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SCI论文网开场白:为SCI创作者提供分享合作的小而美圈子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论文 > 正文

新时代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任务的多维考察论文(附论文PDF版下载)

发布时间:2019-01-10 13:56:00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摘 要]随着我国城市社区公共服务体系的日臻完善,城市社区日益成为切实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进而更好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发力点。城市社区对人民群众美好生活追求的满足需要获得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在思想观念、价值秩序和精神动力等层面的回应和支持。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对社区居民美好生活追求的积极回应集中体现在其主要任务的变化上,包括引导居民形塑科学信仰、规范居民的基本价值秩序、涵育居民的公共品质、疏导居民的消极情绪、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建构社区利益调处机制等方面。

[关键词]新时代 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 美好生活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业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是社会发展主要任务确立的根本依据。服从和服务于社会发展主要任务是思想政治教育在社会中赖以存在并发挥独特功效的基本规律。我国社会发展主要任务的变化必然要求思想政治工作予以积极回应并作出相应的调整。思想政治工作普遍存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中,更好地服务于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应当成为新时代不同领域思想政治工作的积极理论致思和实践自觉。社区是构成城市社会肌体的细胞,是社会治理重心下移的最终“着陆点”,更是切实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发力点。随着我国城市社区公共服务体系的日臻完善,社区在满足城市居民对优美的居住环境、优质的公共服务、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清明的基层治理生态、理性的公共生活秩序、良好的公共道德环境等美好生活需要方面承担着越来越重要的责任。很显然,城市社区对社区居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满足绝非仅限于传统的物质文化层面,而是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生态和精神等诸多方面的完整结构形态”。[1] 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作为面向社区居民供给“精神产品”、关照社区居民精神生活和引导社区居民价值追求的主渠道,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应该如何有效回应并积极引领社区居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追求?

一、筑牢美好生活追求之信念根基: 思想掌握居民,形塑科学信仰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深度发展,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物质利益的普遍关切和追求在整个社会中形成了更为世俗和理性的精神文化生长空间。这种精神文化生长空间虽然能够在物质生活水平相对低下的时代条件下充分释放人们的物质追求欲望,但同时也造成了人们崇高理想信念的淡漠和精神世界的荒芜。当人们的物质生活日渐丰裕,由激烈竞争、矛盾冲突、思想冲击带来的精神焦虑、价值迷茫在人们的内心深处却无法得到慰藉和释怀,这就不免引发诸如宗教的、愚昧落后的、封建迷信的等非科学信仰在人们精神空间中的乘虚而入,日常生活领域中马克思主义信仰的话语权和权威性不断遭到形形色色非科学信仰的冲击和侵蚀。这一现象在城市社会基层表现得尤为突出,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海量信息泥沙俱下的裹挟和基层政治实践领域、民生领域背离马克思主义价值承诺和追求的偶发事件
(如贪污腐败、官民冲突等)的放大效应的推动下呈现出进一步恶化的趋势。事实证明,城市社区作为城市社会的基层组织单元和广大人民群众日常生活的基本场域,马克思主义科学信仰对居民精神世界形塑的乏力不仅会对社会主义事业、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造成巨大破坏和损失,而且会导致基层群众精神的迷失以及与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离心离德,进而导致美好生活追求的信念淡化,抑或偏离美好生活追求的正确轨道。

值得警惕的是,背离马克思主义科学信仰的风气或活动最初大都发端于基层社区,如信仰宗教的风气日盛、封建迷信活动的死灰复燃、低俗文娱活动的猖獗等一般都是从个别社区中生发并逐渐扩散开来的。可以说,城市社区已成为马克思主义科学信仰与其他形形色色信仰激烈交锋和争夺的重要阵地。基层社区思想文化阵地,“无产阶级不去占领,资产阶级就必然会去占领;社会主义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就必然会去占领”。[2] 社区群众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也绝不可能自动生成并得到巩固,而是需要通过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彻底性对群众的说服和掌握来实现。这种彻底性在城市社区中就是要抓住社区居民日常生活这个根本。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作为坚守城市社区思想文化阵地的主渠道,其首要任务就在于通过对居民日常生活的关怀、服务及丰富多样的社区精神文化活动,以制度化、实践化、生活化、大众化的马克思主义表现形式来引导居民从内心深处信任中国共产党、认同社会主义制度,进而在接受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形塑起科学的信仰。然而,随着我国城市社区“私人生活领域”属性的显著呈现及社区纯粹公共服务职能的过分强调,城市社区治理中的思想政治工作在“去行政化”、“去政治化”中不断被边缘化,甚至其存在的合理性也遭到普遍质疑。社区中信仰宗教群众的增多、求神拜佛风气的抬头等某种程度上恰恰说明基层社区中思想政治工作阵地退缩、吸引力不足的现实。[3] 新时代城市社区对居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满足亟待社区思想政治工作提供马克思主义科学信仰的支撑。

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科学信仰能够驱散社区群众心灵的迷雾,将邪教的、迷信的、低级趣味的思想消灭在萌芽状态。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科学信仰内含着人们对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信念的追求。对信仰所蕴含的终极价值承诺的笃信总能让人们对美好生活追求的实现充满信心和希望,从而产生强大的精神动力。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需要自觉融入社区居民日常生活实践和一切公共服务过程中,在细微之处把脉社区居民的思想脉搏,以无声的关怀介入居民的心灵世界, 以无形的引导化解居民的精神困惑。对社区居民进行马克思主义信仰教育的关键在于“接地气、沁民心、善用情”,核心在于引导社区居民在体验美好生活、提升精神境界过程中形成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信念的认同和追求。这是新时代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形塑居民科学信仰的意义所在。

二、引领美好生活追求之价值灵魂: 培育核心价值,引导自觉践行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仅为国家的发展和进步提供了根本目标指引,也为整个社会的和谐有序运行提供了基本的价值秩序,更为每一个公民辨别善恶美丑、是非曲直,选择行为方式提供了基本的价值准则。从根本上讲,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内在地包含着人民群众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缓解自身价值困顿,在现实生活的获得感、幸福感、愉悦感中获得生存意义的心灵价值秩序的内容。[4] 然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需要完整严密的理论逻辑证成,更需要在现实生活土壤中生根发芽,停留在抽象文字层面的“价值观”不可能得到群众的真正认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种价值观要真正发挥作用,必须融入社会生活,让人们在实践中感知它、领悟它。”[5]

不同于专门从事生产实践活动的专业领域,城市社区作为广大市民最为直观、现实的日常生活领域,其鲜明的日常生活属性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浓郁的日常生活实践要求具有高度的契合性,理应成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点领域。充分运用城市社区特有的、丰富的日常生活实践优势对社区居民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和引导,既是新时代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对党和国家要求在全社会各个领域广泛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的积极回应,也是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自身理论和实践时代转向的内在需要。从理论归属范畴层面来看,核心价值观的思想观念性质和形态决定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本质上属于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的重点工作就是要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彻落实到社区治理及社区居民美好生活追求的全过程中,这是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必须履行的职责和使命。但是,这种归属绝非一般性的包含关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内核和灵魂,不仅对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的本质和方向具有很强的规定性,而且其本身也构成了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最为核心的内容。所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是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的灵魂指南和核心内容,也是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必须肩负起的历史使命和任务。

在城市社区中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求思想政治工作必须充分利用社区居民日常生活实践零、散、细、杂及自身潜隐性、服务性等特点,善于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进行具象化、生动化、个性化表达,并从社区居民的情感、个性、尊严及合理利益诉求出发,将其最终落实、落细、落小到社区治理及社区居民日常生活的点滴中,引导居民在贴心的公共服务、充分的治理参与、和谐的邻里关系、温馨的日常生活环境中理解、体味和感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于自身、他人乃至社会的适用性和正确性,进而在自觉认同的基础上达到“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功效。比如, 通过呈现社区治理中政治权力有限介入的必要性、彰显社区居民以平等公民身份参与社区公共事务治理的主体性,来引导社区居民对自由、平等价值观的认知和认同;通过城市社区自治中的民主选举、协商议事活动参与来引导社区居民对民主价值观的认同;倡导社区邻里友爱、互帮互助、和谐共处对居民友善价值观的培育等。需要注意的是,强调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落细、落小到社区居民的日常生活中绝不意味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沦为一种毫无重点、规律和载体,甚至消融于日常生活的自在自为存在,其实际上是对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积极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活动提出的方法论要求。

三、助益美好生活追求之德行修为: 涵育公共品质,激发居民践履

如果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从应然性视角对公民美好生活追求进行认知上的价值引领和行为上的合目的性价值规定,那么公共品质则是对公民遵从这种“基本规定”所需自我品性修养进行的具体指陈。公共品质是规范和协调“社区人”在公共生活中同他人之间关系的品德要求和品性修养,主要体现在“社区人”“对公共道德的遵从、对公共精神的追求、对现代人格的完善”[6] 三个方面。涵育社区居民的公共品质并引导居民自觉践履是新时代全面提升社区居民道德素质、丰富社区居民公共生活的有效形式,充分体现了社区居民对美好公共生活的追求,从而成为新时代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的应然之举和责任所在。

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快速转型和社会结构的极速变迁,完全迥异于传统“熟人社会”的“陌生人社会”成为现代社会的显著特征,社会关系也在对“差序格局”的突破中走向了极速扩张的公共交往关系格局,现代城市社会公共生活的程度随之越来越高。在现代城市社会中,城市社区既是人们的私人生活领域,也是人们的公共生活领域,呈现出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的交叠互构态势。社区生活的公共性不仅是人的社会交往性本质的自然驱动所致,而且是现代社区满足居民美好公共生活需要的内在动力所向,“社区建设的公共性程度越高,社区建设的价值越大”。[7] 然而,囿于维系和调节传统社区人际关系的隐性规范“私德”已无法对现代城市社区公共生活秩序进行有效规范,[8] 居民在社区公共生活中常常会因为“公德无意识”抑或“无公德意识”的行为举止惰性,妨碍、干扰其他居民的日常生活,造成社区公共生活的失序和公共利益的破坏现象。事实证明,居民对社区“公共性”认知上的落差往往是引发社区矛盾的导火索。良好社区公共秩序的建构必须要从社区居民公共品质的涵育入手,只有居民养成社区“公共生活秩序所要求的公德意识和素养”,[9] 公共秩序的重构才会成为可能。

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具有从思想层面规范居民言行举止,引导社区居民合理行为的独特优势, 其核心要旨就在于帮助社区居民形成对普遍公共善原则的一致认同,进而以观念的力量促成居民对自身行为的自我约束。可见,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承担涵育社区居民公共品质的任务,绝不是纯粹的道德宣讲问题,而是“要结合居民的生活帮助居民形成集体生活的行为习惯和道德意识”,[10] 这是对公民现代德性生活的建构过程。这个过程包括:首先是教育和引导居民对公共道德的认同和遵从。认同和遵从公共道德是相互促进的过程,一方面,针对居民在社区公共生活中的“失德”行为进行耐心细致的引导劝服,让居民认识到自身行为的“负外部性”,进而在促使居民对公共生活准则的遵从过程中形成内在的公共道德意识;另一方面,通过在社区公共生活中对公共道德规范进行宣传和推广,使居民在认同的基础上懂得约束自己的行为,自觉遵从公共道德规范。其次是启发社区居民对公共精神的追求。如果说公共道德培育的直接目的是让居民在公共生活中懂得约束自我的行为,保证行为本身不以僭越准则为前提,那么公共精神的培育则是在此基础上对居民积极主动参与良好公共生活秩序建构思想境界和价值旨趣的进一步提升,以此来追求一种普遍的公共性良善和规范性文化。再次是对社区居民现代性人格的完善。现代性人格是人在现代化进程中表现出的心理态度和行为状态,既是构成公共品质的核心要件,也是思想政治教育培育“现代化人”的心理情感条件。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通过对社区居民积极乐观、理性平和生活态度及阳光健康、自尊自信心理状态的培育来完善居民的现代性人格。

需要强调的是,公共品质体现在公民公共生活的全过程中,绝不仅仅局限于社区的公共生活中。社区生活因其特有的公共性和私人性交叠互构形态而成为公民公共品质养成的基本场域和有效载体。公民公共品质“作为一种淳化社会风习、促进民众高尚德性人格和境界养成的文化资本”,[11] 一经形成就具有稳定性和辐射性,公民在社区中养成的公共品质必然会广泛地体现在全部公共生活领域中。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就是要以社区为基础来涵育公民的公共品质,以公共生活秩序的重构,“使社区成为中国人‘共同生存的领域’”。[12]

四、关照美好生活追求之情感体验: 疏导消极情绪,化解社会矛盾

作为社会心态最为直观的体现,社会情绪往往能够从侧面反映出人们对社会改革和变迁状况所持有的基本态度,这种态度既可能是积极的,也可能是消极的。消极的社会情绪往往是对现实社会中矛盾冲突的情感化表达,如果忽视对群众消极社会情绪的及时疏导和宣泄,极有可能因为情绪负能量的集聚而引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进而造成社会矛盾的激化和冲突的加剧。随着我国全面深化改革进入攻坚期、深水区,以往被巨大改革成就所掩藏的社会矛盾逐渐以消极社会情绪的形式暴露出来,如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相对剥夺感、不公平感、仇官仇富心理、道德焦虑感等消极社会情绪,[13] 本质上都是对诸如社会贫富分化加剧、社会公平正义缺失、腐败现象高发、道德领域问题突出等社会矛盾的表达。

城市社会发展是整个社会发展的引擎,消极社会情绪在城市社会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快节奏的都市生活及住房、就业、养老、教育等生活压力致使城市居民内心的压抑、焦虑、紧张情绪剧增,进一步加速了消极社会情绪的不断滋长,严重影响到城市居民对美好生活幸福感、愉悦感的体验。社会消极情绪在新型移动互联网媒介核裂变式信息传播方式推动下,表现出了极强的传播力和冲击力,居民公共生活领域的突发性事件得不到及时处理,很可能成为消极社会情绪发酵和蔓延的催化剂。社区是城市居民最基本的公共生活领域,社会的消极情绪也最容易通过居民日常生活的不如意、不称心,以及偶发的矛盾冲突事件滋生出来。如果这些消极情绪或矛盾冲突能够在基层社区中就得到及时化解, 将对整个社会情绪起到减压阀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学会用说服教育、耐心疏导的办法来解决人民内部矛盾,力戒简单粗暴、强加于人。”[14]这就要求将耐心细致的思想情绪疏导和心理干预作为城市社区调适社会情绪、缓和社会矛盾桥头堡功能发挥的关键。以思想情绪疏导和心理干预对社会消极情绪进行能动化解,既是我们党基层思想政治工作的传统优势,也是新时代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的基本任务。

这项任务的执行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一是要关注居民的合理利益诉求,注重通过思想疏导来理顺居民的情绪。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要积极关 注不同类型社区、不同居民群体、驻区单位等多元 治理主体的实际需要,畅通思想和利益诉求的表达 渠道,在解决实际问题过程中舒缓负性情绪,从而 达到打动人心、畅通心境的目的。比如,针对老年 人的养老、青年的创业、失业人员的再就业等合理 诉求,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团队不仅要积极协助 社区服务机构予以满足,还要通过思想上的鼓励和 引导来保持“诉求者”积极乐观、坦然处之的心态; 对带有负面情绪的不合理要求也要耐心倾听,在 “一吐为快”的基础上找准思想梗阻所在,通过耐心细致的解释和劝服纠正错误思想,从而达到打开心 结、排解消极情绪的目的。二是要体现人文关怀, 注重通过思想疏导和心理干预来释放居民的消极情 绪、突破心理困扰和障碍。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 要关注社区居民的心理健康状态,通过心理咨询等 方式来排解居民心中的焦虑、忧郁等不健康要素, 居民心理郁结打开了,消极情绪自然能够得到释 放。三是要善于把握社情舆论,注重通过舆情疏导 来引导居民情绪。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要善于运 用新型媒介来掌握社区内外的焦点、热点舆论,通 过对舆情信息的鉴别和研判来营造良好情绪氛围, 引导居民确立正向情绪、消除负向情绪,营造积极 平和、阳光健康的社会心态。

五、激发美好生活追求之精神动力: 宣传方针政策,巩固党群纽带

城市社区作为我国城市社会基层的组织单元, 不仅是我们党执政能力在城市社会基层有效实现的基本载体,而且是密切党和人民群众联系的桥梁和纽带。党在城市社区中的执政能力直接体现在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在基层社区中的有效贯彻落实能力上。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党和国家的各项方针政策都是围绕和聚焦如何更好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而展开的。“美好生活”所展现的积极价值一般都是通过党和国家的各项政策方针来展现和兑现的。如果人民群众对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不了解、不认同、不支持,“美好生活”终将会沦为空洞的政治口号,自然也不可能对人民产生任何吸引力。相反,只有将党和国家承载着“美好生活”图景的方针政策面向广大人民群众讲清楚、说明白,从而获得人民群众的广泛认同和支持,“美好生活”所展现的积极价值才能转化为人民群众的精神力量,进而促使人民群众投入到火热的实际行动中去追求它。[15] 所以说,“为群众理解和接受”实质上就是党的意志和主张说服群众、掌握群众的过程。在新时代“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宏观语境中,“说服群众、掌握群众的过程”就是激发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精神动力的过程,也是对社区群众开展思想政治工作的过程。从这个视角来讲,宣传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政策不能简单地从“宣传工作”角度来理解,而是要将其提升到改造社区群众主观世界的高度来理解,更要放到“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全局中来理解,从而作为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的主要任务来理解。

首先,宣传党的各项方针政策是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履行本职职能的要求。一方面,新时代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政策是城市社区建设坚持正确发展方向的基本前提,党领导下的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要通过对党在不同历史发展阶段正确路线方针政策的解释和宣传,引导城市社区建设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规定和城市社区发展的实际需求;另一方面,这种教育始终是具体的而非空洞的,只有围绕党的正确路线方针政策开展才能真正同社区群众照面,才能言之有物、言之有据。其次,宣传党和国家的各项方针政策是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对社区群众主观世界进行改造的要求。一方面,党和国家的正确方针政策是在对中国社会发展趋势和人民的发展需要准确把握基础上提出来的,具有前瞻性、理想性特点。现实中,囿于日常生活思维的制约,群众的思想观念总是存在惰性和滞后性。这就意味着群众的思想观念状况与相关方针政策彻底贯彻对群众思想观念的要求之间往往存在一定的差距,进而导致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并不能完全达到预期目的。最为典型的就是我国城市社区的民主自治长期以来因居民缺乏参与意识而发展缓慢,直接影响到社区共同体的发育进程。这就要求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通过对党和国家各项方针政策的悉心解读和广泛宣传,让社区居民认识到这些方针政策将会在不同程度上对社区的发展、对个人美好生活的追求有所裨益,从而在理解和支持的基础上激发社区居民广泛参与政策方针落实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引导居民的政治意识、政治情感向应然性的要求靠拢,其实质是“政治社区化”的过程。另一方面, 群众在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相关方针政策的过程中因为满足了某种切实的利益诉求,抑或得到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更为直观的获得感必然会转化为情感上对政策方针本身的理性认同,这种稳固的认同自然会进一步上升为社区群众对党和国家的信任、对社会主义制度的自信和对美好生活追求的坚定信心,实际上间接地实现了思想政治工作的目标。再次,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是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巩固党群纽带的要求。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既向广大社区群众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同时也将社区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向各级党组织及政府部门进行及时反馈,从而起到畅通信息沟通、消除误会隔阂、加强彼此信赖的功效。

六、凝聚美好生活追求之正向合力: 协调利益主体,整合社区力量

唯物史观认为,物质利益的冲突是引发包括阶级关系冲突在内的一切社会冲突的根源,思想意识问题只能从现实的利益关系出发来寻求解释和解决,“‘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16] 而对利益的“正确理解”又恰恰构成了全部思想道德的基本原则,[17] 这种基本原则一旦形成将成为整合整个阶级或社会力量的黏合剂。不同阶级的思想都是对不同阶级根本利益的反映,所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始终强调无产阶级的思想政治工作就是要指向无产阶级群众对本阶级共同利益的认同和维护,以此来凝聚消灭资产阶级的精神力量。当然,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并没有否定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人民群众内部利益冲突的客观存在,认为这种非对抗性的利益分歧是可以调节和控制的。作为解释和解决人们思想意识问题的主渠道,利益矛盾的性质和调节方式的变化要求思想政治工作既要以承认、尊重人的合理利益诉求为基础,又要注重从利益关系的协调入手来把握人们的思想道德状况、解决人们的思想道德问题。

当下,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正处于攻坚克难期,急剧的社会转型引起了社会利益格局的深刻调整。在市场经济逐利性的刺激下,不同利益主体的逐利动机得到了极大释放,利益分化的加剧导致利益主体关系更加复杂多样,利益主体间的利益冲突成为社会矛盾的触发器。高速的城市化带来城乡生产生活日益交融的同时,也使城市社会成为整个社会利益冲突的汇聚地和高发地,而这些利益矛盾冲突又随着社会治理重心的下移和人口在基层社区中的聚集而下沉到了基层社区。主要体现在基层民众与基层政府之间的利益冲突(如拆迁、教育医疗、食品卫生安全等公共服务中的矛盾)、社区居民与驻区单位(企业)之间的利益冲突(如环境污染、噪音扰民、劳资问题等)、社区内部不同主体之间的利益冲突(如家庭纠纷、邻里纠纷、业主与物业公司之间的矛盾)三个方面,是对整个城市社会利益冲突和利益矛盾的微观体现。这些本质上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利益冲突调节“只能用民主的方法,让群众讲话的方法”。[18] 可见,协调利益关系、化解社区矛盾同样是新时代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的主要任务。

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对不同利益主体间利益关系的协调主要体现在相互影响的三个方面:一方面,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积极引导不同利益主体树立正确的、“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当前社会道德规范的利益”[19] 的利益观,消除片面的、不合理的利益追求,营造依法有序的利益博弈环境。比如,在城市社区改造和拆迁项目中对政府与社区居民之间利益冲突的协调中,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主体要切实发挥畅通利益诉求表达渠道、营造依法公平公正氛围的功能,既要监督政府在充分保障社区群众合理利益诉求基础上依法拆迁,又要劝服社区居民放弃不合理的利益诉求,树立服从城市建设大局的利益观。充分的诉求表达和利益协商将利益分歧最小化的同时,也将潜在的矛盾转化为人们共同认同的“美好生活追求”准则。另一方面, 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在尊重不同利益主体合理利益诉求的基础上,通过有效的沟通和协商减少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利益分歧,以互惠共赢的原则避免利益冲突对社会矛盾的激化,如近年来城市社区中最常见的物业公司与社区居民之间的利益冲突,驻区单位(企业)生产经营与居民对美好生活环境要求之间的利益冲突,小商小贩摊点经营与社区居民对干净、整洁、有序生活环境要求之间的利益冲突,社区居民之间因生活琐事引起的利益冲突,等等。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就是要通过对冲突双方利益关系的及时协调和引导,避免双方因互不相让而造成矛盾的激化。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引导利益冲突双方达成利益共识、化解利益冲突的过程也是对居民进行共同认同的道德观、价值观培育的过程。再者,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需要在协调利益主体关系、化解利益矛盾的同时,加强对社区力量的整合。事实证明,由于利益的分化和利益主体的多元化,不同社区利益主体之间因为权利或利益冲突,长期处于非暴力不合作的对抗状态,如业委会同物业公司的对抗等,很难同时发挥全部社区力量共同“满足居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正向合力效用。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不仅要做“救火队”,还要善于逐步建立起社区居民普遍认同的利益调处机制,才能形成社区多元利益主体间的长期合作、共治共享格局,从而达到对社区力量进行整合而共同追求美好生活之目的。

参考文献:

[1][4][15]宋芳明,余玉花.人民美好生活视域下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新任务[J].思想理论教育, 2018(2).
[2]十三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Z].北京: 人民出版社,1991:586.
[3]颜晓峰.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精神生活需要对思想政治教育提出的新课题[J].思想教育研究, 2018(3).
[5]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的基础工程[N].人民日报,2014-02-26. [6]双传学.涵养公共品质 优化公共生活——建设现代社会的一项基础工程[N].人民日报,2015- 12-30.
[7][12]陈伟东.论社区建设的中国道路[J].学习与实践,2013(2).
[8][9]王小章.陌生人社会、公德与公共精神[J].观察与思考,2016(1).
[10]费孝通.居民自治:中国城市社区建设的新目标[J].江海学刊,2003(3).
[11]袁祖社.文化的伦理本质与现代德性生活的价值真理[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1(4).
[13]郝其宏.网络群体性事件的生成与治理—— 以社会情绪表达为分析视角[J].广西社会科学, 2014(12).
[14]常光民,王传志.如何做好新形势下的群众工作——访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J].求是,2005(17).
[1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103.
[1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335.
[18]毛泽东文集,第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291.
[19]巩克菊,丁燕.思想政治教育的利益协调功能[J].理论视野,2014(10).

《新时代城市社区思想政治工作任务的多维考察论文》附论文PDF版下载:
http://www.scipaper.net/uploadfile/2019/0110/20190110015634495.pdf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ipaper.net/shizhenglunwen/2773.html
0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