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SCI论文网开场白:为SCI创作者提供分享合作的小而美圈子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论文 > 正文

兼析“悬丝诊脉”之说——明清医疗中女性诊病的男女之防问题(附论文PDF版下载)

发布时间:2018-07-27 19:17:29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摘    要:
中国古代医学史上, 女性病人的诊治中存在着“男女之防”现象, 这是社会伦理道德对医疗的影响, 其对医治的效果也不无影响。清代是妇女贞节观及其伦理道德发展的极端时期, 因而女性医疗诊治中存在的这种男女之防现象, 也是最为严重的时期。清代皇宫中的后妃诊病就存在这种现象, 但并非以所谓“悬丝诊脉”来判断病情。“悬丝诊脉”这种奇闻的流传是有其文化背景的。

关键词:
女性; 医疗; 悬丝诊脉; 男女之防;

中国古代男女之防甚严, 为避免身体接触而有“男女授受不亲”之说。皇宫中的后妃、公主等女性的“关防”更严, 以致社会上有为她们治病要“悬丝诊脉”的传说, 即男性医生为她们号脉时, 她们的腕部需系丝线, 医生只能以手指触及丝线的另一端, 来感受脉搏的跳动情况, 以避免触及她们的肌肤。传说唐代孙思邈为长孙皇后看病, 就曾用过这种诊脉方法 (1) 。“悬丝诊脉”的传说流传甚广, 而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本文拟用清代宫中侍奉后妃者的记述, 以及曾为宫中女性治病的医生的诊病情节记录, 参照清代宫廷医疗档案, 再辅以明清时期的其他文献资料, 对此进行考察。

\

一、文献记载与“悬丝诊脉”

光绪年间, 曾伺候慈禧太后, 充当宁寿宫司房承差太监的信修明, 对医生 (2) 给慈禧太后治病的情况有如下记述:

(慈禧) 太后的御医值班, 住寿药房……太后如感不适, 先告知李莲英, 李传上差首领 (太监, 下同———笔者注) , 叫大夫请脉。……传大夫时, 药房首领引两位大夫至殿外, 先通知御前首领, 再由首领进殿报告:“大夫上来了。”回事和小太监先预备请脉的几案和脉枕、手帕。太后或在寝宫, 或在外间坐定, 小太监说“带大夫”, 御前首领方可将大夫带进殿内。大夫进殿先是跪安, 太后将手伸出, 放在脉枕上, 妈妈、女子代蒙一块绸布, 两位大夫跪在左右, 各诊脉一次。 (3)

通过这段记述可知, 为太后诊脉并非“悬丝”, 而是女性病人伸出让大夫把脉的手臂部分“放在脉枕上, 妈妈、女子代蒙一块绸布”。

同样曾在宫中生活、为慈禧太后充当外文翻译的德龄女士, 也曾目睹太医为慈禧太后诊病的场景, 所作的记录比太监信修明所记详细, 明确记述是隔着极薄的纱绸诊脉。详情如下:

(太医) 他们是这样看病的:在太后的左右两边各放一张小桌子, 每张桌上都有一个软垫。太后坐在御座上, 两条前臂搁在两张小桌上。四位太医叩完头后, 分别跪在太后的两侧。女侍官帮太后把手腕露出来。两个手腕上各盖一条极薄的手帕, 因为任何男人的手都不准直接触到太后的玉体的。两位太医左右各一, 用指尖触那盖着手帕的手腕。 (4)

这一记载很明确, 慈禧太后的“两个手腕上各盖一条极薄的手帕”, 太医们是“用指尖触那盖着手帕的手腕”。其下文还有“太医跪在太后脚下通过薄丝手帕给太后把脉”的记述 (5) 。在此不妨将这种诊脉做法称之为“隔纱诊脉”。

曾为慈禧太后诊病的薛宝田, 其所做的诊治记录, 与此稍有不同。

光绪六年, 慈禧太后患病, 久治未愈, 乃征召院外名医。江苏名医薛宝田应征入京。他写的《北行日记》所记八月初六日为慈禧太后号脉的情况如下:

皇太后命余先请脉。余起, 行至榻前。榻上施黄纱帐, 皇太后坐榻中, 榻外设小几, 几安小枕, 皇太后出手放小枕上, 手盖素帕, 唯露诊脉之三部。余屏息跪, 两旁太监侍立。余先请右部, 次请左部。 (6)

这一记载显示, 薛宝田为慈禧太后看病时, 慈禧太后是坐在黄纱帐中的榻上, 把手伸出放在桌几上的脉枕上, 也许因为薛宝田是非太医院的外请医生, 且头一次见慈禧太后, 与经常服侍于宫中的太医不同, 因而慈禧太后是坐在黄纱帐中而未露面, 没有让薛宝田直接看其面容, 殆与垂帘听政之垂帘含义相同, 总之, 也是属于男女之防的蕴意。其下的诊脉是“皇太后出手放小枕上, 手盖素帕, 唯露诊脉之三部”。这一记载可有两种理解:一是手与腕部“盖素帕”一条, 所伸出的手臂“唯露诊脉之三部”的部分, 其他部分没有露在黄纱帐外, “露诊脉之三部”的部分仍是素帕盖着的, 是“隔纱帕脉”;二是手与腕部“盖素帕”一条, 但诊脉时, 是将腕部覆盖的素帕部分掀揭, “唯露诊脉之三部”, 也即将需要触摸脉搏的“三部”———“寸、关、尺” (详见后述) 三个部位的部分掀揭, 这就不是“隔帕诊脉”了, 而是男医生直接触摸女病人的肌肤了。从行文上看, 似乎第二种理解更接近原义, 因为是手、腕都伸出, 唯露腕部的诊脉部分, 不可能只露腕部不露手, 才合事理, 也符合语义。如果是第二种理解的那样的话, 那么其用意是否是:按礼, 女性的肌肤是不应让外人男子触摸的, 因而覆以素帕, 但治病把脉又不得已, 只好将覆盖脉部的部分揭开, 让医生触脉, 这是并不违反男女之礼的变通。

上述记载, 无论是“隔纱诊脉”也好, 还是盖纱而掀去腕部而以手直接抚脉也好, 都证明, 即使是最尊贵的女性———皇太后, 其有病时也不是以“悬丝诊脉”来作为“男女之防”的。

下面再看一看皇家之外的官民之家。官民之家的女性有病如何诊脉, 史籍文献中很少有记载, 也许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一般生活常见琐事, 又无特殊之处, 不值得记述。有些现实主义的小说, 对此却有一些反映, 比如《红楼梦》。《红楼梦》所写的人物与事, 学界有的认为是虚构, 有的认为是清代某贵族人家“真事”的“隐”式情节, 尽管在这点上认识不同, 但学界公认, 这部现实主义作品所写的人们的活动、习俗、礼节、医疗医药、衣食住行等等生活细节, 是当时社会实际的反映, 现在也利用其内容作历史研究。

《红楼梦》第10回, 写贾家请张医生为贾蓉之妻秦可卿看病, 诊脉的情节是:

于是家下媳妇们捧过大迎枕 (即放手腕的脉枕———笔者注) 来, 一面给秦氏靠着, 一面拉着袖口, 露出手腕来。这先生方伸手按在右手脉上, 调息了至数, 凝神细诊了半刻工夫, 换过左手, 亦复如是。 (7)

可见这位高门贵族家的妇人, 看病时也不是“悬丝诊脉”, 而且连薄纱也未覆盖, 而是医生手指直接触及肌肤脉搏———伸手按在右手脉上。

《红楼梦》第51回, 贾府请大夫给女仆晴雯看病, 也与此类似:

老婆子带了一个大夫进来, 这里的丫头都回避了。有三四个老嬷嬷放下暖阁上的红绣幔, 晴雯从幔中单伸出手来。那大夫见这只手上有两根指甲足有二三寸长, 尚有金凤仙花染的通红的痕迹, 便回过头来。有一个老嬷嬷忙拿了一块绢子掩上了。那大夫方诊了一回脉, 起身到外间, 向嬷嬷们说道, 小姐的症是外感内滞…… (8)

这里所说的以“绢子”掩盖, 并非抚脉的手腕部分, 而是带红色的长指甲, 因为晴雯伸出让大夫号脉的手腕, 开始就是什么也没盖着的, 直接让大夫触摸肌肤脉搏, 只是这位大夫看到晴雯的手“有两根指甲足有二三寸长, 尚有金凤仙花染的通红的痕迹, 便回过头来”, 老嬷嬷会意, 才“忙拿了一块绢子掩上了”。可见社会下层女子看病, 诊脉时就是让医生直接触及肌肤, 也不是“悬丝诊脉”。

通过以上几例诊脉记述可知, 各阶层的女性看病时, 都没有“悬丝诊脉”的做法。这从中医诊脉的“微察、细觉”之需, 也可否定这一说法。

二、悬丝诊脉实为民间闲聊解颐之谈资

中医之号脉诊病, 是个以多种“脉象”而从细微处诊视病情的“细活”, 脉有三部, 即在腕的上部离腕横纹只差很小距离的三个不同位置, 名寸、关、尺, 医生分别用三个手指把摸这三部脉的部位点, 以感觉脉象。而脉象, 按《脉经》所说, 有浮、沉、迟、数、滑、涩、长、短、洪、细、虚、实、弦、紧、缓、散、革、芤、微、濡、弱、伏、促、动、结、代等26种不同的跳动情况, 反映不同的病情, 医生须“微察、细觉”, 才能体会到病人之脉属于哪种脉象, 进一步判断属于什么病症。

明人所辑《古今医统正脉全书》所收元代人所撰《外科精义》, 对不同脉象所反映的不同病情, 有较简明且相对通俗的记述, 以下引录并作说明, 以便对以下所举病例中医生的专业用语容易理解。其“论三部脉所主症候”中说道:

夫寸、关、尺者, 脉之位也。浮、沉、滑、濇者, 脉之体也。奠位分体, 指文语证者, 诊脉之要道也。脉经曰:大凡诊候, 两手三部脉, 滑而迟, 不浮、不沉、不长、不短, 去来齐等者, 无病也。

寸口脉:浮者, 伤风也;紧者, 伤寒也;弦者, 伤食也;浮而缓者, 中风也;浮而数者, 头痛也;浮而紧者, 膈上寒, 胁下冷饮也;沉而紧者, 心下寒而积痛;沉而弱者, 虚损也;缓而迟者, 虚寒也;微弱者, 血气俱虚也;弦者, 头痛, 心下有水也;双弦者, 两胁下痛…… (9) 。

这样的“微察、细觉”, 也只有医生之手指触及到病人脉搏的跳动, 才能做到, 才会对脉象有细微的感觉。隔一层极薄的细纱, 虽然不如直接触及, 但也应能够感觉到。而只有这种细微的感觉, 才能体察到脉象所反映的病情, 以便因病施治、对症下药。前述薛宝田为慈禧太后诊脉, 就有其触感到的这种脉象之“细情”, 并据此判断病症。他有如下具体记载:

余先请右部, 次请左部。约两刻许, 奏:“圣躬脉息, 左寸数, 左关弦;右寸平, 右关弱;两尺不旺。由于郁怒伤肝, 思虑伤脾, 五志化火, 不能荣养冲任, 以致胸中嘈杂, 少寐, 乏食, 短精神, 间或痰中带血, 更衣 (大便) 或溏或结。”皇太后问:“此病要紧否?”奏:“皇太后万安, 总求节劳省心, 不日大安。”内务府大臣广奏:“节劳省心, 薛宝田所奏尚有理。”皇太后曰:“我岂不知, 无奈不能!”皇太后问:“果成劳病否?”奏:“脉无数象, 必无此虑。” (10)

薛宝田的这番诊断奏语, 慈禧太后认为“尚妥”, 即贴切, 切中病情 (11) 。当慈禧太后问自己这种病会不会发展为痨病时, 薛宝田立即根据所把脉的情况而回奏“脉无数象, 必无此虑”, 这里的“数”, 是指脉搏跳动过快, 次数多, 薛宝田告诉慈禧太后, 脉象中没有这种“数象”, 尽可放心, 这“数象”, 以及前记慈禧太后的脉息“左寸数, 左关弦;右寸平, 右关弱;两尺不旺”, 都不可能是“悬丝诊脉”之触及丝线另一端所能感觉到的脉象。

清宫医疗档案中有大量关于太医为皇室女性诊脉的记录———脉案, 这些脉案记录, 也可说明她们的脉象是触摸肌肤才能感触到的, 又可证明清代宫廷中慈禧太后以外的其他女性之诊脉, 也不是所谓“悬丝诊脉”。仅举数例如下:

嘉庆元年 (1796年) 十月, 嘉庆帝的孝淑皇后 (道光帝的生母) 患病, 初十日, 太医“张自兴、商景霨、傅仁宁、舒岱请得皇后脉息滑软, 原系肝虚伤荣日久, 致中气不足, 胁下旧积, 有时攻冲, 夜间少寐, 汤剂一时不能骤复”, “张自兴等恭议, 原方归脾丸用人参二分、麦冬一钱煎汤送药” (12) 。

御医为嘉庆帝的四公主诊治, 御医“潘元瑛、李元椿请得四公主脉息浮缓, 原系脾、肺湿热, 痧疹之症……今议用清热中和汤” (13) 。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ipaper.net/lishilunwen/262.html
0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