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论文 > 正文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发布时间:2024-02-11 21:45:06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摘要】使用产业评价指标体系,构建耦合度和耦合协调度模型,测度2015—2019年珠三角地区九市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水平。结果显示,该地区两个产业融合发展程度虽然有逐年提高的趋势,但总体仍处于较低水平,且耦合协调程度空间分布差异较大。基于测算结果并结合实际,总结该地区两个产业融合发展存在问题的主要原因,并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一是产业合理优化布局,实现聚集化精细化发展;二是产业发展产学研企合作,实现可持续化发展;三是产业完善配套设施及平台,实现现代化专业化发展。

  【关键词】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珠三角地区;区域经济

  一、引言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融合发展对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各国陆续提出“再工业化”战略,全球制造业逐步迈入智能化、绿色化、信息化的时代。在“工业经济”逐渐向“服务经济”转变的趋势下,世界产业格局不断调整升级,传统工业陆续纳入信息技术、高级人力资源、行业前沿研究成果等高附加值及高成长性的现代服务业因素,以提升生产效率、提高技术水平以及实现产业精细发展,使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为先进制造业,并与现代服务业相互融合发展。目前中国的经济建设成绩有目共睹,制造业的规模和产值都位居世界第一。中国虽然早已跃居制造大国的行列,但仍未能成为制造强国。当前,我国正迎来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及高质量发展则是我国改革发展的重中之重。《中国制造2025》与《“十四五”规划》均提及制造业、服务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性。而作为拥有更多技术、信息等要素的前沿细分行业,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融合发展更是实现制造强国目标的关键一环。

  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的发展,与香港、澳门共同构成粤港澳大湾区的珠三角地区,凭借自身资源禀赋优势,已经打下雄厚的制造业基础。目前,珠三角地区部分产业凭借技术、资金和人才等要素,已迈入先进制造行列,但大多数制造业仍处于传统工业阶段,自主创新能力、产业结构平衡、资源利用效率及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同时,虽然珠三角地区对外开放较早、服务业发展较早,但各城市的服务业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主要以传统生产性服务业及金融业为主,与高技术、新兴产业密切联系的现代服务业发展仍较缓慢。

  因此,以珠三角地区内的九个城市为例,对其现有的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现状进行研究。首先分析两个产业之间的耦合协调关系,并对其进行定性定量分析,以明确两个行业的耦合及耦合协调程度,从而在政策层面上准确把握发展程度和方向,提出相应的建议以制定发展计划及目标。这将为促进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协同、建立良性循环的发展模式提供参考,同时对推进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建设和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二、文献综述

  通过梳理国内外文献可以发现,近年来学者大部分研究主要集中于制造业与服务业或生产型服务业之间的关系,具体可分为产业融合类型研究以及产业融合水平测度研究两大类。前者包括需求遵从论、供给主导论、互动关系论及融合发展论四大类,后者则使用投入产出表、系统耦合协调法、VAR模型、灰色关联度、C-D函数、logistic模型等多种模型对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融合发展程度进行实证分析。

  (一)产业融合类型研究层面

  在该研究层面中,不同学者通过对制造业和服务业进行实证分析,得出四种不同融合类型的结论。

  1.需求遵从论。部分学者的研究结果表明,制造业在两个产业中处于核心地位,同时是服务业发展的前提和基础,而服务业则需要遵从制造业的需求进而发展和升级。Guerrieri和Meliciani[1]的研究表明,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主要取决于制造业的结构,因为其创造的需求使服务业更加精细化分工,以此提升生产性服务业的生产效率及发展水平。袁志刚和高虹[2]研究发现,我国城市制造业在达到一定规模后,会产生拉动服务业就业和发展的乘数效应,并且随着城镇化水平的城镇规模的扩大而增加。钟韵和赵玉英[3]以中等城市为研究对象,发现在此种规模的城市中,制造业能够较强地促进服务业的发展,且中等城市的促进效果要优于大型城市。方来等[4]以甘肃的制造业企业为研究对象,发现该地制造业对生产性服务业的需求较多,不断推进其行业发展,而生产性服务业对制造业并未有明显的推动作用。

  2.供给主导论。另一部分学者的研究结果却相反,认为服务业的供给主导着制造业的发展,即服务业的发展促进制造业的产业升级。Francois与Woerz[5]以化学品、机械及电气设备等先进制造业为分析对象,得出商业服务业对其生产效率和市场占有率产生了显著而强大的积极影响,且发现服务密集度较低的部门会产生负面一般均衡效应。Wolfmayr[6]通过对欧盟国家的12个细分制造业进行研究,发现生产性服务业在其产品质量、出口份额及生产效率等方面作用非常显著,正向促进制造业的发展。Eloranta和Turunen[7]对制造业企业研究发现,伴随着信息化趋势及技术水平的提高,服务型平台对于制造业企业的作用愈发重要,并逐步呈现其不可替代性,同时也大大促进了企业个体的发展。黄先海和诸竹君[8]以成本节约等四个效应的角度,探讨了行业间的相互作用机制,研究结果表明,生产性服务业在一些具体的方面能够有效地推动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

  3.互动关系论。将需求遵从和供给主导两种理论相结合,有学者的研究结果表明,二者之间的关系和作用是相互的,二者成为一个优势互补的有机整体。Lodefalk[9]研究发现,制造业企业越来越注重服务的重要性,因为其能有效地促进信息、技术等要素作用于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同时在此过程中,服务业有益于自身进一步发展。刘奕等[10]对制造业和服务业间的传导路径和链条进行实证分析,证实了产业间存在高度关联的相互关系,并通过多种因素间的传导使两个产业达到互动发展的状态。高洋等[11]研究发现,服务业的技术创新有利于拉动制造业整体发展,而且对资本密集型产业的驱动效果要优于技术密集和劳动密集型产业。而李亚楠和宋昌耀[12]却得出不同结论,即服务业的集聚对资本密集型制造业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却有利于劳动密集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发展。

  4.融合发展论。近年来还有一种较为新颖的观点,即认为两个产业间相互共生,融合发展。Goldhar和Berg[13]发现,服务业在自身发展的过程中,为追求更多的盈利,会选择采用制造业的特征以寻求利润最大化,同时制造业也通过不断地提供各类型服务来实现市场上产品的差异化竞争。而在此过程中,伴随着制造产品和服务产品的趋同,两个行业的融合趋势也愈发增强。史安娜和潘志慧[14]对制造业及服务业进行研究,结果表明二者间存在着明显的共生关系,且根据强度不同分别表现为偏利、互惠等共生模式。高智和鲁志国[15]研究发现我国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呈现出较强的融合发展趋势,其最终会走向两行业融合发展的道路,但现阶段其融合发展程度在不同地区呈现的差异较大,需要根据各地区实际情况作出相应的对策以推动其融合发展。

  (二)产业融合水平测度层面

  在产业融合发展水平测度层面,不同学者分别使用许多不同的实证方法,对具体地区的制造业和服务业间相互融合发展的程度进行了测量和实证分析。

  1.具体产业融合水平。在测算两个产业的融合水平方面,王正新等[16]使用Lotka-Volterra模型对先进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进行了实证检验,发现两个产业间存在各种资源的交互,包括技术、人力及信息等生产要素的双向流通,进而得到两个产业最终进入互利共生模式的结论。魏艳秋与和淑萍[17]分析了信息技术服务业与制造业的相互关联程度,结合VAR模型得出的结果为制造业与信息技术服务业之间的长期协整关系是正向的,其相互促进作用随着制造业智能化服务化趋势加大而加大。上官绪明和吴慧[18]探究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对制造业发展的支撑作用,结合Feder模型测算得出的结论为当服务业的发展超过一定的门槛值时,能够有效地促进制造业的发展及产业升级。

  2.地区产业融合程度。在地区产业实际融合发展的研究上,唐晓华等[19]基于耦合协调度模型分析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的发展趋势,认为我国服务业的发展水平要落后于制造业,并得出在两个产业耦合协调过程中,互动关系的发展比单产业主导的发展更有利于跨过耦合裂痕的结论。陈春明和高雅丰[20]对我国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的融合程度进行时间序列分析,发现二者间存在长期非对称互惠共生的状态,且其共生度逐渐趋于相等,并通过Logistic生长模型,预测大约20年后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之间将升级到对称互惠共生模式。

  (三)研究评述

  在现有的研究中,对制造业与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之间联系的研究较多,所使用的研究方法和思路也较为丰富,定性、定量的分析方法,关联、耦合、共生等研究视角,各种函数与模型的研究方法,提供了充实的案例基础。然而,现有的研究还存在以下问题:首先,研究对象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即包含了大量传统第二、三产业的细分行业,缺乏对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之间联系的研究;其次,研究范围主要集中在全国范围、长三角地区、长江经济带等地区或个别省市,缺乏对作为制造业转型升级重要地区的珠三角地区的研究;最后,研究方法和思路比较多,许多研究集中于定性分析而缺乏定量方面的研究,且定量方面大多专注于某个具体侧重的研究,缺乏整体性分析及趋势判断。因此,对珠三角地区的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之间的耦合度及耦合协调度进行分析,对该地区、该行业及未来经济转型升级都十分必要。

  三、产业融合相关理论分析

  (一)社会分工理论


  亚当·斯密最早在《国富论》中提出了“分工”这个概念。他认为,分工的出现使拥有不同要素禀赋的主体对特定产品生产的熟练程度提高,使生产要素的利用实现最大化,不仅提高了生产效率,同时对国民财富的增加也具有明显的作用效果。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市场需求的变化,产业分工不断促使社会诞生新的产业部门,以适应市场需求,提高经济效益,同时也倒逼产业转型,进一步细化社会分工。

  随着社会分工程度的提高,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协同效应趋势更为明显。一方面,制造业部门中具有服务特征的业务逐渐从制造业中分离出来,成为外部独立的服务业部门。而服务业部门伴随着知识、技术和管理等要素的积累,以及专业化程度的提高,逐步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了部门的生产效率,逐步升级为竞争能力更强、更适应经济发展的现代服务业部门;另一方面,制造业部门在分离了含服务要素的业务后,逐步降低了分工成本,进一步推动制造业的发展和专业化程度的提升,使其逐步升级为先进制造业。而升级后的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则在社会分工的原则下相互协同,并随着市场发展的需要,共同形成一个新的循环,不断促使产业专业化程度提升以及经济高质量发展。

  (二)交易成本理论

  科斯于1937年在《企业的性质》中提出了“交易成本”这一新制度经济学的重要理论基础。在企业的日常经营活动中,其过程产生的成本分为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其中,交易成本指匹配均衡价格、自动调节供需等市场运行过程产生的成本、企业为获得订单和签约而付出的成本,以及寻找市场最优相对价格的成本等。具体而言,企业的交易成本包括交通运输费用、网络通信技术、基础设施建设等硬件方面的因素,也包含政策约束、法律法规、公共关系、产权制度等软件方面的因素,其受企业外部因素的影响较大,具有较强的外部性。根据科斯研究的理论成果,企业规模处于较小阶段时,其外部交易成本较大,而内部交易成本较小;而伴随着企业规模逐步变大,其内部交易成本也会愈发变大,而其外部交易成本则越来越小(如图1所示)。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因此,企业对非主营业务部分的生产经营活动,考虑是否纳入自身管理或交付给市场中的其他机构,主要取决于交易成本与社会分工所带来收益的比较。随着市场机制的完善,许多企业已经将自身所需的服务外包给其他专业性服务机构,以获得最小的成本以及最大的收益(即服务专业化)。在先进制造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中,现代服务业因素的嵌入能够延长自身的价值链,如丰富产品种类、提高产品质量、增加产品的市场竞争力等,同时也能完善企业投融资决策、法律咨询、财务管理等方面的能力。在此过程中,现代服务业也能因市场需求的增加而集聚大量的人力资源,同时能第一时间接收到市场带来的反馈以促进自身的发展。随着产业融合程度的提高,二者的交易成本会逐渐降低,为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带来良性循环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三)价值链理论

  价值链是指将企业生产经营活动中的各个环节连接起来,形成环环相扣的链条,也是企业创造价值、追求利润过程的链条。这一概念最早由波特提出,他认为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价值链分为上中下游三部分(如图2所示)。其中,上游包含产品研发、市场调研等活动,这一部分活动能给企业带来高额利润;下游包含市场营销、售后服务等活动,能够产生更多的顾客和回头客,同样也能为企业带来高额利润;而中游则是企业获取利润最低的环节,即生产制造、加工运输等,投入成本较大且可替代性较强,企业能获得的附加值较低。

  假设称上中下游三个环节为制造业企业生产经营的主要活动,那么服务业的辅助活动在全过程价值链中均有参与。具体而言,在上游和下游,即制造业企业的高利润区域,服务业要素的参与比例都十分高,如技术开发、市场调研、投资融资等前端服务,以及广告宣传、客户管理、产品维修等后端服务,都给企业带来了高附加值。因此,服务业在制造业的生产经营中能产生较高的附加值,促进制造业企业不断发展扩大,同时进一步促进对服务业的需求,刺激其自身的创新及发展。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四)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耦合机理分析

  结合上文的理论分析,可知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分别作为两个子系统,共同存在于二者相互融合发展的有机整体中(如图3所示)。而每个产业的子系统则分为产业基础、产业环境、产业结构及产业发展潜力四部分。其中,产业基础指的是现阶段该行业的产值、产量、从业人员数量等,其包含了当前该产业的劳动、资本等要素,是衡量产业规模大小的关键指标,也是决定融合发展程度的基础;产业环境则体现该行业近年的发展状况,其可以表明行业目前的发展趋势和水平;产业结构则指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在其原基础产业(制造业与服务业)中的占比,以检测目前产业融合发展给其原产业带来的转型升级的效果;而产业发展潜力考量对产业投入的科学技术等高附加值要素,考察该行业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能力。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两个产业间的耦合协调发展,依赖于上文的四个指标所代表的系统中某一部分。它们可以通过经济发展水平、人力资本规模、市场化程度、科技投入水平、资本投入水平及政策法规支持等要素为中介,通过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在相互融合发展的过程中动态调整,使产业之间的各要素均配置均衡、齐全,进一步推动产业的更高阶段的耦合协调发展,最终形成良性循环。

  四、产业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一)产业概念界定


  不同学者对先进制造业以及现代服务业的分类均有所不同,但对其概念则达成共识。总体而言,先进制造业是在传统制造业的基础之上,将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新材料以及现代管理理念等要素运用于研发、生产、营销、管理及服务等全环节的制造业细分门类。其具有产业、技术、管理先进性的特征,追求实现产品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生产过程清洁高效且社会及经济效益兼优的目标[21];而现代服务业则是在现代管理理念,以及信息化、智能化等技术的基础上,对传统服务业进行技术升级和结构优化,从而形成的信息、知识密集型的服务业[22]。其因具有信息流通快速、创新能力较强、服务附加值高等特点,而可以实现为现代化实体经济高质量、高效率服务的目标。

  根据《广东省先进制造业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以及国民经济行业分类(GD/T 4754-2011)标准,结合其他学者对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定义,我们选择高端电子信息制造业、先进装备制造业、石油化工产业、先进轻纺制造业、新材料制造业、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产业,作为先进制造业的界定范围;将交通运输及邮政仓储业、金融业、房地产业、信息传输与计算机软件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研技术服务业、文化体育及娱乐业,作为现代服务业的界定范围。

  (二)产业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构建具有客观性、全面性、真实性的评价指标体系,是准确地对珠三角地区的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情况进行考察的基础。因此,我们根据系统性、全面性、科学性以及可操作性的原则,结合参考其他学者[23]构建的指标体系,从不同角度和维度衡量珠三角地区九个城市的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的综合发展水平。基于前文的产业融合相关理论分析,并考虑到两个行业发展的现状,以及发展实际中的具体特点,从产业基础、产业环境、产业结构及产业发展潜力四个方面作为构建综合评价的一级指标,并在两行业的四个一级指标下,分别构建九个具体细分的二级指标(如表1所示)。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三)产业评价指标权重确定

  设定第t年的第i个地区的第j项指标为X,指标的最大值和最小值分别是Max和Min。为了确定先进制造业综合评价指标(X)及现代服务业综合评价指标(Y)中各二级指标的赋权比重,将采用熵权系数法,首先对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五、模型构建及实证分析

  (一)耦合度模型构建


  参考徐晔等[24]学者的构建方法,借鉴物理学的容量耦合系数模型,假设C为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耦合度。

  当存在n个互相作用的子系统时,耦合度模型为: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其中,耦合度值C处于0到1之间,C值与两个产业间的协同作用呈正相关的关系,其数值越大,证明二者的关联程度越高,反之关联程度则越低。结合耦合原理的概念,将耦合度划分为以下等级,如表3所示。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二)耦合协调度模型构建

  耦合度虽然可以反映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之间的相互作用及同步程度,但并不能表明两行业间发展水平所处的阶段。当两个行业均处于较低的发展水平时,同样会出现耦合度较高的情况。为避免这一情况,在测算行业间同步程度的同时需考虑经济发展水平因素的影响。采取耦合协调度作为主要的分析方法,参考赵文举等[25]学者的研究,将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耦合协调度模型表示为: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其中,D为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耦合协调度,T为两行业的综合协调指数,α和β分别待定系数,并根据现有做法,赋予α=β=0.5。将耦合协调度划分为以下等级,见表4。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三)数据来源及耦合测算结果

  数据来源于2015—2020年《广东省统计年鉴》及《中国工业经济统计年鉴》,以珠三角地区为测算样本,包含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东莞、中山、惠州、江门、肇庆九个城市(以下简称“珠三角九市”)。使用上文所构建的耦合度及耦合协调度模型,对添加权重的原始统计数据进行测算,并得出相应结果。结合上文的等级划分,结果如表5和表6所示。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四)耦合度(C)时间变化及空间分布分析

  根据表5的实证结果,可以看出珠三角九市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耦合度(C)均值在2015—2019年间较为平稳,均处于磨合阶段,于0.59~0.61间呈现隔年上下波动现象,没有出现明显的上升或下降态势,表明珠三角地区的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之间持续存在较强的相互作用。

  各城市耦合度也普遍存在不规律的上下波动现象。均值排名第一的深圳,耦合度连续五年高于0.8,一直处于高水平耦合阶段;而排名末位的肇庆,耦合度则连续五年低于0.3,均处于低水平耦合阶段,远落后于其他八个城市。其余城市大多处于磨合阶段,少部分时间处于拮抗阶段。其中,珠江口东岸临近深圳的东莞、惠州两市均值分列第二、三名,是未来几年里最有希望突破至高水平耦合阶段的城市。而西岸的中山、珠海、佛山三市则略低一筹,分列第四至第六名。无论经济水平还是产业规模水平均差距较大的广州和江门,其耦合度均值却仅为0.53,与排名第六的佛山相同。

  总体而言,无论是从时间变化角度还是空间分布特征,各城市在五年间的产业融合趋势及地域间的相互影响都无法通过耦合度得到较完整的判断分析,究其原因是耦合度数值容易受产业规模的大小影响,这也进一步论证了耦合协调度的作用。

  (五)耦合协调度(D)时间变化及空间分布分析

  使用耦合协调度分析,可排除产业规模对融合程度判断的影响。通过表6的实证结果,分析珠三角两个产业间的耦合协调度(D),可知五年间九市的耦合协调度普遍较低,均值都处于0.45~0.47间(即濒临失调阶段),表明珠三角地区内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产业相互融合发展程度实际仍处于较低水平。其中,深圳耦合协调度均值依旧排名第一,连续四年保持良好协调阶段;在排除了产业规模的影响后,广州耦合协调度均值则排名第二,并从勉强协调阶段上升到初级协调阶段;而肇庆依然居于末位,连续五年都处于严重失调阶段;其余城市则大多处于濒临失调或轻度失调阶段。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论文

  1.时间变化角度。2015—2017年间九市的耦合协调度均处于平缓或缓慢上升态势,而在2018—2019年却出现平缓或下降态势。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珠三角地区,其制造业及先进制造业的产品大多出口海外市场,受中美贸易战、部分国家对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制裁及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原本顺经济转型升级势头发展的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受到了冲击,因此两个产业自身发展水平及二者的融合程度均有一定幅度的下降。与此同时,2019年有城市融合程度逆势出现了上升的趋势,如东莞从0.46上升到0.53,惠州由0.45上升至0.48。结合现实发展情况,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在于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建设和深圳的辐射影响。由于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建设的落实,以及土地资源、人力资源及政策变化等因素,深圳将部分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转移至产业尚未升级完成、土地及人力资源广阔的东莞及惠州,给两市带来了丰富的产业资源,短时间内扩大了两个产业的规模及融合发展的程度。

  2.空间分布角度。由图4可以看出,深圳和广州凭借着强大的经济及产业基础、较早的对外开放及经济转型发展优势,仍然是珠三角地区内两个产业融合发展程度最高的城市。近年来广州积极发展先进制造业,在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及生物医药产业等产业数字化趋势带动下,其在实现协调阶段上升的同时缩小了与深圳的差距。珠海作为经济特区在横琴新区的建设下,高技术人力资源及现代服务业规模近几年获得了基础积累,故在耦合协调程度上仅次于广深。东莞和惠州凭借着深圳强大的经济、产业及技术外溢效应,在耦合协调度上与珠海差距较小,位于并列第四名。而珠江口西岸的佛山、中山及江门虽然有较好的制造业基础,但其产业转型升级较晚、高技术人力资源缺乏,致使先进制造业发展缓慢,仍以传统制造业为主。耦合协调度垫底的肇庆在地理位置上处于粤港澳大湾区的边缘,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为落后,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起步较晚,致使产业融合发展仍处于严重失调阶段。

  六、研究结论及政策建议

  (一)研究结论


  1.区域角度。珠三角地区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耦合协调发展水平空间分化差异显著,经济实力最强的深圳已率先进入良好协调阶段,广州也进入初级协调阶段,其余城市则处在勉强协调阶段及以下,而经济实力最弱的肇庆依然处于严重失调阶段。具体而言,临近深圳、珠江口东岸的城市耦合协调发展水平较高,而珠江口西岸的城市则水平较低,地区间协调发展水平十分不平衡。

  2.变化趋势。受国际局势及经济环境的影响,九市两个产业的耦合协调度在2015—2017年间呈现平稳上升的态势,在2018—2019年间出现了下降趋势,虽然部分城市因产业转移等原因在2019年出现逆势上升的情况,但总体而言,九市的均值在五年间一直保持在濒临失调状态,结合耦合协调水平的变化趋势及现实环境分析,珠三角地区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的耦合协调水平虽趋于上升状态,但仍然缺乏长久可持续发展的强劲动力。

  3.产业层面。珠三角九市的耦合度数值普遍高于耦合协调度数值,耦合阶段优于耦合协调度阶段。结合统计原始数据可知,除了两个产业间相互融合水平较低外,产业规模较小也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珠三角地区先进制造业在制造业中所占份额不多,服务业现代化程度不高,制造业与服务业产业转型升级速度仍较为缓慢,是制约二者耦合协调发展最重要的原因。

  (二)提高珠三角地区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的对策建议

  1.统筹区域产业集聚化、精细化发展。广东省应当根据各地区不同的资源禀赋、要素成本及环境承载力,利用其具体优势,以发展不同的具体细分产业或承担不同分工,避免各城市重复竞争,从整体上促进先进制造业在珠三角地区内一体化发展。同时,培育一些竞争力较强、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都具有影响力的龙头企业,使它们成为跨地区协作的先行者及有效载体。通过构建产业集群,推行各地区经济一体化政策,降低各地区资源、生产及销售壁垒,增加区域内各地的协同效应,使先进制造业及现代服务业形成集群式及链式发展,更好地融入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中。

  2.促进区域产业可持续化发展。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是产业发展经久不衰的动力。人才是科技提升的基础。珠三角地区产业发展避免国际环境和地缘政治等风险的根本途径是提高本土产业的科技资源及人力资源水平。广东省应大力推行人才引进政策及创新人才培养机制,尤其是珠江口西岸城市要加快区域内高等院校及科研院所的建立,推进产学研一体化机制建设,完善以成果产业化为目的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体系,形成多层次、多渠道及全方位的科技供需网络,使科研成果能迅速投入生产应用中,以此推进传统制造业不断进行技术升级,先进制造业产品附加值、竞争力不断变高。

  3.提高区域内产业现代化、专业化发展。广东省应当利用毗邻港澳的优势,发挥其对外交流的窗口作用,大力引进或培育现代服务业,并依托信息技术和现代管理理念同步改造已有的服务业,提高其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程度。同时,积极培育云计算、大数据储存、网络信息安全、物联网等先进制造业配套服务;通过政府指导及市场调节相结合的方法,加强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的融合发展,鼓励产业间融合创新;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建设公共服务平台,为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清除技术风险。

  【参考文献】

  [1]Guerrieri P,Meliciani V.Technology and international competitiveness:The interdependence between manufacturing and producer services[J].Structural Change and Economic Dynamics,2005(16):489-502.[2]袁志刚,高虹.中国城市制造业就业对服务业就业的乘数效应[J].经济研究,2015,50(7):30-41.

  [3]钟韵,赵玉英.我国中等城市制造业对服务业发展的影响研究——以东部沿海地区为例[J].产经评论,2015,6(1):16-24.

  [4]方来,韩君,柴娟娟.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关联效应研究——基于2002—2012年甘肃省投入产出表的实证分析[J].财政研究,2016(11):103-109.

  [5]Francois J,Woerz J.Producer Services,Manufacturing Linkages,and Trade[J].Journal of Industry,Com-petition and Trade,2008(8):199-229.

  [6]Yvonne Wolfmayr.Export Performance and Increased Services Content in Manufacturing[J].National In-stitute Economic Review,2012(220):36-52.

  [7]Eloranta V,Turunen T.Platforms in service-driven manufacturing:Leveraging complexity by connect-ing,sharing,and integrating[J].Industrial Marketing Management,2016(55):178-186.

  [8]黄先海,诸竹君.生产性服务业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作用机制与路径选择[J].改革,2021(6):17-26.

  [9]Lodefalk M.The role of services for manufacturing firm exports[J].Review of World Economics,2014,150(1):59-82.

  [10]刘奕,夏杰长,李垚.生产性服务业集聚与制造业升级[J].中国工业经济,2017(7):24-42.

  [11]高洋,宋宇,高翔.生产性服务业技术关联下的制造业发展新动能[J].财经科学,2020(5):92-105.

  [12]李亚楠,宋昌耀.信息化视角下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对制造业效率的影响研究[J].调研世界,2021(3):8-15.

  [13]Goldhar J,Berg D.Blurring the boundary:convergence of factory and service processes[J].Journal of Manufacturing Technology Management,2010,21(3):341-354.

  [14]史安娜,潘志慧.长江经济带核心城市高技术制造业与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共生发展研究[J].南京社会科学,2018(6):33-38+46.

  [15]高智,鲁志国.产业融合对装备制造业创新效率的影响——基于装备制造业与高技术服务业融合发展的视角[J].当代经济研究,2019(8):71-81.

  [16]王正新,孙爱晶,邱风.中国生产性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的互动关系——基于Lotka-Volterra模型的实证分析[J].华东经济管理,2017,31(7):88-93.

  [17]魏艳秋,和淑萍.现代信息技术服务业嵌入与制造业转型升级——基于VAR模型分析[J].科技管理研究,2018,38(1):126-133.

  [18]上官绪明,吴慧.生产性服务业高质量发展对制造业升级的门槛效应[J].地域研究与开发,2020,39(5):8-12.

  [19]唐晓华,张欣珏,李阳.中国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动态协调发展实证研究[J].经济研究,2018,53(3):79-93.

  [20]陈春明,高雅丰.中国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共生模型及实证研究[J].经济问题,2021(11):69-76.

  [21]商黎.先进制造业统计标准探析[J].统计研究,2014,31(11):111-112.

  [22]杨韡韡,苗冉.我国现代服务业分类:基于聚类分析的定量研究[J].商业研究,2014(4):17-24.

  [23]彭芳梅.粤港澳大湾区产业融合驱动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研究——以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融合为例[J].经济地理,2021,41(11):38-47.

  [24]徐晔,赵金凤.中国创新要素配置与经济高质量耦合发展的测度[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21,38(10):46-64.

  [25]赵文举,张曾莲.中国经济双循环耦合协调度分布动态、空间差异及收敛性研究[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22,39(2):23-42.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ipaper.net/jingjilunwen/72934.html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 | 豫ICP备2022008342号-1 | 网站地图xml | 百度地图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