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论文 > 正文

明代两京武学的会举(附论文PDF版下载)

发布时间:2018-07-27 22:19:10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三、会举的作用

会举与武举有颇多相似之处, 不妨以武举为参照, 考察会举在明代的规格地位。一方面, 会举录取额数与两京武举乡试相当, 会举中式人员可参加武举会试;另一方面, 会举中式者并不升授官阶, 与武举乡试相同, 但其中官阶资格符合者仍可以和武举会试中式者一样候选京营、镇戍将官。前揭朱玉栋奏本云, 会举“序列在三科武举之前, 擢用比会武中式之秩”。武举会试落第者下科要重新参加乡试, 嘉靖三十二年兵部议准:“武举乡试三次中式者, 准径起送会试, 永为定制。” (37) 故明人谓乡试三次中式者为“三科武举”, 是仅次于会试中式的武举科名。可见, 会举的规格高于武举乡试而略低于会试。武举面向全国官员军民, 而会举仅面向两京武学官生, 视会举为“制科”。

会举与武举形式相同、规格相近, 选拔军职的功能亦基本一致, 武学官生既然可以参加武举, 为何又要长期并行会举呢?会举在明代的真正作用是什么?剖析两京武学官生的来源, 或有助于找到答案。明朝豢养了一个庞大的世袭武官群体, 而京畿是武官最多的地区。洪武二十五年, 在京 (南京) 武官有2747员 (38) 。明成祖即位后大肆升赏“靖难”军官兵, 嗣后漠北与海外用兵, 又升授了大批武官。由于官多缺少, “靖难”后升授的武官大多安置在京卫带俸, “更番宿卫” (39) , 在京武官人数因而剧增。景泰时, 北京武官多达“三万余员” (40) 。北京武官大多数都是“靖难”功臣后裔, 而南京武官亦“皆洪、永世臣” (41) 。明中叶以后, 京军很少出征, 旗军立功升任为官者为数不多, 京卫武官的增长主要来自恩荫。明廷经常赏赐文武大臣子孙、宦官弟侄世袭武职, 他们大多铨注于锦衣卫, 成为京卫武官中的新贵。京卫武官人数众多, 正统六年武学成立时, 要“材器颇优、家道相称” (42) 的幼官、舍人才能选送入学, 到成化十三年, 明廷就下令京卫“年二十五以下”尚未任职的幼官及舍人“俱入武学肄业” (43) , 嘉靖二十二年又令“各营、各卫幼官二十以下、十五以上者, 通查送学” (44) 。明廷强制此年龄段的京卫幼官、武官子弟入学, 既是加强军事人才培养, 也意在利用武学管束这些具有一定特权和武艺的纨绔子弟。同时, 明廷却严禁一般军民子弟入学, “如将军余及远房舍余混送者, 听兵部委官查究”, “如有滥收、冒籍及异姓假充人员, 本部将督学主事注以下考” (45) 。因就读武学有望出任军职, 也有一些官员、富人子弟“浮薄好射猎者”, 通过各种渠道冒籍武学 (46) , 以俟谋取更多利益。换言之, 两京武学官生大抵都是开国、“靖难”功臣后裔和官贵子弟。明人云武学“皆贵游子弟” (47) , “多贵介子弟” (48) , 并非夸大其词。

不论功臣后裔还是官贵子弟, 其身份待遇都来自父祖余荫和皇帝恩赏, 与皇室休戚与共;同时, 他们在武学中也接受了较多儒家正统教育。对最高统治者而言, 他们比从战争中发迹的边方将校、行伍兵士更加忠诚可靠。“夺门之变”“曹石之乱”中石亨等边方出身的武人, 必定给时为皇子的明宪宗及廷臣留下了深刻印象。复设武学和创立会举, 可视作成化朝企图培养、重用京卫武官的一项重要举措。但是, 京卫武官在“土木之变”中损失惨重, 袭职子孙养尊处优, 难以担当防守边镇之任。成化十八年, 明宪宗表示:“边将必用本土之人, 庶知彼兵势地利, 易于成功。” (49) 弘治初, 陕西巡按吴裕指出:“各边将官于京卫推举, 多系膏粱子弟, 不可任用。”明廷只得下令边将有缺, “先以本地有举到者用之” (50) 。首科会举头名、金吾左卫指挥使焦洪, 在弘治、正德时曾守备灵州, 屡屡失事, 正德八年“坐守备不设, 失陷城寨, 律当斩, 以其部下有俘获功”, 降四级 (51) 。当年, 明廷令守备等“必须曾履行阵及出自边方、堪为将领者, 举保推用” (52) 。可见统治者非常清楚, 京卫武官长期脱离战争实践, 即使经武学有限的军事文化教育, 其军事素养总体上仍是不及沿边、沿海武官的。但京卫武官有忠诚可靠的优点, 而京军的可靠性比战斗力更为统治者所看重, 因而会举取中人员才优先选为京营将官或京卫掌印官。明世宗即位后, 还下令将会举取中的部分千户以下官生“送各边巡抚衙门, 转送各总兵官……与同赞画方略” (53) , 颇有监视边将的意味。总之, 选拔功臣后裔、官贵子弟担任京军要职以拱卫朱明皇室, 是会举的重要作用。

尽管会举与武举考试内容相同, 但对武学官生而言, 会举相对武举要容易。一是会举竞争远不及武举激烈。会举与武举乡试名额相当, 但参加会举者仅限于月试、岁试“屡居优列”的武学同窗, “州郡良家子不与焉” (54) , 而武举是各色人等同场较技。二是会举规制不及武举严密, 更易于作弊。武举乡试由巡抚、巡按会同三司官主考, 会试由兵部尚书会同京营、翰林院等官主考, 而会举实际是武库司主事主考, 兵部尚书奏闻, “多徇情或例外” (55) 。如前揭孙事迹, 若他肯与尚书妥协, 录取名单就可“易一人”。会举可谓特权阶层出任军职的捷径, 以至于有官贵家人冒籍武生参加会举。前揭朱玉栋奏本提到的周素儒, 乃时任礼部右侍郎、后来的首辅周延儒之兄, 冒锦衣卫籍入武学中会举, 后升至千户 (56) ;文继志也是锦衣卫官舍, 后因钻营被劾 (57) 。另有档案反映, 崇祯己巳科会举中式并援例授署所镇抚职衔的沈炜等人大多是锦衣卫官舍, 其中有英国公张惟贤堂弟张惟一, 时任锦衣卫佥书、后来的掌卫官吴孟明舍人吴用明、吴士昇等权贵势要子弟 (58) 。朱玉栋说会举是“优渥元勋后裔”, 无意间点破了会举长期存在的重要原因。正德年间王琼废革会举, 将武学官生的选拔全部纳入武举, 具有合理性, 但因为损害了功臣后裔、官贵子弟的利益, 才遭到诋毁并取消的。

会举确实对军事人才的选拔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如嘉靖四十四年武举会试取中的90人中, 会举人员就有10名 (59) 。但是, 通过会举等渠道选入京营的京卫武官, 每每“结为京党, 工排击以自固”, 排挤外来官员, 以便克扣军饷、占役营兵。边将因而不愿迁入京营任职, 兵部亦渐视京营为冷局, “猥以处劣转者”, 只有“京卫纨绔就室庐之便, 愿居之” (60) 。明后期, 京军不仅不能出征作战, 而且京师的防卫还要依赖边军。京军战斗力的彻底丧失, 无疑与明廷长期通过会举选拔功臣后裔、官贵子弟充任京军要职有直接的关系。因此, 尽管会举为武官世袭制度引入了考试选拔的要素, 也不排除其确实选拔了一些有用人才, 但该制度对明代军政的影响总体上是负面的。

注释(文献参考):

1 郭培贵:《明史选举志考论》, 中华书局2006年版, 第389-390页。

2 (38) 《明太祖实录》, 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校印版, 卷183, 洪武二十年七月丁酉, 第2759页;卷223, 洪武二十五年十二月丙午, 第3270-3271页。

3 《明太宗实录》卷10上, 洪武三十五年七月甲申, 第153页。

4 (5) (6) (7) (40) (42) 《明英宗实录》, 卷77, 正统六年三月辛亥, 第1522页;卷79, 正统六年五月壬寅, 第1559页;卷91, 正统七年四月丙午, 第1836页;卷214, 景泰三年五月甲寅, 第4670页;卷267, 景泰七年六月己亥, 第5664页;卷81, 正统六年七月壬寅, 第1615页。

5 (9) (10) (11) (12) (14) (15) (16) (18) (26) (32) (43) (49) 《明宪宗实录》, 卷11, 天顺八年十一月丙辰, 第237页;卷16, 成化元年四月庚寅, 第350页;卷16, 成化元年四月庚寅, 第349页;卷173, 成化十三年十二月庚申, 第3135页;卷16, 成化元年四月庚寅, 第350页;卷173, 成化十三年十二月庚申, 第3135页;卷281, 成化二十二年八月丁亥, 第4744页;卷291, 成化二十三年六月壬寅, 第4923页;卷291, 成化二十三年六月壬寅, 第4923页;卷291, 成化二十三年六月壬寅, 第4923页;卷291, 成化二十三年六月壬寅, 第4923页;卷169, 成化十三年八月戊申, 第3061页;卷234, 成化十八年十一月癸丑, 第3984页。

6 (30) (44) (45) (53) (万历) 《大明会典》, 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76年版, 卷135《兵部十八·举用将材》, 第1919页。卷134《兵部十七·营操·京营》, 第1891页;卷158《兵部四十一·南京兵部·职方清吏司》, 第2209页。卷156《兵部三十九·武学》, 第2183页。卷156《兵部三十九·武学》, 第2183-2184页。卷156《兵部三十九·武学》, 第2183页。卷156《兵部三十九·武学》, 第2183页。

7 (19) (46) (48) (55) (明) 赵南星:《赵忠毅公诗文集》卷14《明吏部尚书赠太子太保孙清简公墓志铭》, 《四库禁毁书丛刊》集部第68册, 第399页。

8 (54) (明) 臧懋循:《负苞堂文选》卷3《南京会试题名录序》, 《续修四库全书》第1361册, 第79页。按, 这篇文章的标题应是臧氏后人编撰文集时将“会举”误为“会试”。

9 有关明代武举的规制, 参见郭培贵:《明史选举志考论》, 第248-263页。

10 (25) (36) (58) 《中国明朝档案总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第428号, 第5册, 第475-476页;第3145号, 第43册, 第365-366页;第545号、第552号, 第7册, 第106-107、128-129页;第3459号, 第47册, 第261-264页。

11 (27) (51) (52) 《明武宗实录》, 卷178, 正德十四年九月己未, 第3481页;卷178, 正德十四年九月己未, 3481页;卷97, 正德八年二月癸卯, 第2035页;卷106, 正德八年十一月己卯, 第2173页。

12 (33) (37) 《明世宗实录》, 卷74, 嘉靖六年三月庚寅, 第1663页;卷78, 嘉靖六年七月丁丑, 第1731页;卷403, 嘉靖三十二年十月乙未, 第7053页。

13 (明) 王琼:《晋溪本兵敷奏》卷14《为武举事》, 《续修四库全书》第476册, 第202页。

14 参见曹循:《明代武职阶官化述论》, 《史学集刊》2010年第5期;《明代镇戍将官的官阶与待遇》, 《历史档案》2016年第3期。

15 参见曹循:《明代卫所军政官述论》, 《史学月刊》2012年第12期。

16 (明) 宋仪望:《海防善后事宜疏》, (明) 陈子龙辑:《明经世文编》卷362, 中华书局1962年版, 第3903页。

17 (41) 《明神宗实录》, 卷497, 万历四十年七月癸卯, 第9366-9367页;卷529, 万历四十三年二月甲申, 第9948页。

18 《明太宗宝训》卷3《用人》, 《明实录·附录》, 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校印版, 第176页。

19 (明) 黄凤翔:《田亭草》卷15《中宪大夫云南按察司副使澄江张公墓志铭》, 《四库禁毁书丛刊》集部第44册, 第603页。

20 《明孝宗实录》卷18, 弘治元年九月乙酉, 第439-440页。

21 《明史》卷308《奸臣·周延儒》, 中华书局1974年版, 第7927页。

22 (明) 杨嗣昌:《杨文弱先生集》卷19《再奏推举卫员疏》, 《续修四库全书》第1372册, 第258页。

23 (明) 王大任等:《嘉靖四十四年武举录》, 《明代登科录汇编》, 台湾学生书局1969年版, 第8481-8491页。

24 (明) 张萱:《西园闻见录》卷63《兵部十二·京营》, 《续修四库全书》第1169册, 第478页。

       《明代两京武学的会举》附论文PDF版下载:
       http://www.scipaper.net/uploadfile/2018/0727/20180727102036386.pdf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ipaper.net/lishilunwen/264.html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 | 豫ICP备2022008342号-1 | 网站地图xml | 百度地图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