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论文 > 正文

西北战略决战首战扶郿论文

发布时间:2022-03-28 11:58:39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一、陕中地区国民党军态势

  1949年6月,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青马集团、宁马集团联合反扑西安失败后,主力退守泾河以西和西府地区。

  胡宗南集团第18兵团部、第65军、第38军集结在陕西省扶风县以南、渭河以北的陇海铁路(兰州—连云港)两侧地区。第36军(欠第123师)集结在陕西省郿县(今眉县),90军集结在陕西省盩厔县(今周至县)哑柏镇地区。陇南兵团第119军集结在陕西省武功县、扶风县一线。另外,以第36军第123师、第17军第12师、第69军第84师控制盩厔县以南秦岭地区,以第57军第214师守备宝鸡县(今属宝鸡市),以第1军守备陕西省凤县以南地区。

  青马集团陇东兵团第82军、第129军集结在陕西省邠县(今彬州市)、栒邑县(今旬邑县)张洪镇、醴泉县(今礼泉县)叱干镇地区。宁马集团宁夏兵团第11军、第128军集结在陕西省永寿县、麟游县崔木镇地区。

  从国民党军部署可以看出,青宁二马取的是分散机动配置,有利时可进出陕中,与胡宗南配合作战,坐收渔利。不利时则退守甘肃省平凉县(今属平凉市),缩回各自老巢。胡宗南集团主力猥集于扶风、郿县、渭河两岸地区,既便于与青宁二马行南北策应联合作战,又能在情况不利时保守实力。

  二、“钳马打胡”方针的确立

  我第18兵团、第19兵团等部队进入陕西,使第一野战军总兵力有了很大改变。但是,第一野战军还不具备同时歼灭胡宗南集团、青马集团、宁马集团的能力,必须分而歼灭之。中央军委认为,必须首先确定“钳马打胡”还是“钳胡打马”作战顺序。不过与以往所不同的是,歼灭胡马集团之一已经具有战略决战性质。
\

  6月20日,中央军委致电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副司令员张宗逊、赵寿山,提出“钳马打胡”作战方针:“(一)根据马继援拟向泾阳、三原进攻的情报判断,马匪不知我19兵团将到三原,故有先击破我许兵团,灭除侧翼威胁的计划。当马继援向泾阳攻击时,胡匪如何动作请你们注意侦察,我们判断,胡匪不外两途:一是以全力担任钳制我渭南各军,保证马匪右侧之安全;二是马、胡同时向我泾北、渭南举行攻势。不论胡匪采取何种计划,均给我军以首先歼灭胡匪的机会。希望你们针对先打胡匪的方针,迅速集中王周两兵团主力,于马匪向泾阳攻击之际,突然发起对胡军的攻击,以歼灭38军、65军、90军为目标。(二)当你们举行对胡匪三个军作战时,马继援全部及马敦静一部因受我许兵团威胁是不能增援的,但你们应以一部由咸阳向马敦静佯动,使马敦静完全不能增援。(三)在你们歼灭胡匪三个军的作战获得胜利后,只要我军损伤不大,尚有追击的能力,就应以王周两兵团主力迅速向凤、宝、千、陇方向前进,以期继歼胡匪余部及甘肃王治岐军并占领凤、宝、千、陇,以利尔后配合许杨向两马作战。(四)两马兵力在胡匪主力(三个军)在户县以西地区被歼后,必不敢恋战,必将缩回长武、彬县、平凉地区固守待战,因为我杨兵团要本月底才能在三原集中,至快要下月上旬才能协同许兵团作战,故于王周两部本月底攻击胡匪主力于户西地区时,单独使用许兵团绕出彬县、永寿地区,切断两马退路,包围两马以利下一步作战似乎有困难,甚至不可能。故我们主张王周主力于歼灭胡匪三个军后,应一直向西歼其余部,占领凤、宝、千、陇,完成对平凉作战的战略开展,对两马则让其退回平凉,然后我以王、周、许、杨十二个军全力向平凉两马攻击,似较有利。”

  6月22日,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和当面敌情,提出具体作战计划:“(一)马匪确有渡泾河攻我泾原(泾阳县、三原县——笔者)企图。胡匪刻正以一军、卅六军、六十五军、卅八军、九十军,沿渭河南岸,陇东兵团沿成宝公路,十七军及八十四师、二五四师依南山,沿子午镇东西,有乘马匪在泾原与我激战时,向西安、咸阳攻击之极大可能。(二)以上情况,我拟以一至三个军(视十九兵团集结程度),位置于三原附近,组织顽强防御,给顽敌青马以重大打击与消耗,以利今后作战。集结三个兵团(若敌很快进攻时,二兵团须留一部于三原地区)于西安附近,歼灭胡匪进攻的七个军。(三)鄠县以西地区,南靠秦岭,北依渭水,正面仅四十至卅里,且多稻田藕塘,利防御不利出击。因此拟诱敌至西安附近,我集一兵团全部,二兵团大部,以至全部(视敌进攻时间与十九兵团集结程度决定)于西安东南,十八兵团以一个军守咸阳、西安城防与维护工事外,可抽两个军集结于西安三桥间,待敌进至西安西南地区时,我以七至八个军,由东向西出击歼灭之。”

  同日,中央军委第二次致电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预测胡马集团动向:“假如胡马各敌照你们来电所述,分向渭南、泾北进攻,则你们的作战计划是正确的,但请注意:(一)以许兵团由泾北转至渭南,难于保持秘密,似不如令杨兵团改开西安集中,留许兵团就地钳制马匪,或退至三原诱马深入较为适宜。又一个军不足钳制马匪,至少要有两个军。(二)须估计到胡马各匪可能不战而退的情况,假如这样,则部署须准备及时改变。以上请酌情处理。”

  6月26日,彭德怀致电毛泽东,提出拟根据战场情况变化,相机采取“钳胡打马”或“钳马打胡”的作战方针:“十九兵团7月4日可在三原附近集结完毕。拟于7月8日开始向敌进攻。就现在敌人部署,拟集中三个兵团首先围歼青宁两马主力。如两马继续西撤平凉、长武线防守,拟以十九兵团钳制,集中一、二兵团、十八兵团围歼胡宗南及王治岐部,夺取宝鸡、陇南,作解放汉中准备。”
\

  同日,中央军委第三次致电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商讨“钳马打胡”作战方针细节:“你们应当集中王周两兵团全力及许兵团主力取迅速手段,包围胡匪四、五个军,并以重兵绕至敌后,切断其退路,然后歼灭之。许兵团留下必要兵力监视两马,以待杨兵团赶到接替。杨兵团应立即向西开进,迫近两马筑工,担负钳制两马任务,并严防两马回击。此点应严格告诉杨得志,千万不可轻视两马,否则必致吃亏。杨得志等对两马是没有经验的。以上意见是否适当,请酌情处理为盼。”

  6月27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指出“钳胡打马”与“钳马打胡”的作战方针的选择须慎重:“(一)如青宁两敌只作小撤退,位于乾、永、彬、常宁、南坊、通润地区,而不是向彬、长、泾、凉作大撤退,则先打两马后打胡王的计划是正确的,但打两马比较打胡王为费力,必须充分准备,从精神动员到作战技术都要力求准备充分,并要准备付出数万人的牺牲,以期全歼两马或歼其主力,即可基本上解决西北问题。因此午齐(七月八日——笔者)开始作战,对于刚到数天的十九兵团来说是否早了一点,值得考虑,似不如推迟若干天,使十九兵团充分恢复行军疲劳,并使各部准备更好些,请酌定。(二)如两马向彬、长、泾、凉作大的撤退,距离胡王较远,十九兵团只须负担钳制两马任务(仍要小心),则午齐(或午灰——七月十日)开始作战是可以的。”

  此时,青宁二马已经撤至永寿县、邠县、麟游县崔木镇地区,并准备继续撤退到平凉,而且部署分散不易被聚歼。胡宗南集团5个军集结在扶风、郿县地区,夹渭河而阵,被天然分割不易配合。二马撤离后,胡宗南集团处境更加孤立,却离第一野战军主力较近。第一野战军遵照毛泽东和中央军委此前指示精神,根据敌情发生的变化,决心采取“钳马打胡”作战方针,以一部兵力钳制青宁二马,集中主力歼灭扶风县、郿县地区的胡宗南集团主力和陇南兵团第119军。

  三、大网在西府地区张开

  6月27日,第一野战军下达了“钳马打胡”作战预令:(1)第1兵团第1军、第2军,6月28日在原地集结,准备沿渭河南岸消灭胡宗南集团第36军,占领郿县。得手后,或出宝鸡县南,或走郿县斜峪关出凤县,或北渡渭河协同主力作战。第7军,6月28日集结咸阳县(今属咸阳市)以西地区。(2)第2兵团,6月28日集结陕西省醴泉县(今礼泉县)及其以东地区,准备经乾县王乐镇、临平镇、扶风县法门寺,向扶风县、岐山县益店镇攻击前进。以1个师于乾县构筑工事,派出侦察警戒,待第19兵团到达接替后归还建制。(3)第18兵团第60军、第62军、第61军第183师,6月28日集结咸阳县、兴平县(今兴平市)附近地区,准备沿兴平县、武功县、扶风县公路攻击前进。第61军第181师、第182师除卫戍西安外,抽调4个团向长安县子午镇、大峪口村之线进击,歼灭胡宗南集团第17军第12师残部,得手后向东家口挺进。(4)第19兵团先头第65军,6月28日进至泾阳县王桥镇、醴泉县北屯镇之线,6月29日进至乾县铁佛寺、永寿县义井镇地区。后续第63军、第64军继续向乾县、醴泉县集结,准备随时与马继援部作战。(5)第一野战军直属骑兵第2师,位于陕西省淳化县通润镇(今润镇)、栒邑县(今旬邑县)土桥镇地区,向永寿县常宁镇、邠县、栒邑县张洪镇方向警戒侦察。
\

  7月1日,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政治部发出《关于消灭胡马匪军的战役指示》,要求各级指挥员严密组织并亲自担任战场观察,随时掌握战机,果断指挥。要搞好步炮协同,集中优势火力于主要突击方向,以保证突击成功。要加强侦察警戒,严防国民党军袭击。要坚决执行命令,积极协助友邻作战,加强通信联络。该指示号召全体共产党员、全体指战员发扬光荣传统,团结一致,进行充分的战斗准备,勇敢而顽强地战斗,为彻底歼灭胡马军而奋斗。

  7月6日,中共第一野战军前委在咸阳第18兵团司令部召开第七次扩大会议。彭德怀主持,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各军军长、政治委员参加了会议。彭德怀传达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作战意图后,会议集中讨论了“先胡后马、先马后胡”的利弊。根据中央军委指示,会议正式确定“钳马打胡”的作战方针,决定发起扶郿战役。

  彭德怀在扩大会议上发表讲话说,蒋介石把挽救失败的最后希望寄托在西北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和华中白崇禧身上,妄图以西南作为最后的基地,取得美帝国主义支持,卷土重来。国民党在西北、西南仍有80万人的军队,不可小觑。对于胡宗南集团、二马集团,需要集中力量分别歼灭。马步芳、马鸿逵所部未遭到过歼灭性打击,战斗力较强。从战场上考虑,“钳胡打马,先马后胡”,把二马歼灭在陕西比较有利。但是,由于二马兵力分散、不易聚歼,打马比打胡费力。而胡宗南集团在扶风郿县地区兵力集中,有利于第一野战军包围聚歼。此外,胡宗南集团与二马集团受渭河、泾河阻隔,南北策应比较困难。因此,“钳马打胡、先胡后马”,则较为有利。第一野战军决心先把胡宗南集团主力歼灭在漆水河、汧河(今千河)之间地区,然后再集中全力打马。

  彭德怀特别提醒第2兵团司令员许光达:“最关键的是2兵团。你们要隐蔽开进,路上如遇小股敌人不要纠缠,突然插入敌后,直逼渭河。在占领青化镇、益店镇后即向罗局镇、眉县车站进攻,抢占蔡家坡,切断陇海路,阻击敌人向宝鸡撤退。”

  7月7日,第一野战军下达了扶郿战役作战部署:(1)第19兵团并指挥骑兵第2师,7月10日进至醴泉县唐王陵、马家山、乾县铁佛寺、永寿县仪井镇、杨家山之线,置重点于乾县、醴泉县之间。构筑工事,积极钳制青宁二马于乾县、永寿县地区,确保沿咸凤公路(咸阳—凤翔)作战兵团右侧后之安全。(2)第2兵团,7月11日隐蔽集结乾县临坪镇以东、乾县西南地区。7月12日,向扶风县法门寺、岐山县益店镇及其南北取平行攻击前进,截断岐山县罗局镇以西胡宗南集团第38军、第65军、第119军之退路,会同第18兵团将上述3个国民党军包围在渭河北岸扶风县午井镇、岐山县罗局镇地区而全部歼灭之。(3)第18兵团(欠第61军第181师、第182师)并指挥第7军,7月12日沿咸凤公路及其以北乾县大王村、牛市沟、武功县吴家堡、王家堡、扶风县杏林镇、浪店村、刘家堡村之线(均含),向武功县及扶风县刘家堡村以南以西攻击前进,会同第2兵团歼灭被围之胡宗南集团。(4)第1兵团(欠第7军),7月12日开始各个歼击渭河南岸盩厔县、郿县地区国民党军第90军、第36军。得手后,向宝鸡县南挺进,截断胡宗南集团主力的退路,相机策应渭河北岸作战。(5)第61军第181师、第182师,仍卫戍西安并各个歼灭西安以南、长安县子午镇一带之国民党军。

  四、重创胡宗南集团

  7月10日,扶郿战役开始。为迷惑国民党军,担任钳制宁青二马集团任务的部队首先行动。第19兵团附骑兵第2师进至乾县、醴泉县以北高地构筑工事,形成对二马集团进攻之势,使二马集团不敢轻举妄动,以保证主攻部队右侧之安全。当晚,担任卫戍西安的第61军第181师、第182师向长安县子午镇地区挺进,对退至子午口、小五台地区的胡宗南集团第17军第12师残部发起攻击。7月11日,歼灭该师师部及第34团全部、第35团及师直属队各一部,共计2000余人。这些作战行动,使胡宗南和二马无法判断第一野战军的作战意图。

  7月10日晚上,隐蔽在醴泉县境内的第2兵团,沿渭河北岸急行军西进,渡过漆水河。然后,经乾县临坪镇向西,从胡宗南集团与二马集团防线之间楔入,迂回到胡宗南集团第18兵团侧后。7月11日,第4军第10师以隐蔽动作,一夜急行军70余公里,迂回到国民党军侧后,进至岐山县罗局镇、郿县车站。然后,该师歼灭西退国民党军先头部队一部,将国民党军退路截断。第2兵团主力进至岐山县益店镇、青化镇后,由北向南快速迂回到国民党军第38军、第65军、第119军侧后。随后,第2兵团第3军、第6军由青化镇东西线向南攻击。经十余小时激战,第3军第9师攻克扶风县,将渭河北岸国民党军压缩在河滩上。

  7月11日,第18兵团(欠第61军第181师、第182师)附第7军,由兴平县兵分三路,沿咸凤公路、陇海铁路西进。当天拂晓,第60军进至扶风县杏林镇。当天上午,该军在扶风县绛帐地区击溃国民党军第119军第247师,歼灭国民党军第65军第187师主力。7月12日晨,第62军攻克武功县,歼灭国民党军第119军第244师一部。第7军沿陇海铁路进至扶风县绛帐南大营寨地区。
\

  7月11日,第1兵团从鄠县(今鄠邑区)地区出发,沿渭河南岸向盩厔县、郿县攻击前进,在盩厔县辛口子、黑山寺地区歼国民党军第36军第123师一部。7月12日拂晓,在盩厔县哑柏镇、郿县横渠镇及以南地区,歼灭国民党军第76军第24师,第90军第61师第181团和第182团全部,俘虏6000余人。午后,占领郿县及以西地区。

  西府地区国民党军虽然判断第一野战军向西进攻,但是没有料到来得这么快,更没有料到深入纵深这么远。因此,当国民党军发现第一野战军行动时,还误认为是少数地方部队的袭扰。7月11日夜,国民党军了解到第一野战军的作战意图后,决定向东防御改为向西进攻。第18兵团司令官李振组织第65军、第38军沿陇海铁路向宝鸡急退,准备重新组织防御。调整兵力部署如下:(1)第90军一部占领郿县担任掩护,主力转入岐山县五丈原。(2)第65军第160师一部沿铁路西进,抢占岐山县李家庄西北制高点,主力由李家庄北侧向岐山县罗局镇进攻。第65军第187师沿铁路前进,向岐山县蔡家坡进攻。(3)第38军除以一部兵力堵击第一野战军外,主力向岐山县罗局镇以北地区取进攻姿势退却。

  根据国民党军的撤退企图,坚守岐山县罗局镇就成为这次战役的决定性环节。为了将胡宗南集团第38军、第65军、第119军全歼在渭河北岸,第2兵团第4军向部队提出战斗口号:“寸土不失,与阵地共存亡”;“堵住敌人就是胜利”。该军决心进行顽强的阻击战,不让敌人跑掉。

  7月12日拂晓,胡宗南集团第65军、第38军集全力向岐山县罗局镇突围,对第一野战军阻击阵地连续发起十余次集团式冲击。担任阻击任务的第4军第10师、第11师顽强阻击,奋勇拼杀,打得国民党军横尸遍野。第10师第29团第5连打得只剩下5个人,仍坚守着阵地。第10师第30团第3连、第7连连续打退敌人9次冲击,指战员负伤不下火线。上级指挥员伤亡后,下级干部自动代理。失掉联络的连队自动归并,继续坚持战斗,打出了部队的顽强作风。

  与此同时,第2兵团其他部队和第18兵团前后夹击,将第65军、第38军、第119军紧紧包围在扶风县午井镇以西、岐山县罗局镇以东、凤翔县(今宝鸡市凤翔区)高王寺以南的渭河滩上。7月12日15时,第一野战军乘国民党军处于动摇、混乱状态之机发起总攻。先以几百门火炮压制,然后从四面包围,进行穿插分割、轮番冲击。各部队不顾疲劳、炎热,越战越勇。第4军第12师两昼夜急行军120多公里,在战斗中伤亡1000余人、热死100余人,表现了勇敢顽强、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经5小时激战,被围困的国民党军第65军、第38军、第119军大部被歼灭在渭河北岸,8000余人泅渡渭河南逃则全部被第1军俘虏。

  7月13日晨,第2兵团乘胜向西挺进。7月14日,第2兵团第4军攻克宝鸡县城,第3军占领凤翔县城。在此期间,第1兵团沿渭河南岸西追,在宝鸡县马营镇(今属宝鸡市渭滨区)歼国民党军第90军第53师一部,攻占宝鸡县益门镇(今属宝鸡市渭滨区)。至此,扶郿战役结束。

  在扶郿战役进行期间,退守永寿县、邠县、麟游县崔木镇的青宁二马集团,在第19兵团的严密监视下未敢轻举妄动。在胡宗南求救时,他们只派出小股骑兵骚扰。小股骑兵被歼灭后,旋即后撤至甘肃省泾川县、陕西省长武县、甘肃省灵台县一线。而第一野战军在战役期间,却得到了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战前,贺龙、习仲勋发出指示,要求地方大力支援部队作战。陕西省关中新区支援粮食1.95亿斤,赶制军鞋55万双,派出担架9300副、出动大车2700辆,基本上保证了部队作战需求。
\
  五、扶郿战役的意义

  在扶郿战役中(1949.7.10-7.14),第一野战军歼灭国民党军1个兵团部、3个军部、8个师、1个师部、3个团,共计毙伤俘4.4万余人。第一野战军伤亡失踪4600余人,与国民党军损失兵力之比为1:10。

  扶郿战役是第一野战军进行的一次空前规模的大战,是与西北地区国民党军进行决战的第一仗,其作用和意义非常重大。第一,使退守陕西汉中的胡宗南集团失掉关中屏障,再无还手之力。第二,完全隔绝胡宗南集团与二马集团的联系,粉碎了它们联合反扑或联防的一切幻想,有利于各个击破。第三,使第一野战军总兵力由相对优势转变为绝对优势,为歼灭二马集团、解放西北奠定了胜利的基础。第四,锻炼提高了部队大兵团作战的能力。第4军源自陕北红军部队,有光荣的革命传统。1948年,在西府陇东战役中,该军因缺乏大兵团作战经验,打得不够好,受到彭德怀的严厉批评。在扶郿战役中,该军在罗局镇阻击战中英勇顽强,为歼灭国民党军第38军、第65军、第119军起到了关键作用。彭德怀发电报通令嘉奖,高兴地称赞说:“四军这次打得好,立了功。”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ipaper.net/shizhenglunwen/36737.html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 | 豫ICP备2022008342号-1 | 网站地图xml | 百度地图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