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SCI论文网开场白:为SCI创作者提供分享合作的小而美圈子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论文 > 正文

青年网络怀旧现象的社会文化景观及其引导策略论文(附论文PDF版下载)

发布时间:2019-01-10 13:39:08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摘 要]网络空间中的青年集体怀旧现象呈现出中国现代化建设过程中青年群体的情绪体验、文化风格、精神时尚和意义旨归,不断建构着属于当代中国青年的集体记忆。在流动、多变、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怀旧具有重要的文化镜像功能。青年借助于过去的记忆,回应当下正在经历的生活境遇,并展望未来生活,因此怀旧成为青年群体重构身份认同、修复现实创 伤、塑造生存方式、反映日常生活的重要路径。与此同时,尤需警惕怀旧现象潜在的负面效 应,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青年网络流行文化建设,引导当代中国青年明晰个人前途 和国家命运之间的内在联系,主动承担起“强国一代”的时代使命。

[关键词]当代青年 怀旧现象 集体记忆 文化镜像 时代使命
\

近年来,网络空间中的青年集体怀旧现象已经成为一道独特的社会文化景观。2017 年至2018 年的岁末年初,中国网民的朋友圈突然掀起了一阵晒18 岁照片的热潮,“我的18 岁”成为2018 年最先兴起的网络流行热词。从根据备受新生代中国青年喜爱的青春文学作家“八月长安”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青春校园网络剧《你好,旧时光》,再到2018 年4 月下旬上映的青春文艺片《后来的我们》,都引发了“90 后”的集体怀旧狂欢。“怀旧”不仅是一种个体心理现象,而且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文化现象,集中反映了时代发展和社会变迁过程中人们社会心态嬗变的轨迹与样态,是文化现代性的重要表征。青年网络流行文化总是基于特定社会现实而产生,网络怀旧现象背后折射出当代青年特定的精神诉求与情感需要。阐释“怀旧”的社会学意义,审视网络空间中的怀旧景观及其呈现出来的青年集体记忆,分析青年网络怀旧现象的文化镜像功能,对于加强新时代青年网络思想引领具有重要意义。

一、网络空间中的青年怀旧景观与集

体记忆呈现青年网络怀旧现象已经超越集体狂欢表象,成为一道极其普遍的社会文化景观,在情绪体验、文化风格、精神时尚和意义旨归等方面集中呈现了当代青年的集体记忆。

1.情绪体验:“痛并快乐着”
在社会心理学视域中,人的情感不是纯粹的生理反应,而是被社会赋予意义的感受,它是关于人的体验、心境和情绪等因素建构起来的社会印记。任何情绪都是在社会交往中习得的,情绪的意义由社会交往产生。网络空间中弥散的青年怀旧情绪是中国社会正在发生的社会及文化变迁的产物,已经成为网络中个体与他人交往的一种方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的18 岁”照片掀起的网络集体狂欢行为就是日趋原子化的个体试图与他人建立联系的一种手段。通过网络交流、分享与互动平台的链接,每个参与其中的个体都能从中看到过去的自己。每个人在18 岁时所经历的境遇都不相同,但这种绝对差异性中又存在着相对同一性。对于大多数人而言,18 岁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生节点。集体记忆来源于个人记忆,照片展示出来的人物形象是一个记忆符号,每个人都能从中看到过去的自己。人的情绪离不开社会情境,复杂现代化给身处其中的现代人定好了怀旧情绪的基调。虽然不乏失落、愁苦等消极成分,但怀旧的主基调是积极的。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童年、青春、故乡等记忆符号指向温暖、和谐、完整、圆满等象征意义,帮助承受生活压力的青年在精神层面重返温馨家园。

2.文化风格:波普式消费美学
怀旧借助于媒介得以展现,大众媒介催生与建构了怀旧文化。新媒介技术的发展促使正在逝去的 青春岁月成为文字、图片和影像中的图景,视觉化 成为怀旧文化的主要表现方式。作为青年流行文化 的一种表现样态,怀旧呈现出的价值观念和文化符 号契合了视觉机制的“图像转向”潮流,并塑造着当代青年的精神世界。事实上,怀旧的文化风格是 一种波普式的消费美学,通过对过去的记忆进行剪 切、拼贴与重构,各式价格低廉、短暂流行、迎合 青年口味的文化产品被大量生产出来。尽管怀旧文 化试图为人们提供心灵的慰藉,但它遵循着现代商 业的消费逻辑,实质是利用受众的怀旧情感需求促 进消费者购买商家提供的商品。因此,大众媒介所 呈现的过去和记忆总是经过精心选择、加工、重组 和制造的。在以“快”为显著特征的现代消费社会, 速度促使怀旧文化的风格由抒情性向叙事性转变, 图像的生产、流通和消费正在形塑着现代人的生产 与生活方式。象征性的文化仪式是建构集体记忆的 重要路径,集体记忆依托于社会层面的仪式表达, “青春”、“美好”、“理想”等词语成为网络社群交流、互动与共享的仪式关键词。怀旧文化符号的创造与 传播带领怀旧主体在微观叙事中反思当下生活,并 逐渐明晰未来生活走向。

3.精神时尚: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每代人的社会境况和生活经历不尽相同,造就了迥然相异的社会文化心理。青年网络怀旧现象呈现出的全员参与、大众狂欢图景展现出符合当代青年审美需求的新风尚。这意味着“怀旧”是一种为青年群体所竞相仿效的文化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着年轻人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潮流。时尚的力量不在于金钱、权力和地位,而在于对美好事物的感知、追寻和争取。怀旧的精神时尚体现了当代青年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集体诉求。实际上,晒18 岁照片是“90 后”青年的一种逆反抗行为,社会成员的差距在18 岁的记忆建构中暂时消弭。网络社交软件的朋友圈是现实社会的缩影,其间充斥着成年人之间各种有意无意的炫耀和攀比。只有回到18 岁, 由于原生家庭的财富积累和社会地位差异而造成的个人发展轨迹的区别还没有明显呈现出来,大多数人身着相同款式和材质的校服,生活在同样的校园环境和考试制度中。然而,他们成年以后的人生境遇却呈现出显著差异。2017 年至今,关于“90 后”开始遭遇“中年危机”的话题引发热议,“无安全感、失望、孤独、抑郁,这些心理症状本是中年危机的典型特征,但它们袭击的却是25~35 岁、刚刚进入‘现实’的年轻人,尤其在30 岁的时候到达高峰”。[1] 透过视觉化和娱乐化的网络怀旧符号,网络怀旧的精神时尚在更深层次上反映了当代青年对社会民主、法治、公平和正义等的向往,指引他们追寻更加美好的生活。

4.意义旨归:确定性和安全感
审美是怀旧的核心要素,主体对意象的创造与建构伴随怀旧过程始终。文化记忆符号背后总是蕴含着深刻的象征意义,并且象征意义对于人的作用要远远大于文化记忆符号本身。“公众从原来十分关注减少世界的不确定性、希望改变未来那明显的不可信任,转而把希望寄托于他们仍依稀记得的过去,他们认为稳定、可信任而有价值的过去。”[2] 借助于18 岁照片中的青春形象记忆符号,参与晒照片行为的“90 后”以“代”为标签进行身份建构,在分享个人记忆的同时形成代际效应置换下的集体记忆。照片除了展示18 岁个体的样貌形态之外,还呈现出不同的场景和元素(杀马特发型、校服、青春痘、青春期肥胖、剪刀手姿势、素颜等),丰富了原本单一的图片文本叙事,展现出潜在的叙事张力。怀旧主体通过类比、联想、启发、推理等思维方式对文化记忆符号作出情感投射,图片和影像承载着被折叠的时代和个体被浓缩的人生。审美意象是人类思维的产物,怀旧以可视化的外在记忆符号为载体,最终指向一种追求确定性和安全感的意义旨归。碎片化的景观社会展现出现代生活的瞬时性和不确定性,当下和未来生活都是未知且充满风险的,只有过去的记忆是能够被把握的,青年试图捡拾记忆片段并借以慰藉那颗在充满变数的现实世界中无处安放的心灵。

二、青年网络怀旧现象的文化镜像功能

在流动、多变、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网络怀旧成为当代中国青年暂时系泊心灵的一种方式。已经成年的青年借助于过去的记忆,回应当下正在经历的生活境遇,并展望未来生活,怀旧具有重构身份认同、修复现实创伤、塑造生存方式、反映日常生活的文化镜像功能。

1.重构身份认同
在经历了发展选择和求职竞争之后,“90 后”成为大城市的新移民,短期内难以彻底融入他们打拼和生活的城市,出现了“空巢青年”群体。“他们背井离乡,独自到大城市打拼,压力、焦虑和孤独就像三座大山,有时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3] 作为大城市里的异乡人,“90 后”青年在寻找身份认同的过程中受到客观社会情境制约。“‘怀旧’不独关于过去的事情,而且是联系现在、延续将来的;人们透过对过去的回想寻找自我,然后对比或反省今日的我,再推算将来的面貌,这完全是一个自我身份建构的过程。”[4] 已经成年的青年基于具有杀马特发型、青春痘、校服等相似元素的18 岁青春形象在网络空间建立起社会联系,在碎片化生存的现代社会生活中找到并分享一种相似的心境,弥合了个体原子化趋势下现实社会交往断裂的社会风险,“成为我”的身份建构过程在记忆重构中实现,怀旧成为黏合与团结青年群体的一种重要手段。

2.修复现实创伤
在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学习、劳动、需求、消费等生存异化现象时有发生,已经具备一定社会生活阅历的青年试图通过怀旧修复由紧张的现代生活造成的心灵创伤。千禧年之后,时代列车越开越快,每位身处其中的乘客都感受到了趋于承受极限的加速度。春节是中国人最为看重的传统节日,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在春节营造的“年味”和仪式感中体验亲情和休憩心灵。近年来,虽然现代商业发展和科技进步提供了微信发红包、支付宝集“福”抢红包、在线燃放鞭炮等新的春节联欢体验,但“90 后”依然深刻体会到年味变淡了。写春联贴春联、剪窗花贴窗花、家人围坐包饺子、写灯谜猜灯谜、走亲访友送祝福等民俗已经无法适应快速现代化的生活方式,随之一起被过滤掉的是由传统民俗营造出来的特殊情感体验。青年试图从传统中汲取力量以缓解国家在短期内迅速进入现代社会的不适,但现代化和全球化进程却充斥着人们对家园感和传统丧失的焦虑,愿景与现实的矛盾充分体现出社会变迁的复杂性。当“90 后”都已经开始怀旧时,意味着他们正在经历因为集体记忆缺失而造成的焦虑。通过对过去记忆的选择、拼贴与重构,怀旧在想象与真实之间舒缓了青年的生存焦虑,成为一种修复与弥合紧张的现代生活负效应的手段。

3.塑造生存方式
网络怀旧情绪体现了当代中国青年在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过程中究竟想要记住什么或者留下什么的愿景和诉求。面对传统生活衰微和日新月异的社会生活变化,个体借助于怀旧塑造仪式感,在充满怀旧感的空间场景中重构记忆,根据当下现实需要塑造生存方式。新华社微纪录片栏目“国家相册” 依托中国照片档案馆推出系列主题怀旧节目,其中,既有立足于国家记忆和集体记忆的宏大叙事, 又有展现不同代际群体具体生活方式的私人叙事。该节目以老照片为叙事载体,讲述人立足于生动的图片和影像对细节与背景进行阐释,展现了社会发展和时代变迁过程中的“变”与“不变”,从珍贵的历史瞬间中寻找支撑与指引现实生活的精神力量。在第29 期节目《儿时的游戏》中,讲述人带领观众共同回顾了20 世纪40 年代至今中国儿童游戏方式和游戏体验的变迁。传统的跳皮筋、抖空竹、脚斗士等游戏都能够唤起几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孩子们在这类“穷玩”游戏中强健了体魄、收获了友谊并养成了人格。反观当下中国儿童的游戏现状,越来越多的孩子沉浸在虚拟游戏世界的孤岛中,远离现实生活世界,成为“宅孩”与“屏奴”。这些与童年游戏有关的老照片记忆成为当下青年塑造现实生存方式的重要参照依据,引导年轻的父母重视对孩子游戏方式的关注与引导,带领孩子共同体验儿时游戏, 在回归现实生活世界的游戏中体验与维系亲情。

4.反映日常生活
现代化和全球化进程的巨大作用力与影响力不仅体现在宏观层面的国家和社会面貌变化上,而且体现在微观层面的个体日常生活变化中。马克思将生活方式作为分析社会变迁的重要概念,指出:“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命,他们自己就是怎样。因此,他们是什么样的,这同他们的生产是一致的——既和他们生产什么一致,又和他们怎样生产一致。因而, 个人是什么样的,这取决于他们进行生产的物质条件。”[5] 自1994 年中国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至今,互联网对于中国网民的作用经历了由“辅助生活的工具” 到“就是生活本身”的根本性转变。根据马克思的观点,生活方式是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反映。“90 后”一代的生活无法和互联网分离,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的现实生活世界被互联网延伸出去,网络社会生活是他们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实社会生活与网络社会生活相互交织,呈现出当下新生代中国青年复杂生动的生活图景。现代化进程充斥着不确定性,并逐渐打破传统社会秩序的高度确定性。面对各式各样的目标抉择,青年眼花缭乱并深受其扰。网络怀旧现象反映了当下青年群体的消费方式、社交方式和精神生活。当代中国青年立足过去的记忆寻找与他人的共同体验,制造出维系社会交往的话题。青年群体追求消费品的符号价值和象征意义,通过观看以怀旧为题材的影视节目重构记忆,并赋予当下日常生活事件以意义。

三、社会变迁过程中青年网络思想引领的反思和策略

新时代中国青年是“强国一代”,承担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使命。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进程中,必须规避青年网络怀旧现象潜在的负面效应,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青年网络流行文化建设,引导当代青年明晰个人前途和国家命运之间的内在联系。

1.明晰当代中国青年肩负的时代使命
每个人都是历史的参与者,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总是同频共振的。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 历经“救国一代”、“建国一代”、“富国一代”等几代人的艰难求索与不懈努力。现如今,中国正在走近世界舞台中央,距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更近。当代青年生逢其时、重任在肩,他们的人生发展轨迹和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相互交织,是推进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强国一代”。“强国一代”是当代青年共同的身份符号,必须围绕强国目标塑造与建构青年集体记忆,促进青年在奋力实现个人梦想的过程中助力国家梦想,不断汇聚起民族复兴的磅礴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对青年寄予厚望:“当代青年是同新时代共同前进的一代。广大青年既拥有广阔发展空间,也承载着伟大时代使命。每一个青年都应该成为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不辱时代使命, 不负人民期望。”[6] 当代青年既是新时代的见证者和亲历者,又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的追梦者和圆梦人。以C919 大型客机首飞机组青年团队为代表的“强国一代”正在为实现科技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海洋强国、贸易强国、文化强国、体育强国、教育强国、人才强国等目标贡献着青春的智慧和力量。与此同时,也要客观清醒地认识到,“这一代人很多缺乏足够的激情,不够专注,奋斗精神也有所欠缺”。[7]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进程中,当代青年必须正确安放好自己的青春,在明晰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历史方位的基础上界定好个人发展的坐标,树立“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的奋斗幸福观,作出正确的行为决策,勇于承担起时代赋予的责任和使命。

2.警惕青年怀旧情绪潜在的负面效应
在社会变迁过程中,青年怀旧情绪具有二重性特征。虽然青年网络怀旧现象具有重要的文化镜像功能,但是它所固有的保守性也可能生成潜在的负面效应。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而怀旧却试图从过去的记忆中寻找平衡当下生活的支点,导致部分青年对当下正在经历的生活产生敌意。倘若青年以怀疑的眼光审视现实生活,将会产生内卷化效应,消极对待个人未来的自我发展。

怀旧的社会情绪还有可能催生文化保守主义思潮,抑制青年追求进步、积极向上向善的热情。青年不仅是社会思潮的接受者,而且是社会思潮的选择者、传播者乃至创造者。怀旧情绪掺杂着当代青年强烈的现实利益需求,倘若被一些别有用心者加以设计、煽动与利用,将会以所谓青年“集体利益代言人”的形象粉墨登场。事实上,由于青年身心发展具有特定的周期和规律,并非所有青年都能理性思考与看待形形色色的社会思潮,对于社会思潮的选择与接受也呈现出显著的个体差异性。网络怀旧现象在情绪体验、文化风格、精神时尚和意义旨归等方面符合当代中国青年的思想行为特征,故而得以被接纳、吸收和传播,形成怀旧的流行文化风尚。网络空间治理需要立足青年网络流行文化的社会现实关照,加强对青年负面情绪的疏导,规避怀旧情绪潜在的负面效应,以更好地发挥怀旧的文化镜像功能。

3.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青年网络流行文化建设
青年流行文化是界定青年生活态度、生活方式和生活风格的风向标,它所形成的文化冲击具有不容忽视的重要影响。和其他类型的青年文化一样,怀旧文化也是在商业运作的利益驱动下形成的产物,在表现形式和内涵意蕴层面均以迎合市场需求为首要原则,具有瞬时性、消费性、大众性及商业性等流行文化固有的弊端。以怀旧文化为代表的青年网络流行文化因其形式鲜活正在获得越来越多新生代青年的青睐。图片、影像、文字等营造出的场景在输出特定内容的同时,也在无形中传递了特定的价值观。网络流行文化作品是承载价值观的载体,而价值观则是网络流行文化作品的生命线,前者是肌体,后者是灵魂,二者相互依存、密不可分。归根结底,依靠新奇形式产生的吸引力转瞬即逝,“内容为王”才是网络流行文化保持生命力的关键。只有那些正能量、优质量的青年网络流行文化作品才能在时间长河的涤荡和市场规律的筛选中留存下来,并为青年成长提供精神指引。现阶段,青年网络流行文化形式鲜活,但内容质量良莠不齐, 不能单凭市场需求随性发展,必须重视加强青年网络流行文化内容建设,发挥网络流行文化的正面社会价值引导功能。

基于此,必须找到青年网络流行文化的实质性内容核心,找准“主心骨”,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青年网络流行文化建设。这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网络文化繁荣发展和牢牢占领青年意识形态阵地的必然要求。“内容为王”是新时代青年网络流行文化发展的基本原则,应把提高青年网络流行文化产品的供给质量作为主攻方向,增强网络流行文化的质量优势。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青年网络流行文化的内容建设,就是要使青年网络流行文化产品的生产、创作和传播能够承载和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主旋律和社会正气,加强对青年思想的正面引导。通过一批又一批优质量、正能量的青年网络流行文化作品为新生代青年提供关照现实生活、回应现实境遇的价值参考,滋养青年心灵,服务青年成长成才。

参考文献:

[1] 陈赛. 三十岁的恐慌[J]. 三联生活周刊,2017(26).
[2][英]齐格蒙特·鲍曼.怀旧的乌托邦[M].译者: 姚伟等.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11.
[3]周珊珊.心有阳光 “空巢”不空[N].人民日报,2018-03-20.
[4]洛枫.世纪末城市——香港的流行文化[M].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1995:63.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147.
[6]习近平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8-05-03.
[7]张国,刘世昕.强国一代[N].中国青年报,2017-10-24.

《青年网络怀旧现象的社会文化景观及其引导策略论文》附论文PDF版下载:
http://www.scipaper.net/uploadfile/2019/0110/20190110013945745.pdf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ipaper.net/shizhenglunwen/2770.html
0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