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论文 > 正文

西北战略决战追击陇东论文

发布时间:2022-05-05 09:46:46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一、关山会战计划的出笼与破产

  扶郿战役后,西北战场的军事态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国共兵力对比进一步发生改变,第一野战军更加占据优势,国民党军更加萎缩。在兵力部署上,第一野战军更加集中,胡宗南集团与青马集团、宁马集团则更加隔离。这种态势,更加有利于第一野战军各个歼灭国民党军。

  胡宗南集团遭受重创后,自知西北战场失败已成定局,已无心无力在陕中再战。于是,迅速向秦岭以南撤退,以6个师防守川陕公路正面以5个师防守川陕公路以东至陕西省柞水县以北的秦岭各峪口。主力则分别退守陕南凤县、佛坪县、宁陕县东江口及陇南地区,企图阻止解放军南下,保住通往四川的通道陕西汉中。青马集团虽未遭受重创,却受到极大震慑,不敢轻易再战。但是,为了保证兰州、西宁的安全,仍然期望守住陇东这个前沿阵地。因此,该集团第129军退至陕西省陇县固关镇、甘肃省张家川县一线,第82军退守甘肃省静宁县威戍镇等地区,第91军位于甘肃省天水县(今属天水市),处于进退犹豫之间。

  宁马集团追随胡宗南集团、青马集团,企图巩固南线阵地,不料战场局势转瞬即变。不过,宁马集团并不甘心,还想等待机会卷土重来。于是,他将第81军置于甘肃省固原县、海原县(今属宁夏回族自治区)黑城镇、甘肃省庆阳县西峰镇(今属庆阳市西峰区)、庆阳县(今属庆阳市),将第11军、第128军置于甘肃省泾川县东西地区、平凉县附近地区。

  在国共军队运筹帷幄中,此时双方都把目光投向了甘肃省平凉县。平凉,位于甘肃省东部蜂腰处和六盘山麓,居泾河上游。这里属黄土高原残塬沟壑区,沟壑峭壁,关山险要,人烟稀少,气候多变。平凉是东瞰陕西关中,西通新疆,控扼西陲的要冲,素有“陇上旱码头”之称。因此,平凉具有“外阻河塑,内当陇口,襟带秦凉,拥卫畿辅”的作用。面对胡宗南集团遭受重创,国民党政府寄希望于青马集团、宁马集团同第一野战军进行较量。国民党政府过高估计二马集团的力量,妄图依靠它们扭转西北战局。在封官许愿、政治拉拢、重金收买等手段下,二马集团也蠢蠢欲动。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代理长官马步芳积极配合,策划了关山会战(也称平凉会战或陇东会战)。7月20日至22日,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参谋长刘任受马步芳的委托,在甘肃省静宁县主持召开军事会议,制定《关山会战指导复案计划》,协调青马与宁马所部,部署在平凉地区进行会战。

  二马虽有在陇东地区会战的计划,但都想保存实力,拥兵自重而不能推诚合作。会战计划一推出,对马步芳早有戒心的马鸿逵,立即察觉到青马企图在会战中保存自己实力,而让宁马打头阵。按照这个计划,即使会战获胜,宁马也将耗损主力,而青马则可坐享其成。一旦会战失利,西撤六盘山待机迂回的青马必定乘机逃走,而牺牲宁马。尤其是马鸿逵见第一野战军置重兵于其右翼,更惶惶然深感难逃被歼的厄运。早就对马步芳心怀不满的马鸿逵,因国民党中央许诺的甘肃省政府主席被马步芳企图夺去,更加怀恨在心。因此,他一见马步芳如此部署,立即电令宁夏兵团指挥官卢忠良:保存实力,退守宁夏。宁马集团一撤,青马集团自感孤立无援,也随即西撤静宁县。这样,马步芳精心设计的《关山会战指导复案计划》,尚未付诸实施就流产了。

\
  二、“钳胡打马”作战方针的确立

  1949年7月13日,扶郿战役接近尾声,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副司令员张宗逊和赵寿山接连向中共中央军委报告战况:“12日晨到黄昏战斗,将三十八军、六十五军、一一九军、九十军等基本消灭,所向无踪。因二兵团以迅速行动于4时进占益店镇,7时攻占罗局及郿县车站,断敌退路,黄昏前将敌大部歼灭于罗局以东地区。三个兵团13日晨向宝鸡、凤翔追击前进。”

  7月14日,中共中央军委复电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一)元日(13日——笔者注)两电悉,歼胡四个军甚慰。(二)马匪既有反扑援胡消息,你们主力停止追击准备打马是对的。但打马是一个较为严重的战役,各军宜有几天恢复疲劳,然后发起攻击,并准备一直打到平凉,全歼一切被抓住的马匪。(三)一兵团如已追至宝鸡,即用该兵团歼灭宝鸡、凤翔之敌,然后由凤翔抄至马匪后面,如属可能亦是有利的,请相机酌定。”

  于是,第一野战军暂时停止进攻,拟看清情况再动。第1兵团、第2兵团和第18兵团主力集结在陕西省宝鸡县(今属宝鸡市)一带地区,第19兵团仍集结在陕西省乾县、醴泉县(今礼泉县)一线。各部队抓紧时机,就地休整。如青马集团、宁马集团南进,第一野战军则准备将其歼灭于陕西省麟游县、永寿县地区。

  7月14日,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致电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政治委员习仲勋,同时报告中共中央军委:“为追歼青海的马步芳部和宁夏的马鸿逵部,准备以第一、第二兵团出陇县,截击陇东;估计两马将总撤退,准备以第十九兵团沿西兰公路猛追。”

  7月19日,中共中央军委复电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以三个兵团追歼两马是否足够。我们觉得似应从十八兵团抽四至五个师西进,作为预备队。如这样做,便须该兵团集中主力攻占凤县、留坝,威胁褒城(但可不占褒城),迫使南山敌军后撤,然后该兵团可以抽出四至五个师西进助战。是否应当如此,请酌办。”

  同日,第一野战军在宝鸡县虢镇(今属宝鸡市陈仓区)文广村召开军以上干部会议,总结扶郿战役,部署陇东战役(也称平凉战役)。彭德怀发言说,扶郿战役是同胡马集团决战的第一个回合,陇东战役将是同胡马集团决战的第二个回合。扶郿战役后,胡宗南集团虽然还有10万余兵力,但分散于东起秦岭之陕西省宁陕县东江口、佛坪县,西至甘肃省徽县、成县、武都县(今陇南市武都区),南至陕西省安康县(今属安康市)、南郑县(今汉中市南郑区)等地,已成惊弓之鸟,短期内已无进攻关中的能力。青海马步芳集团、宁夏马鸿逵集团退守陇东地区后,如继续退却将失去甘肃、宁夏之咽喉平凉地区,造成解放军直捣兰州、银川之势。估计二马在未受解放军歼灭性打击的情况下,将凭借平凉一带天险进行抵抗。西北雨季将近,陇县南北山高路险,人烟稀少,战役行动应尽量提早。如果陇东战役推迟,困难将会更多。

  会议经过讨论研究,决定乘胡宗南集团、青马集团、宁马集团彼此远离之机,举行陇东战役。在甘肃省平凉县(今属平凉市)、泾川县地区歼灭二马主力,为尔后进军兰州、占领大西北开辟通道。除第18兵团(欠第62军)取积极防御姿态,钳制胡宗南集团于秦岭外,集中第1兵团、第2兵团、第19兵团、第62军共10个军的优势兵力,分为三路向平凉攻击前进。具体兵力部署如下:(1)第18兵团2个师位于西安、4个师位于宝鸡,钳制胡宗南集团,相机进占陕西省凤县、宁陕县东江口、宝鸡县嘴头镇(今属太白县)。第62军为战役总预备队,归第一野战军司令部直接指挥。(2)第1兵团向陇县曹家湾、温水店、兴平寺攻击。得手后,继续向甘肃省华亭县(今华亭市)、化平县(今宁夏回族自治区泾源县)、平凉县安国镇、杨家湾(今均属平凉市崆峒区)前进,切断平凉县境内国民党军退路,并准备打击由甘肃省兰州市、固原县(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方向可能来援之二马部队。(3)第2兵团沿汧陇公路(汧阳县—陇县)及其以北地区,向汧阳县草碧镇相公山、杜阳镇攻击。得手后,与第1兵团向陇县并沿陇平公路(陇县—平凉),经华亭县安口窑、平凉县店子岭(今属平凉市崆峒区),向平凉县方向攻击前进。(4)第19兵团附骑兵第2师沿西兰公路(西安—兰州)及西侧地区攻击前进,攻击陕西省长武县、甘肃省泾川县。得手后,向平凉县攻击前进。

  7月20日,彭德怀向毛泽东报告说:“两天两夜前进300余里,在迅速解决战斗猛烈追击中,完整保存了蔡家坡、虢镇、十里铺等处的工业。准备在下旬乘胜向陇东追击青宁二马。西北地广人稀,交通运输特别困难。为顺利占领甘宁青(包括甘、凉、肃三州)三省全部,准备今冬入四川,明春夏入新疆,请求定购部分汽车供军用。”

  7月23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打胡胜利极大,甚慰。不顾热天乘胜举行打马战役是很对的。打完这一仗应休整一短期,然后再进,惟休整时间亦不宜太长,以恢复疲劳,整顿队势,补充缺额为原则。如能于八月上半月完成打马战役,休整半月至一月,九月西进,十月占领兰州、西宁及甘凉肃三州,则有可能于冬季占领迪化,不必等到明春。辰兄(苏联——笔者注)极盼早占新疆,彼可给以种种协助,包括几十架飞机的助战。少奇、高岗、稼祥现在彼处,只要你们进军计划确定,彼方即可考虑协助问题。关于定购大批汽车问题有两种办法:一种是购来后,经东北、华北转至西北,然后我军利用这批汽车进军新疆,如此则时间可能拖得长些,要明春或甚至夏季才能入疆。一种是利用现在少数汽车及从兰州、西宁可能缴获之汽车即行入疆,到达后再从伊犁方向输入汽车及其他工业装备,如此则时间可以缩短。究以何者为宜,请加斟酌电告。照我想,只要平凉战役能歼两马主力,则西北战局即可基本上解决。往后占领甘、宁、青、新四省基本上只是走路和接管问题,没有严重的作战问题。辰兄又能用空军协助,则占领新疆是不难的。”

  7月24日,第一野战军第19兵团、第1兵团、第2兵团向预定地区集结。各部队在较短的时间里进行战斗准备和政治动员,特别强调要严格遵守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团结回族同胞,并专门制定了《宽待回民俘虏守则》。

\

  三、三关口战斗

  7月24日,右路军第19兵团成多路纵队,沿西兰公路两侧地区夹泾河西进。7月25日,进入甘肃省境内,占领甘肃省灵台县城。7月27日,占领甘肃省泾川县、宁县、正宁县,歼灭正宁县自卫大队700余人。7月28日,沿西兰公路、平宁公路(平凉—宁夏)向平凉县、固原县前进。7月29日,占领甘肃省崇信县,该县自卫队260余人投降。7月30日,占领平凉县、镇原县。宁马集团为保住宁夏老巢,将第128军、第81军、第11军等部撤至甘肃省化平县三关口、瓦亭镇和固原县任山河镇(今属宁夏回族自治区彭阳县),企图凭借六盘山要隘固守,阻挡解放军前进。

  六盘山属陇山山脉,南北走向,海拔2800米,是这一带的“第一峻岭”。它地势险要,山峰陡峭。三关口位于六盘山东侧,是西兰公路、平宁公路的重要咽喉。瓦亭镇是三关口的唯一门户,两侧皆为悬崖绝壁,中间只有一条狭道可通,是极为险要的关口。宁马集团退至六盘山地区后,以一个独立骑兵团扼守三关口南山,以第128军第256师第767团扼守关北太白山。在三关口公路上,国民党军埋设了大量地雷。

  第19兵团第65军奉命强攻三关口、太白山,突破瓦亭镇防御,为后续部队扫清道路。8月1日5时,第65军以第193师第579团为主攻部队,向太白山国民党守军发起猛烈攻击。经激烈战斗,消灭固守的国民党军,占领太白山,使三关口国民党守军的侧翼受到严重威胁。此后,国民党守军集中1个营的兵力进行5次反扑,企图夺回太白山,均被第579团击退。接着,第579团一部迂回至国民党守军侧后,直逼三关口。在炮兵支援下,该团协同第65军第194师向三关口国民党守军发起猛烈攻击,攻占前沿阵地后,勇猛地向三关口制高点插去。经4小时激战,歼灭国民党守军一部,占领三关口,完全控制了瓦亭镇以南、以东各主要山峰。国民党守军丢失制高点后狼狈溃退,第65军奋起直追。

  四、任山河战斗

  8月1日,右路军第19兵团第64军进至甘肃省固原县东南任山河镇,遇到宁马集团的阻截。中午12时,第64军向任山河地区鹦鸽嘴、罗家山、哈拉山等高地同时发起攻击,以求突破宁马集团的防线,拦腰切断宁马集团的退路。罗家山和鹦鸽嘴互成犄角,山势险峻,易守难攻,是通往固原县城的公路隘口。宁马集团依山构筑一道道马蹄形战壕,以步枪、机枪、迫击炮构成密集的火力网。第64军集中炮火压制宁马集团,掩护步兵攻击,很快就突破了前沿阵地。但是,各师在向主峰进攻中,却都遭遇了挫折。

  第64军第191师在向哈拉山主峰攻击时,宁马集团第11军凭借山地支撑点拼死抵抗。第191师第571团得不到火力支援,伤亡很大。第191师政治委员陈宜贵、副师长孙树峰得知战场情况后,立即组织第571团第3营和第573团第3营投入战斗,配合第191师主力的进攻行动。

  第64军第192师第574团主攻任山河镇,遇到激烈抵抗。任山河镇位于罗家山和鹦鸽嘴两山之间,地形狭长,两山之间不足1000米。宁马集团第257师第770团,第168师第503、第504团防守任山河地区。守军利用村庄作掩护,沿山坡两侧高地构筑工事,以密集火力封锁村口。8月1日中午11时,第574团第2营在师、团火力支援下发动数次猛攻,均受到守军顽强阻击。进攻部队三面受守军压制和封锁,战斗伤亡很大。第5连连长牺牲,副连长负重伤,指导员段松奎带领6名战士,冒着炮火强占守军火力点。后来,主力部队猛扑高地,攻占整个任山河镇,该连随即转入协同友军作战。

  第64军第191师第572团攻占罗家山警戒阵地,向主阵地冲击时,被前面一道60多米的深沟所阻。陈宜贵赶到师指挥所时,第572团团长张怀瑞报告:“敌火力十分顽强,部队伤亡大。七连长牺牲,八连、九连连长亦受伤,全营伤亡近半。我已派二营从侧翼迂回,配合三营的攻击。”此时,第572团第3营营长刘东起再次组织进攻。罗家山上,国民党第11军十几挺轻重机枪不断扫射,封锁击道路,第3营第8连只剩下30余人。该连指导员王震率领突击队接近主峰工事,头顶上守军机枪仍在疯狂扫射。在此关键时刻,第192师第574团攻下任山河镇后,及时迂回到罗家山守军侧后。王震乘机指挥第8连打掉守军重机枪,在主峰阵地冲开一道缺口。勇士们终于攻占主峰,守军向山下溃逃,纷纷投降。

  第64军第190师第568团进攻鹦鸽嘴主阵地,遇到宁马集团第257师第770团4个连的抵抗。8月1日12时,第568团第2营第4连、第5连并肩突击。在继续发展进攻时,由于地形不利,守军火力顽强,第4连、第5连暴露在守军火力之下,伤亡不断增加。战至15时,第64军山炮营支援第568团战斗,团营也加大火力急袭,打得守军阵地一片火海。第568团第2营再次组织战斗,第1营、第3营从侧后发起攻击,四面包围了鹦鸽嘴守军。经过总攻,全歼守军第770团。16时,第568团占领鹦鸽嘴,继续向西追击。

  在任山河地区的战斗中,第64军经过6小时激战,将宁马集团正面5公里、纵深15公里的野战防御工事全部摧毁,歼灭国民党军5000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马匹。

  任山河战斗后,第64军驻扎在甘肃省固原县地区,钳制宁马集团。第19兵团部率领第63军、第65军继续西进,追击国民党军。8月2日,第64军占领固原县。8月3日,第63军、第65军占领甘肃省隆德县(今属宁夏回族自治区),打开了进军兰州的通道。8月6日,第63军、第65军占领甘肃省静宁县。截至8月11日,第64军进至甘肃省固原县黑城镇(今宁夏回族自治区海原县三河镇)、海原县海城镇、宁夏省同心县豫旺堡一线,割裂了青马集团与宁马集团之间的联系。

  五、固关战斗

  左路军第1兵团沿天宝公路(天水—宝鸡)两侧地区,成多路纵队西进。第1军为第1兵团先头部队,奉命首先消灭在陕甘边界固关布防的青马集团直属骑14旅。该旅士兵来源于马步芳老家甘肃省临夏地区,骨干从第82军抽调,下辖骑1团、骑2团,总员额5650人。该旅组建后,作为青马集团的一张王牌,先后在陇东地区、陕中地区作战,号称青马集团的“铁骑”。

  7月25日黄昏,第1军进占陕西省陇县,连夜向固关追击前进。固关镇隶属陕西省陇县,位于陕甘交界的陇山东侧,为“秦陇要冲”,是由陕西进入甘肃的重要门户。这里四面高山峻岭,山势险要,沟壑纵横,灌木丛生,地形复杂,是历史上兵家必争之地。骑14旅依山构筑工事,凭险扼守,企图阻止解放军进入甘肃。

  7月28日凌晨2时,第1军第1师经过充分的战斗准备,在第7军第20师的配合下,向固关国民党守军发起攻击。青马集团直属骑8旅从陇县马鹿镇(今属甘肃省张家川县)前来增援,第1军命令部队暂停进攻,待骑8师被第7军迂回包围后再一举全歼。9时许,第1师控制固关南北高地,占据有利地形,形成对国民党守军的包围。10时许,据守固关南侧的国民党军在第1师攻击下动摇,向西撤退。据守河滩的国民党军在第1师炮火猛烈轰击下,向村内逃跑。第1师跟踪追击,向村内合拢包围,并进行猛烈攻击。11时许,村内国民党军溃散,纷纷乘马退向村西山沟设防。第1师乘胜追击,村西设防的国民党军从一桥、二桥退到三桥附近,继续组织抵抗。这时,第7军第20师已从固关以南迂回至村西,切断国民党军退路,所有要隘地带均为解放军火力所控制。13时,固守三桥之国民党军大部被歼,余部溃逃。

  在固关战斗中,骑14旅副旅长马继奎以下3700余人被俘,旅长马成贤负重伤,全旅仅逃出四五百人。骑14旅被歼对马步芳震动极大,促使他决定向西撤退。对于第一野战军而言,固关战斗的胜利打开了向甘肃进军的大门。

  固关战斗之后,第1兵团继续西进。7月29日,第1军和第7军占领陇县马鹿镇、甘肃省张家川县。7月31日5时,第2军占领甘肃省清水县。张家川县、清水县一带是回民聚居区,第1兵团严格执行民族政策,受到回族群众的欢迎。8月3日,第7军占领天水县,俘虏国民党军2000余人,国民党军第120军向甘肃省甘谷县逃跑。8月4日,第1军占领甘肃省秦安县。8月5日,第2军占领甘谷县。8月10日,第2军占领甘肃省武山县。迫于解放军的声威,国民党军第119军第247师骑兵团、第120军第245师1个营、甘肃省师管区第3补充团1个营、武山县自卫大队等部投诚。

  在此期间,中路军第2兵团成多路纵队西进,直插陇东陕甘蜂腰部,国民党军望风而逃,几乎无战事。7月25日,第2兵团进入甘肃省境内。7月28日和29日,相继占领甘肃省华亭县安口窑、华亭县、化平县。7月31日,向甘肃省张家川县、清水县挺进。8月3日,进至甘肃省秦安县莲花镇、庄浪县万家沟、秦安县陇城镇地区。8月4日,第3军占领庄浪县。8月6日,第6军占领甘肃省通渭县。

  在陇东追击战役中(1949.7.24-8.11),第一野战军歼灭国民党军11903人。第一野战军前进500余公里,占领平凉、固原、天水三大地区,占领县城22座及陇东广大地区,迫使青马集团向陇中撤退、宁马集团向宁夏撤退。陇东追击战严重挫败青马集团和宁马集团的锐气,彻底分割他们的联系,为第一野战军占领兰州、西宁、银川等大城市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但是,由于国民党军提前撤逃,一触即溃,第一野战军未能大量歼灭国民党军。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ipaper.net/shizhenglunwen/37545.html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 | 豫ICP备2022008342号-1 | 网站地图xml | 百度地图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