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SCI论文网开场白:为SCI创作者提供分享合作的小而美圈子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论文 > 正文

清代外藩蒙古台吉爵位封袭制再探讨(附论文PDF版下载)

发布时间:2018-07-27 22:26:00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摘    要:
清代的封袭蒙古台吉爵位, 造就了蒙古社会最为广泛而庞大的统治阶层, 其封袭制度是关乎蒙古地区政治、社会及治边政策的重大问题。蒙古台吉爵位的封袭制度经历了前期的创始、完善和后期的沿袭、调整阶段, 且无论在任与否, 台吉爵位均有原品世袭、世袭罔替之例。至晚清, 清廷又通过捐纳封袭爵号, 使台吉固有的功封制受到了冲击。学界对此问题尚少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 且存在类似“除世袭札萨克头等台吉, 其他均为降等世袭”等观点。本文拟以清代档案、文献等为基础, 探究清代外藩蒙古台吉、塔布囊爵位的封袭及其变迁等相关问题。

关键词:
清代外藩蒙古; 台吉爵位; 原品承袭; 捐纳晋升;

作者:宝音朝克图,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满蒙联盟是清代维持统治、实现大一统的重要国策, 授封外藩蒙古王公爵位是清廷笼络蒙古上层贵族、维系满盟结盟的重要纽带。清代蒙古分为外藩蒙古、八旗蒙古和内属蒙古。外藩蒙古为札萨克世袭统治的内外札萨克旗蒙古的统称, 漠南6盟49旗为内札萨克旗蒙古, 套西及漠北、漠西等地为外札萨克旗蒙古。自后金时起, 满洲统治者为笼络蒙古上层贵族, 给予他们各种爵号。崇德元年 (1636年) , 蒙古爵位制度趋于规范化。清廷主要依据蒙古王公贵族在满洲立国过程中所做出的功绩大小, 即率部投诚、战功以及其在本部落中的地位、归顺后的忠顺程度等因素, 比照满洲贵族爵秩分别授予亲王、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等封号, 同时保留了蒙古原有的汗和台吉、塔布囊等爵号。有些王公爵位前冠以和硕、多罗、固山或土谢图、札萨克图、达尔罕、卓哩克图、巴图鲁等特殊尊号, 以表尊贵或地位显赫。受爵者中担任旗札萨克等职者称执政王公, 无职者称闲散王公。外藩蒙古爵位中, 台吉、塔布囊为蒙古原有爵号的继承和延续, 其封袭制度关乎清代蒙古政治、社会及治边政策的重大问题, 然而史学界对此尚未进行深入、系统研究, 且存在类似“除世袭札萨克头等台吉, 其他均为降等世袭”等观点。因此, 本文拟以清代档案、文献为基础, 探究清代外藩蒙古台吉、塔布囊爵位的封袭及其变迁等相关问题。

\

一外藩蒙古台吉阶层的构成

台吉 (Taiji) , 在元代指成吉思汗黄金家族成员, 源自汉语“太子”一词, 地位较高者称洪 (鸿、珲) 台吉 (Qung taiji) , 即汉语“皇太子”之音译。清代, 蒙古爵位中与台吉同一级别的另一爵号称塔布囊 (Tabunang) 。其区别为, 台吉是授与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后裔之爵位, 而塔布囊则授与漠南卓索图盟土默特左翼旗和喀喇沁左、中、右等旗之非黄金家族贵族之爵位。外藩蒙古台吉和塔布囊是置于辅国公之下的同一级别的爵位, 分一 (头) 至四等。其顶戴、坐褥照内官阶, 即一至四等台吉分别同内官一至四品。如上所述, 台吉、塔布囊亦依其是否在任, 分为执政台吉、塔布囊或闲散台吉、塔布囊。

外藩蒙古台吉、塔布囊爵位的受封可归纳为如下几类:其一, 清初, 满洲统治者根据蒙古贵族所立功绩及忠诚程度, 始封一至四等台吉爵位, 属最初的功封。如成吉思汗弟哈萨尔十五世孙茂明安部车根, 于天聪七年 (1633年) 来归, 八年从征大同, 崇德元年冬从征朝鲜, 三年同多尔衮入明边, 下山东济南, 返回后不久去世。康熙三年 (1664年) 诏授其子僧格札萨克一等台吉, 乾隆二十七年 (1762年) 僧格四世孙萨木坦扎木素承袭该爵位, 到乾隆四十九年诏世袭罔替 (1) 。其二, 功封的台吉、塔布囊爵位, 由其子弟袭爵、传承, 逐渐孳生各级台吉、塔布囊。 (1) 依清制, 台吉、塔布囊子弟分例授封一至四等台吉、塔布囊。康熙年间最初定为, 台吉等子弟概为四品, 均俟年至18岁, 给予品级。不久又题准, 一、二、三品台吉, 许以一子袭替外, 余子概为四品。光绪朝又定:“台吉、塔布囊之子, 例应得之头、二、三、四等台吉、塔布囊后, 仍准其一子按原品级承袭, 世袭罔替。其余诸子均授为四等台吉、塔布囊。” (2) (2) 亲王至辅国公之子弟分例授予一至四等台吉。康熙元年题准, 亲王之子弟, 授为一品;郡王、贝勒之子弟, 授为二品;贝子、公之子弟, 授为三品。乾隆年间经对承袭父爵之子另定章程, 以便与其余之子区分, 规定亲王之长子赏给公品级, 郡王贝勒之长子, 授为一等台吉, 贝子、公之长子授为二等台吉, 分别将来各承袭父爵。 (3) 由辅国公以上爵职者因故降级而被降等为台吉、塔布囊。如天聪九年, 色棱封卓索图盟喀喇沁左翼旗札萨克镇国公, 诏世袭罔替, 其后裔最高晋升为多罗贝勒。光绪十一年 (1885年) , 索特那木旺济勒第八次袭该职时, 爵位降为札萨克一等塔布囊。其三, 下嫁到外藩蒙古贵族的皇室公主之子亦是蒙古台吉、塔布囊爵位的重要来源之一。按照康熙元年的规定, 公主之子授为一品, 郡主之子授为二品, 县主、郡君、县君 (3) 之子授为三品。乾隆四十四年改定为, 固伦公主、和硕公主、郡主、县主所生之子, 仍照旧例给予职衔外, 其侧室所生之子, 酌看其父爵秩品级, 分别给予。郡君、县君所生之子, 仍给予三等台吉, 其乡君以下所生之子, 均给予四等台吉。其四, 捐纳所封爵位及其滋生台吉、塔布囊爵位。此为清代各级台吉、塔布囊的封爵、晋升或开复提供了新的途径, 使这一阶层更趋壮大。

上述几类情况是清代台吉、塔布囊爵位产生或袭爵而滋生台吉、塔布囊爵位的主要途径。可以看出, 清代外藩蒙古拥有台吉、塔布囊爵位者是一个庞大的贵族阶层, 且其人数能够自然保持不断上升和发展趋势。

二札萨克台吉爵位的封袭

后金至清初, 清廷对蒙古推行盟旗制度, 以立有军功的蒙古王公贵族任旗札萨克, 世袭统治。康熙元年规定, 台吉授为札萨克者, 不论原有品级, 均授一等台吉 (4) , 诏世袭罔替。如顺治九年 (1652年) , 索诺木始任昭乌达盟克什克腾旗札萨克一等台吉, 后诏世袭罔替。到光绪元年棍布栋噜布袭该爵职为止, 已由索诺木八代后裔连续原品承袭该爵职 (5) 。为确保札萨克一等台吉、塔布囊承袭者为该家族正统后裔, 康熙元年规定, 袭爵时, 有子而捏报无子, 欲让他人承袭, 则该札萨克及协理台吉均革职, 并罚俸或罚家畜。

乾隆年间, 理藩院有关札萨克台吉、塔布囊承袭的规定渐趋完善, 相关制度基本定型。乾隆十七年, 增补札萨克台吉承袭之子须报理藩院注册的“豫保” (6) 之例。次年又定, 凡欲将台吉品级承嗣于余子 (非长子) 者须预先呈明札萨克, 转报盟长, 报理藩院注册, 方可将来依照办理;若不预行报院, 临时指称遗言者, 概不准承袭 (7) 。豫保制度一直推行到清末。如科布多杜尔伯特札萨克头等台吉育木沁, 光绪十一年十月初三日因病身故, 科布多参赞大臣奏请, 由育木沁豫保长子三等台吉阿毕尔米达承袭札萨克头等台吉员缺, 次年五月奉旨“阿毕尔米达著准其承袭” (8) 。又如光绪三十二年和硕特部札萨克头等台吉克什克布彦因病出缺, 其豫保之长子三等台吉达木鼎策得恩袭札萨克头等台吉 (9) 。

豫保制度实施后, 又相应制定了豫保袭爵之子给予加衔的制度。《理藩院则例》中规定:“内外札萨克及闲散汗、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公、札萨克台吉、塔布囊等, 准其将长子豫保报院, 给予加衔, 以备到时袭爵。其汗、亲王之子, 授为公品级、头等台吉;郡王、贝勒之子, 授为头等台吉;贝子、公之子, 授为二等台吉;札萨克台吉之子, 授为三等台吉。均于报院时, 由院奏予。应得品级不必计其年岁。如豫保之子庸劣有疾日后不称袭爵, 准其于支子内另行择贤豫保, 声明报院, 奏闻移授。”

嘉庆朝以后, 札萨克台吉、塔布囊爵职的承袭基本因循前制, 除略作补充或调整外, 未发生根本变化。例如, 承袭方面, 允许除长子之外其他子弟承袭, 但仍须“豫保”。嘉庆二十一年 (1816年) 规定, 凡蒙古王公等以族人之子为嗣, 作为应封之子者, 仍遵旧例报部注册, 俟出缺时照例承袭, 如有未经报部者, 概不准其承袭。二十年又定, 汗、王、贝勒、贝子、公、台吉之子, 未经豫保, 其袭职时, 藉称遗言及阖旗公保、指请某人承袭者, 概不准行 (10) 。

札萨克头等台吉、塔布囊是清廷凭功和身份授予的爵职, 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头等台吉、塔布囊处于辅国公等六级爵位之下, 该爵位同样享有“世袭罔替”待遇的同时, 更具备极大的晋升空间。例如, 康熙三十年清廷封察珲多尔济从子车木楚克纳木札勒为札萨克一等台吉, 三十五年晋辅国公, 雍正元年晋多罗贝勒。雍正十年, 长子成衮札布袭, 乾隆三年追封其父车木楚克纳木札勒为多罗郡王, 遂晋袭札萨克多罗郡王。乾隆十二年, 成衮札布长子齐巴克雅喇木丕勒袭, 二十一年, 晋和硕亲王。四十二年, 次子齐巴克多尔济袭, 四十六年, 诏世袭罔替。而任札萨克之辅国公以上王公爵职者则也许被降为札萨克头等台吉、塔布囊。例如, 崇德六年, 腾机思任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翼旗札萨克多罗郡王, 诏世袭罔替。其后裔成札布于咸丰八年 (1858年) 因病削札萨克, 诏其子托迪布木袭札萨克时的爵位只为一等台吉 (11) 。顺治五年, 布木巴始封哲里木盟郭尔罗斯前旗札萨克镇国公, 诏世袭罔替, 光绪九年, 其十世孙噶尔玛什迪缘事削札萨克镇国公衔, 以其族巴雅斯呼朗为札萨克一等台吉 (12) 。

执政台吉、塔布囊除了任札萨克者外, 还包括各旗协理台吉、塔布囊, 以及派驻各衙署、驿站、卡伦、牧厂、屯田等处当差的各级台吉、塔布囊。清廷根据其任职及功绩授予或晋升爵位。有关各旗协理台吉、塔布囊的任选, 康熙帝谕令, 各旗协理旗务台吉遇员缺, 由该旗札萨克会同盟长于闲散台吉或塔布囊以上爵位者中遴选, 引见补授。乾隆朝则就其品级做了具体定制:“协同札萨克办事之三、四等台吉、塔布囊, 俱加二品顶戴。” (13) 依此规定, 乾隆年间土尔扈特、和硕特部三、四品闲散台吉、塔布囊中, 被拣任协理旗务台吉、塔布囊者, 均授二品顶戴。其他执政台吉、塔布囊的爵位也依其功绩予以晋升。同治年间, 为喀尔喀台站出力的四等台吉莽噶拉札布赏加二等台吉 (14) , 二等台吉丕凌哩札木楚“经理台站采办驼只尤为出力”, 赏加头等台吉衔 (15) 。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ipaper.net/lishilunwen/265.html
0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