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论文 > 正文

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法律效用分析论文

发布时间:2022-08-05 09:11:49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摘要:本文针对我国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效力问题的现状,论述电子合同与传统合同的概念和区别从而引出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根据情况不同,合同效力也有差异,通过对域外相关法律关于未成年人订立合同效力的认定,提出我国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效力可借鉴之处和采取相关辅助措施完善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的效力的办法等。
 
  关键词:未成年人;电子合同;行为效力
 
  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大量的网络购物平台不断涌现,电子支付方式便利了人们的生活。同时短视频APP、网络游戏等娱乐应用的出现也不断丰富着人们的精神生活。但同时一系列问题也摆在了面前,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支付大额费用,购买游戏装备,给直播平台主播助力等等。他们的法定代理人可否要求平台退还相应的费用,成为近年来人们较为关注的话题。正确提出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的效力不仅有利于电子合同发挥其快捷、便利的作用,还有助于促进市场交易,提升市场活力。
 
  一、电子合同与传统合同
 
  (一)电子合同与传统合同的概念
 
  传统合同是指双方当事人可以口头或书面形式,根据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的协议。电子合同,根据《民法典》第四百六十九的规定是“以电子数据交换、电子邮件等方式能够有形地表现所载内容,并可以随时调取查用的数据电文,视为书面形式”。针对我国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效力问题的现状及相关案例,如“北京15岁郑某于直播平台消费65万元购买虚拟币”“郑州8岁宋某偷用母亲手机网上游戏消费近万元”,可以对电子合同进行缩小解释,即电子合同是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订立的合同。文章下列所述电子合同采狭义理解。
 

\
 
 
  (二)电子合同与传统合同的区别
 
  电子合同与传统合同的最大区别之处在于,电子合同的订立双方处于“背对背”的模式[1],订立合同双方都不能完全确认对方提供的个人信息是否真实,是否存在冒用甚至盗用他人个人信息订立合同的情况。传统合同的订立过程中双方当事人会面对面地进行协商,双方通过观察对方的言谈举止对最后合同的订立与否起到一定影响。同时,传统合同在确认合同内容时,除格式合同外,对内容有异议的双方可以进行协商并修改,在最后订立阶段往往采用双方当事人签字或摁手印的方式,可以通过对比签名或指纹以确定是否为其本人。电子合同则不同,由于电子合同的出现是为了节约成本更加快速、高效地完成合同的订立,对于合同当中的一些条款,一方当事人只能选择同意或不同意,且对合同的最后确认往往是平台预先储存好的个人信息。这进一步加剧了合同当事人不真实的风险。此外,合同的生效时间也有所不同。传统合同若以书面形式订立的,自到达相对人时生效;以口头方式订立的,以相对人知道其内容时生效。电子合同的生效时间是进入相对人的特定系统时生效。并且电子合同通过电脑的编码储存在数据库中是无形的,倘若互联网环境不稳定极易导致电子合同的丢失,对今后合同主体权利义务的纠纷无法提供证据证明。而传统合同大多数以书面形式为主较为固定,且合同各方当事人各持一份自行保管,不以互联网为依托,减少了合同丢失的风险。
 
  二、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的效力
 
  (一)未成年人的民事行为能力
 
  根据《民法典》总则编的相关规定,未成年人是指未满18周岁的自然人。未满8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独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自始无效。8周岁以上,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订立纯获利益或与其年龄、智力、精神状况相适应的合同。不能独立行使的民事法律行为属于效力待定的合同,需要其法定代理人进行追认。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已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因此其订立的合同满足主体适格的条件,在其他合同成立要件无瑕疵的情况下,合同有效。
 
  (二)效力未定的未成年人电子合同
 
  效力未定即未成年人所订立的电子合同与其年龄、智力、精神状况不相符,需要其法定代理人进行追认。而“与其年龄、智力、精神状况相适应”的界定,我国法律尚无相关解释。随着科技进步和时代的不断发展,人们接受新事物的年龄不断提前,接受互联网的年龄段也逐年呈现低龄化发展模式。CNNIC发布的最新报告表明,我国大部分未成年人拥有自己的网上设备,新型智能终端普及迅速。其中手机的使用比例达到92.2%,拥有手机的比例达65.0%,拥有平板电脑的为26.0%,约四分之一的未成年人使用智能手表
 
  上网。[2]互联网不断地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且也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曾经以现金为主的支付方式逐渐被电子支付替代。因此,无法避免未成年人使用信息网络订立电子合同。未成年人为满足自身需要,通过互联网购买价格为20元人民币的电子专辑的行为是与其年龄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但倘若是为了给某明星助力呢?该未成年人一次性购买了一百张电子专辑,该笔标的额为2万元人民币的电子合同的效力该如何确定?可以从该未成年人的日常消费水平进行分析,倘若其日常平均消费水平低于2万元,应认定为是与其年龄、智力不相符的民事法律行为,需要其法定代理人的追认;若其日常平均消费水平远高于2万元应认为是有效的电子合同。
 
  (三)有效的未成年人电子合同
 
  根据《民法典》第十九条的规定,未成年人可以实施与其年龄、智力、精神状态相应的民事法律行为。在互联网时代,网络购物便利了人们的生活,未成年人当然可以通过网络购买相应的物品,如文具、书籍、生活用品等。倘若这些都需要法定代理人进行追认,电子合同的高效、快捷性便无法体现。
 
  (四)可撤销的未成年人电子合同
 
  可撤销的合同主要类型有因重大误解、显失公平、受欺诈、受胁迫订立的合同。除受欺诈的情形外,其他几种类型都较好理解,撤销权人行使撤销权后,该电子合同自成立时无效。受欺诈而订立的电子合同,欺诈方既可以是未成年人也可以是相对方。倘若相对方为欺诈方,受欺诈方有权向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申请撤销该合同。若未成年人为欺诈方,如冒用他人信息订立电子合同或者以虚假的信息订立电子合同,对方已完成了相应的注意义务,该合同应遵循其外在表现形式,为有效的合同,有相反的证据能够证明的除外。
 
  三、域外未成年人订立合同的制度
 
  (一)大陆法系国家
 
  在大陆法系国家中较具影响力的首先是德国。《德国民法典》将未成年人的民事行为能力也进行了划分:未满7周岁的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已满7周岁未满18周岁的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未成年人所订立合同的效力与我国大致相同,但有四种情况未成年人订立的合同有效。《德国民法典》中最为著名的“零用钱条款”[3]便是其中之一。《德国民法典》第一百一十条规定,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可给予该未成年人一定的金钱并由其自由支配。从中可以发现当未成年人订立金钱给付合同时,所用金钱若为其零用钱可自行处置。一般适用于交通费等金额较小的标的。并且在第一百三十条和第一千九百零三条规定了“纯获法律上利益”的行为。若未成年人实施的行为是纯获法律上利益的行为,无需法定代理人的追认,自合同订立之日起即有效。对于纯获法律上利益的理解应是仅享有法律上的权利不享有法律上的义务,如未成年人接受赠与。但若未成年人以欺诈的方式订立合同,使相对方陷入错误认识并做出错误表示,相对人享有撤销权,该合同无效。
 

\

 
  其次是法国。《法国民法典》对未成年人的定义是未满18周岁的自然人,未成年人不具备订立合同的民事行为能力。但也有例外的出现。未成年人订立的合同,法定代理人事先并不知情,但并未在经济上造成较大损失,可认定未成年人具有民事行为能力,该合同有效。[4]同时,对适于日常生活的开支也为有效。例如购买生活日用品。倘若这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未成年人也无权决定,不仅增加了法定代理人的负担还不利于促进市场交易。《法国民法典》第一千三百零七条规定未成年人因欺诈使对方相信其具有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不享有撤销权。虽然未成年人为弱势群体,但当他做出了欺诈行为便不值得被法律过度保护,保护善意相对人更为重要。
 
  (二)英美法系国家
 
  在英美法系国家中遵循判例法的制度,英国与美国无法定代理人这一概念,对于未成年人的界定是未满18周岁的自然人,其订立的合同都援用了“必需品”[5]这一概念。英国对于“必需品”的界定是要与未成年人生活相适应并且是必不可少的,在取得该物品前处于不能满足未成年人需要的状态。并且对于“必需品”不仅仅局限于日常生活所需,金额较小的物品。例如一位未成年人购买一台金额为五千英镑的电脑,若该电脑能满足其生活或学习需要,缺少了会带来不便,其他的电脑无法替代,结合实际情况进行判断该电脑是否属于“必需品”。在判例法国家中给予了法官较大的自由裁量权,可以针对个案分别定性。美国则给予未成年人更大的保护。未成年人订立合同后即使合同履行完毕仍享有撤销权,合同相对方不享有撤销权。但过度保护未成年人会导致撤销权的滥用。因此美国法律对于未成年人因欺诈订立的合同也做出了相关规定,合同相对方享有撤销权,追究未成年人的民事责任。
 
  四、对我国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的思考
 
  (一)域外未成年人订立合同可借鉴之处
 
  在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中可以借鉴德国的“零用钱条款”,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可以设立一个专门的账户供未成年人进行网络消费。例如在支付宝中可以给指定的用户赠送每月一定限额的亲情卡。这样不仅有利于未成年人较为自由地分配开支也有利于法定代理人及时了解交易明细,减少天价助力主播现象的出现。同时可以借鉴英美法系“必需品”这一概念,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对于“必需品”应做扩大解释,不应局限于衣食住行。可以针对不同地区对未成年人的平均消费水平做不同的设定,这不仅有利于市场交易的稳定,也有利于未成年人在合理限度内消费。
 
  (二)相关辅助措施的完善
 
  为了防止未成年人以欺诈行为订立合同的不断发生,可以借助相关科技手段和强调第三方责任来完善。对于直播平台应不允许未成年人进行注册和直播,一方面是因为未成年人心智相较于成年人尚显稚嫩,辨别是非能力较弱,另一方面是因为未成年人处于在校学习阶段,过度关注直播这一类快餐式平台并不利于其今后学业的发展。在身份认证上可以采取多重手段相结合的方式。身份认证不仅需要输入身份证号码还需要人脸识别或指纹、声音认证。双重识别以减少冒用身份的出现。而科技手段的运用需要第三方采取相应措施,例如购买或租用相应的识别系统,虽然在前期会有较高的投入,但减少了日后民事纠纷的风险,合同的有效性得到了保障。为防止未成年人花天价购买游戏装备,游戏平台可在实名认证的基础上对未成年人使用时间加以限制,减少使用时间便降低了非理性购买游戏设备的风险。若欺诈行为已经发生,应给予善意相对人撤销权,已完成交付的,未成年人应返还原物,不能返还的,应对善意相对人进行相应的赔偿。对于同一个未成年人多次实施欺诈行为订立电子合同还应加大惩罚力度,一方面能使该未成年人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另一方面能起到警示教育作用。光从外部对未成年人加以约束或许还不够,监护人的监护职责也不容忽视,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教育,告知其理性的消费观念,力所能及地合理支出,从思想层面减少未成年人因欺诈订立电子合同的出现。
 
  五、结束语
 
  电子合同与传统合同相比有较明显的区别,电子合同的便利性也为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留下了漏洞,我国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的效力还有待完善,可以通过借鉴域外相关法律的概念使其中国化,不断完善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的效力,通过强化第三方责任以及未成年人法定代理人的教育责任等相关辅助措施,让未成年人在法律规范下享有自由权。
 
  参考文献
 
  [1]潘英石.论未成年人订立电子合同行为的效力[D].北京:中央民族大学,2021.
 
  [2]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EB/OL].(2021-07-20)[2021-10-16].https://m.thepaper.cn/baijiahao_ 13672193.
 
  [3]杨阳.未成年人网上订约能力认定[D].青岛:青岛大学,2020:17.
 
  [4]张鸣泽.未成年人电子合同法律问题研究[D].济南:山东师范大学,2019:27.
 
  [5]孙泽洲.未成年人缔结电子合同的法律问题研究[D].兰州:兰州大学,2020:14.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ipaper.net/falvlunwen/41213.html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 | 豫ICP备2022008342号-1 | 网站地图xml | 百度地图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