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SCI论文网开场白:为SCI创作者提供分享合作的小而美圈子

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论文 > 正文

剖宫产术后瘢痕子宫再次足月妊娠阴道分娩的临床效果分析论文

发布时间:2020-10-17 14:40:14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摘要:目的对剖宫产术后瘢痕子宫再次足月妊娠阴道分娩的临床效果进行探讨。方法选取我院2017年3月到2019年6月的瘢痕子宫再次足月妊娠的产妇98例为研究对象,根据分娩意愿分为实验组(经阴道分娩)52例和对照组(剖宫产组)46例,观察两组的分娩后的出血量、相关的并发症及新生儿的结局。结果实验组经阴道分娩产时出血量及产后2小时出血量显著低于对照组,P<0.05;实验组在产褥病及住院时间方面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但在Apgar评分及新生儿窒息率发生方面比较无明显差异,P>0.05;实验组剖宫产率为5.76%(3/52)。结论对于剖宫产术后瘢痕子宫再次妊娠的孕妇,在严格把握阴道试产的适应症及禁忌症后,阴道分娩是相对较为安全的分娩方式;剖宫产术后可减少二次清宫的风险;两种分娩方式对新生儿的结局影响无明显的差异。

关键词:剖宫产;瘢痕子宫;足月妊娠阴道分娩;临床疗效

本文引用格式:陆幸子.剖宫产术后瘢痕子宫再次足月妊娠阴道分娩的临床效果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99):198,200.

0引言

剖宫产(cesarean section,CS)是指为解决难产及产科合并症的主要方式,是一种降低妊娠风险的重要方式[1]。近20年内,国内剖宫产率持续上升,造成大批瘢痕子宫妇女,目前正赶上我国“全面开放二胎”的政策,瘢痕子宫妇女开始再次妊娠[2],对于临床医生和抢救设备及技术稍差的医院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剖宫产术后再次剖宫产将会出现盆腔粘连导致手术困难、切口愈合不良及产后出血增多的情况,且目前孕妇了解信息渠道增多,考虑到自然分娩对母婴的好处,更加倾向于尝试阴道试产。是选择试行阴道分娩,还是出于安全考虑直接行剖宫产减少风险[3],目前缺乏共识统一标准。因此,本次研究主要将剖宫产后经阴道分娩和再次剖宫产的结局进行对比分析,探讨瘢痕子宫行阴道分娩的可行性及安全性,期待降低剖宫产率,现报道如下。

\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回顾性的选取我院2017年3月到2019年6月的瘢痕子宫再次足月妊娠的产妇98例为研究对象,入组标准[4]:(1)有明确的一次剖宫产手术史;(2)肝肾功能及凝血检查正常,无性传播疾病及无全身感染症状。排除标准[5]:(1)有盆腔恶性肿瘤、盆腔疾病、子宫疾病等;(2)距上一次剖宫产不足3年,且子宫切口愈合不良;(3)患者及家属不愿参与本次研究的患者。实验组共52例,年龄在23-38岁,平均年龄为27±3.5岁,对照组共46例,年龄在25-41岁,平均年龄为29±4.1岁,两组均为足月妊娠,两组患者一般资料对比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方法

实验组接受阴道分娩,产妇在进行分娩前进行评估,仔细研读产前检查报告,分析胎儿情况,如胎位、各径线、胎监报告,确认产妇可顺利进行阴道分娩,尽量排除胎儿剖宫产指征,患者及家属均同意进行阴道分娩。若出现继发性宫缩乏力、胎儿窘迫、活跃期停滞、先兆子宫破裂等紧急情况仍需急诊剖宫产,在取得患者及家属同意后签署相关知情同意书。对照组行常规剖宫产准备,签署手术知情同意书等。两组患者在分娩过程中均完善配血等基本抢救准备。两组术中使用的缩宫素注射液均为北京塞生药业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1020364。

1.3观察指标

观察两组患者分娩的产时出血量及产后2小时出血量、总产程时间、产褥病、新生儿情况(Apgar评分:低于7分为窒息)、住院时间。

1.4统计学分析

本次研究数据均采用SPSS 16.0软件进行处理,数据以均数标准差(±s)表示计量资料,组间比较用t检验,用百分比(%)表示计数资料,采用2检验,P<0.05时表示差异具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的出血量对比


经阴道分娩产时出血量及产后2小时出血量显著低于对照组,P<0.05。


\

 
2.2两组产后情况对比

实验组在产褥病及住院时间方面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但在Apgar评分及新生儿窒息率发生方面比较无明显差异,P>0.05。

\


2.3此次研究过程中,实验组剖宫产率为5.76%(3/52):1例患者因持续性枕横位行急诊剖宫产术,1例因产妇配合差,不会配合用力,胎监提示胎儿缺氧,改行剖宫产术;1例因分娩过程难以忍受疼痛坚持要求改行剖宫产术;无子宫破裂、产后大出血情况发生;因产后出血多再次行清宫术患者2例。对照组1例患者因胎盘植入,术后出血多,止血效果非常不理想,主刀医生在术中与患者家属沟通后,在取得家属理解并同意的情况下进行子宫切除手术,术后患者尚可。

3讨论

剖宫产术后子宫切口愈合形成瘢痕,故称瘢痕子宫,大部分术式为横切口,瘢痕形成后引起子宫的弹性较正常宫体存在差异。因此,当再次妊娠时候,因子宫器质性原因容易引起子宫破裂,造成产后大出血,严重威胁母子安全[6]。目前在选择分娩方式时,医生或患者在目前的医疗环境下均会选择风险更小的剖宫产手术。传统认为,剖宫产术后再次行剖宫产可安全的进行分娩,可减少产妇子宫破裂、大出血、新生儿窒息等情况,但随着剖宫产率的升高,相关部门开始控制剖宫产率,瘢痕子宫经阴道分娩再次成为目前的主要分娩方式。

随着我国“二胎政策”的全面开放,医院接收瘢痕子宫数量达到顶峰,且在不断上升,因此,对于瘢痕子宫再次妊娠,在产前检查无明显阴道分娩禁忌症情况下可试行阴道分娩。此处对于瘢痕子宫的评估上需做仔细分析,收集患者产前检查及入院后彩超、心电图、肝肾功、凝血功能等检查报告综合分析,如入院B超见子宫肌层厚度在2.5mm以上且无阴道试产禁忌的,可试行阴道试产,在厚度低于2.5mm且存连续不均等的回声,或羊膜囊及胎儿隆出的产妇,就可直接行剖宫产终止妊娠;对于巨大儿,在评估产妇及胎儿的各径线(如枕额径等)后[7],若可通过可阴道试产,若无法通过则行剖宫产术。

本次研究中,实验组在产时及产后2小时出血量明显少于对照组,且分娩后住院时间明显较对照组少,P<0.05,由此可看出,经阴道分娩可减少术中及术后的出血量,对产妇分娩后的恢复有良好的作用,且可以避免再次手术造成的盆腔粘连,避免术后切口愈合不良的情况发生。此次研究中,实验组的产褥病的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可以看出经阴道分娩可降低产后产褥病的发生,安全性高,在新生儿出生后的Apgar评分及新生儿窒息率比较无明显的差异,可能因分娩的方式不会影响新生儿的结局,也可能因为此次实验样本数量较少,无法得出明确的结果。

此次研究中,3例患者因特殊情况临时改行急诊剖宫产术终止妊娠,2例患者因经阴道分娩后出现持续阴道出血,再次行清宫术,对照组无患者行清宫术,剖宫产术后可减少二次清宫的风险。对照组在术中,因胎盘植入,术中止血效果差,在与家属沟通后行子宫切除术,术后患者精神差,手术打击大,恢复时间较久。此外,本次实验组未出现先兆子宫破裂情况,但平时分析产妇一般资料时候,一定要注意产妇的宫缩、胎心、宫口扩张程度、先露下降的情况及产妇的一般情况,密切关注是否有子宫破裂危项出现[8],若出现先兆子宫破裂、胎儿窘迫、产程异常及孕妇信心、耐力不足的情况,及时剖宫产终止妊娠,确保产妇的生命安全。

有报道[9],子宫下段肌层厚度≥2mm、有导乐陪伴、自然临产、有阴道分娩史及距前次剖宫产时间≥2年为孕妇剖宫产术后经阴道分娩的保护因素。但关于疤痕的厚度,无统一测量标准与实施阴道试产标准,陈倩[10]等报道,子宫下段全层厚度界定值为2.0-3.5mm。这些研究都有助于提高阴道试产几率。另外妇产科是一个关系产妇及新生儿安全的科室,风险高,需与新生儿科、ICU保持密切的联系[11],在考虑新生儿可能存在有窒息情况时,提前联系NICU,在平时沟通过程中一定要为产妇及其家属讲明瘢痕子宫经阴道分娩及剖宫产的相关风险及应对措施,积极向家属推荐无痛分娩方式,减少产妇的痛苦。试产过程中做好输血、中转开腹手术的准备,进一步提高产程中的监测和产科处理水平。

综上所述,对于剖宫产术后瘢痕子宫再次妊娠的孕妇,在严格把握阴道试产的适应症及禁忌症后,阴道分娩是相对较为安全的分娩方式;剖宫产术后可减少二次清宫的风险;两种分娩方式对新生儿的结局影响无明显的差异。

参考文献

[1]金全芳,黄光荣,王小波,等.剖宫产术后足月妊娠阴道分娩适应症的临床研究[J].川北医学院学报,2015,30(2):195-197.
[2]张丽萍,李丽.瘢痕子宫产妇再次妊娠经阴道分娩的可行性探讨[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8,18(04):81-82.
[3]Harper LM,Cahill AG,Boslaugh S,et al.Association of induction of labor and uterine rupture in women attempting vaginal birth after cesarean:a survival analysis[J].Am J Obstet Gyneeol,2012,206(1):1-5.
[4]朱庆双.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分娩387例临床分析[CD].中华妇幼临床医学杂志(电子版),2011,7(1):43-45.
[5]王旅萍,代雪莹,朱新红.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的产科处理[J].中华妇产科杂志,2012,37(9):357-359.
[6]强海琴.个体化护理在妊娠期糖尿病孕妇中的应用[J].山西医药杂志,47(24):127-129.
[7]陆宣平,陈友国.剖宫产术后瘢痕子宫再次妊娠分娩方式的研究进展[J].实用妇科杂志,2014,30(4):260-262.
[8]李航,马润玫,胡灵群.急症剖宫产时限与妊娠结局[J].中华围产医学杂志,2015,22(9):391-394.
[9]李燕,周平,王芬,等.剖宫产后阴道分娩的影响因素研究[J].Chin J Dis Control Prev,2018,18(5):978-980.
[10]陈倩.瘢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相关问题[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4,30(6):425-428.
[11]Vervoort A J,Uittenbogaard L B,Hehenkamp W J,et al.Why do niches develop in Caesarean uterine scars?Hypotheses on the aetiology of niche development[J].Human Reproduction,2015,30(12):2695-702.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ipaper.net/yixuelunwen/26145.html
0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