下,战士们乘小木船隐蔽在江汊子芦苇中,趁有利时机,迅速渡过了长江天险,突破了京(宁)沪铁路两侧日伪的严密封锁,穿越丹北、茅东等日伪岗哨林立、碉堡棋布的清乡区,到1945年1月上旬与在江南坚持抗日的新四军第6师第16旅会合。
 
  1945年2月5日,苏浙军区成立,粟裕任军区司令员,统一指挥苏南、浙江部队,以华中局名义领导江南、浙东两个区党委工作。随后粟裕号召苏浙军区全部指战员要团结一致,以“准备反攻、驱逐日寇,争取抗日战争最后胜利”。为便于指挥,军区将第6师第16旅整编为第1纵队;浙东游击队为第2纵队;第1师第3旅为第3纵队;后来到达的第1师第1旅为第4纵队,每个纵队下辖3个支队。为提高作战水平和战术能力,粟裕司令员亲自给指挥员讲解中央苏区反“围剿”的战例,将毛主席的运动战、歼灭战思想剖解深入,开展山地战的战术训练,强调坚决执行命令、密切协同的重要性。同时,粟裕还对部队进行政治动员和思想纪律教育。
 
  2月初,1纵队兴师东南挺进莫干山地区,沿途不断打击敌伪,粉碎了安吉、梅溪等地敌伪,乘势控制武康、德清两城,开辟了风景胜地莫干山根据地作为前进基地;3纵队配合1纵队进至誓节渡、广德、泗安以南地区,1个支队进至广德、泗安公路南北地区以掩护后方交通;2纵队继续巩固四明山地区并向西发展,策应主力南进作战。
 
  正当我军向日伪猛烈进攻时,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指令其28军、“忠义救国军”向孝丰西北地区新四军第7支队发起进攻,妄图切断我军后路。顾祝同是一贯的反共分子,在皖南事变中欠下了大笔血债,这次他又想故技重施,可惜遇到了硬茬子。第7支队即老7团,创造了辉煌战史如黄桥决战、强攻车桥、痛歼保田大队、如中遭遇战,都痛击敌伪,威震战场。而“忠义救国军”则是顽军中最凶恶的,由流氓、兵痞组成的专门用以反共的军统特务武装,以卡宾枪、机关枪、六○炮美式武器武装,善打山地战,有“猴子军”之称。黄昏时分,第7支队在第8支队2营的配合下展开猛烈反攻,第3纵队全部出击、第1纵队主力也参加战斗,经过5天的激战终于打垮了“猴子军”。阵地多次失而复得,实现了第一次反顽战役胜利,新四军解放孝丰县城进而控制了天目山北部地区,同时这也是新四军第一次缴获美式汤姆枪和卡宾枪,武装了部队。
 
\
◆粟裕率领新四军苏浙军区部队向安吉地区集结。
 
  第二次反顽战斗:调虎离山,山地战中血战“黄泥冲”
 
  第一次进攻失败后,顾祝同又纠集其第三战区第52师、第62师、第192师及“忠义救国军”第1纵队、保4纵队等部共12个团的兵力,分左、中、右三路向孝丰城扑来,此时敌我兵力对比是2比1。3月3日,“忠义救国军”四个团向新四军第3支队西圩市阵地发起进攻:顽军大炮按区分面积袭击,轻重机枪按每平方米穿9发子弹密度射击,战地无处不落弹;而我军装备既“土”又“杂”,有武汉造、南京造、“中正式”、“三八式”。新四军第3支队以“土”式打法对敌人“美”式打法,以调虎离山之计,抗击了第二次顽军攻击。
 
  在第二反顽战役中,胜败关键之战是血战“黄泥冲”。位于孝丰西南部的黄泥冲高地,重山迭岭、绿树成荫。苏中首批南下部队被编为的第3纵队,司令员陶勇、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彭德清亲临第一线指挥战斗,命令3营长陈桂昌率领7、9连沿842高地下端插过去,拦腰切断敌人;3营教导员徐馨伯带8连抢占842高地,拦住敌人去路,争取实践调动部队实施全歼。一场血战就此展开。842高地是个近乎马蹄形的山头,西高东低,部队靠近高地东部,必须穿过东山方可占领主峰。由于新四军在浙西生活艰苦、体质受损,又刚连夜奔袭、体力尚未恢复,在抢占高地时许多战士昏倒在半坡,当部队好不容易占领东半山,正要向顶峰冲去的时候,敌人已经占领了顶峰。在山地战中谁占领制高点,谁就向胜利进了一步。敌52师擅长守备,还拥有自动火器。
 
  “不能让敌人立下足来!”教导员徐馨伯与副教导员刘述清、连长刘兴分析敌52师有“好大喜功”的缺点,决定用“调虎离山”计抢占842高地。8连再次向高地发起进攻:战士们曲上身持枪,打打走走,站站藏藏,接近山头敌人开火后,8连迅速隐蔽,故作寸步难行,连连呐喊。刘兴望穿竹林,看到敌人调动部队准备反击,他立即命令号兵吹号,然后喊着杀声佯攻又假装受挫,再顺着原路退下来。敌人生怕错过“战机”,果然上当一窝蜂地追了下来,8连也抓住战机,佯装逃跑一股劲地领着敌人向下跑,如此敌人便脱离了阵地,兵力散开快到山底的时候,高地那边响起了密集枪声。7、9连在营长率领下向高地发起攻击,用“调虎离山”计趁机一举攻占了西山高地。此时敌人四个营兵力全被新四军压缩在两山之间,下山虎变成瓮中鳖,山上兵成了离散鸟。敌人发现中计后,立马掉头趁我军立足未稳进行强攻,集中优势兵力分四路向山顶反扑。7班战士坚守好不容易得来的高地,寸步不让,打退顽军两次反扑。3排副季少青身负重伤,战士们也左右开弓向敌群投掷手榴弹,敌群血肉横飞,季少青拉响最后的手榴弹向敌群扑去,与敌人同归于尽。敌52师向山头轰击半小时仍未攻下,东跑西窜想要冲出山谷,但此时已被我军主力部队包围,伴随着冲锋号,我军主力部队雄狮猛虎般将顽军一举歼灭。8连战士们顽强抗敌,战斗结束时只剩18个战士。
 

\
◆粟裕任苏浙军区司令员期间留影。
 
 
  第三次反顽战斗:以退为进,歼灭战中集中主力“速战速决”
 
  1945年5月中旬,日军为缩短防线集中退守沿海地区,这为国民党顽固派挑起内战创造了有利条件。蒋介石指令其嫡系部队“集中必胜兵力,统一指挥,迅速剿办”、“断其后路,一股歼灭”,对新四军发起进攻。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副司令官上官云相将第25集团军总司令李觉接替陶广任前敌总指挥,集结14个师分三路对新四军发起第三次进攻。在经历两次失败后,国民党顽军吸取分兵直入的教训,决定集中兵力齐头缓进,以步步为营的战术逼迫新四军决战,试图在美军登陆前肃清江南新四军。顽军先以一个师进攻富春江以北地区,切断天目山与金萧地区的联系,另一个师则向孝丰地区进发,主力分别向于潜、宁国东南部集结,杭喜湖地区的顽敌向莫干山地区进拢。
 
  此时我军四面围敌、形势紧迫,粟裕司令员决定争取主动,予以反击。为打乱敌方进军部署,以控制富春江两岸,确保浙西与浙东的联系,5月29日晚,粟裕指令第1、第7、第10等3个支队,兵分三路朝新登方向运动,接连突破顽军第79师在大岭、永昌、松溪、方家井一线的防御,在6月1日抵达新登城下。驻守在新登城内的顽79师从龙游调防以来,强迫大量民工砍光周围树木,建筑了多个碉堡,埋布大量地雷,遍投鹿砦障碍。新四军第1支队浴血冲杀,在2日上午就攻克了新登城,与另2个支队打退了英式训练的“国际纵队”第1队6000余人的援军与顽军79师的八次反扑,城内碉堡均被摧毁,攻歼顽军2000余人,取得了阶段胜利。可是粟裕接着却下令:全线分路撤离新登和撤出临安。许多战士在撤退的路上表示不理解,说,新登战役刚刚告捷不仅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匆匆撤退,真像打了“败仗”。同时粟裕指示战士们抬着在战役中牺牲的第1支队支队长刘别生从城中过,还派后勤队员到处买粮买衣,造成“口粮恐慌”。6月13日,新四军在天目山地区的军械厂、被服厂、医疗队、仓库及后方机关也陆陆续续撤退,分赴苏南、皖南、浙西敌后地区。为保存有生力量,主力也全部集中于孝丰以北地区,有的武装部队甚至还参与了运输工作。被俘虏的顽军被丢下后跑回去向他们的长官报信,新四军真的要作“战略撤退”了。新登战役我军撤退时,第25集团军总司令李觉还告诫部下“切勿上当受骗,遭受埋伏,作周到准备后再进剿”,此时他们真的相信我军要“溃退”了。19日,李觉下令左、右翼兵团分别从溪镇和新桥头同时向孝丰发起攻击。但顽52师提前行动,这个皖南事变的刽子手已按捺不住抢头功,同时顽第33旅先头部队尚未到孝丰城就谎报已进城,顽52师遂派出侦察兵前去城内联系,被我军侦察部队抓住。粟裕综合敌情变化分析,顽52师已表现出急功近利的心思,甚至开始冒险孤军直入,可遇不可求的战机不可失去。粟裕司令员意识到,必须迅速集中兵力趋利避害,打他个回马枪,非速战速决不可。

\
◆苏浙军区在天目山反顽自卫中缴获的重机枪。
 
  19日,夜间星光闪闪,顽军以为是我军剩余部队的夜间袭扰,等到前方战斗枪火四起时,敌方部队已经被截断,前后都陷入了重围。粟裕超人的胆识打下的这一回马枪迅速而有力,当顽军的左翼被歼灭时,李觉都不知情,还下令“放胆行动,努力奋进”,谁知右翼兵力的迅速挺进让剩余的52师走入我军的包围圈,52师几乎被全歼,残军第33旅也钻进了天目山中。顽军可谓倾巢而出、自投罗网,粟裕指令部队在休整、补充弹药后,继续歼灭残军,同时警惕“忠义救国军”的增援,各支队集中兵力迅速包围孝丰城边的右翼顽军79师和突击总队。敌顽军虽经受打击,但仍保存相当强的战斗力,第79师有3800人,突击总队第1队有4000余人,第2队有3600余人,且队伍纵横绵延30里。我军部队2万余人虽占微小优势,但战士连续作战饥饿疲劳、武器受损,要分割作战、各个击破相当困难,取胜也不容易。粟裕根据战况特点,一改常规作战打法,改分散打法为集中围歼打法。第二日晚,趁顽军收缩队伍,我军先占领外圈,以外圈据点集中炮火向内圈猛攻,阵地瞬间战雷阵阵、硝烟滚滚。第三日夜,顽军右翼兵团全被逼进孝丰东南草明山、白水湾、港口的狭小山谷内。粟裕司令一声令下,狭小谷内顽军大部被围歼,残敌寥寥。至此,第三次反顽战斗在粟裕过人的胆识和出奇制胜的战术下取得胜利。天目山战役中,粟裕司令员灵活运用运动战、山地战、歼灭战取得了三次反顽战斗的胜利,这是他首次面对国民党正规军时就创造了中共军史上的经典运动歼灭战。这场战役在抗日战争的最后阶段粉碎了蒋介石顽军的阴谋,其以少胜多的运动战经验为解放战争的大规模兵团作战提供了经验。胜利战果传到延安,毛主席大赞粟裕指挥有胆,战术有方。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ipaper.net/shizhenglunwen/42548.html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 | 豫ICP备2022008342号-1 | 网站地图xml | 百度地图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