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论文 - 至繁归于至简,Sci论文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SCI论文网开场白:为SCI创作者提供分享合作的小而美圈子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论文 > 正文

美国乡村学校的历史跌宕与现实审视论文(附论文PDF版下载)

发布时间:2019-03-14 11:15:01 文章来源:SCI论文网 我要评论














SCI论文(www.scipaper.net):
 
[摘 要] 美国乡村学校的改革走过了一条从乡村出发、向城市迈进然后再回到乡村的曲折道路。当前,美国乡村学校数量大、规模小、分布广且城乡教育经费配置不均衡; 教育条件整体性落后于城市,但教育质量并不完全逊色于城市。美国的乡村学校改革正 从向城市看齐转至面向乡村教育自身,其乡村教育的发展得益于宏观政策的引领、教师队伍的建设、多种社会力量的联动以及现代技术的辅助应用等。当前,我国的乡村教育处在最好也是最难的发展时期,美国乡村学校的发展历程,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

[关键词] 美国;乡村学校;乡村教师;教育质量

[作者简介] 刘丽群,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教授;任卓,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讲师 (长沙 410205)
 
        当前,我国有 85%的小学、77%的初中学校在农村地区(包括镇区和乡村),义务教育阶段有三分之二的孩子在农村地区上学。[1] 乡村教育的改革至关重要却又困难重重。事实上,世界上很多国家在推进现代化和城镇化进程中,都面临着和我国类似的乡村教育发展瓶颈,其中,美国尤为典型。农业社会的美国,学校如雨后春笋,遍地生长;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在将学校聚集城市、推向现代的同时,乡村学校迅速消亡。20 世纪后期,乡村学校被重新发现,其发展不再是复制城市,而是回到乡村本身。事实上,如何立足乡村本身,结合乡村学校的自身实际,依托乡村学校的独特优势,实现乡村学校的自我发展与内在生长,不仅是美国也是我国乡村学校改革需要面对的重要议题。有鉴于此,本文试图从美国乡村教育的历史发展与现实审视中,从制约乡村学校瓶颈的政策、经费、教师、技术等多维因素分析中,探寻乡村学校发展的可能之道。

一、美国乡村学校的历史跌宕

        梳理美国乡村学校两百多年的发展历史,可谓跌宕起伏。乡村学校兴于 18 世纪末,盛于 19 世纪,19 世纪末开启城市化进程并迅速被城市化,进入 20 世纪中后期,乡村学校的独特价值和独有优势得到政府和学界的肯定并逐渐被实践所证实。美国乡村学校的改革与发展,走过了一条从乡村出发迈向城市并回到乡村的曲折道路。

(一)乡村学校的兴起与繁荣——从乡村出发

        美国最早的学校产生于 17 世纪,1635 年的波斯顿拉丁学校是第一所公立学校。[2]但殖民地时期的学校主要面向城市富裕家庭的白人男性,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历史环境并没有给乡村学校提供成长的空间和土壤。但美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其社区主要是农业社区, 学校也基本上是乡村学校。[3]据 1790 年美国第一次人口普查的统计,美国总人口约 400 万,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为 94.9%。[4]事实上,即使到 1850 年,美国农村人口的比例仍然高达 84.7% ,1900 年为 60.3% ,直到 1920年,美国历史上城市人口才第一次超过农村人口。[5]农业社会孕育了乡村学校,农业在社会中的轴心位置,决定了乡村学校在整个学校教育体系中的中心地位。甚至可以说, 这一时期的教育实际上就是在村镇社会中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早期的乡村学校主要用木头和草搭建,学校基本只有一间房、一名教师,故称为“ 一师学校”(One-Teacher School)或“ 一室学校”(One-Room School),教室摆放着凳子和桌子,中间放着柴炉。教师以女性为主,因为学校小、教师少,学校多采用复式教学。学校的日程安排与农业的耕种作息基本吻合,一般在冬季和夏季开放,种植和收获的繁忙时节关闭。不仅如此,学校主要教给学生一些未来乡村生活所需的知识、技巧和观念等。[6]可以说,美国早期的乡村学校牢牢根植于乡村,兴起于乡村,发展于乡村并且服务于乡村。到 19 世纪末,一些州开始规定适龄儿童必须上学,乡村学校也由此迅速发展与壮大。

(二)美国乡村学校的关停与合并——迈向城市

       19 世纪末是美国乡村学校撤并的开始。[7]乡村学校的历史性扭转,主要源自于美国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时代转型。城市学校体系逐步建立且教育规模与教学质量显著提高 ,乡 村学校开始了城市化改革。1895 年,美国全国教育协会成立“ 农村学校12 人委员会”。1897 年,该委员会提交的《农村学校 12 人委员会报告》明确提出,乡村学校面临着人数少、成本高、效率低、资源短缺等一系列问题。要提高乡村教育质量、缩小城乡教育差距,最有效的举措就是撤除或合并乡村小规模学校。通过撤并小学校和小学区,学生可以获得更多的课程支持,可以配备更好的教师,因而赢得更高的教育质量。这一倡议得到了广泛的回应和众多的拥护,也由此开启了美国乡村学校撤并运动的序幕。这一运动背后的核心指导思想是追求高效率与标准化,人们信奉“ 规模的”才是“ 经济的”。1959 年,这一思想在美国哈佛大学科南特(Conant,J. B.)的《今 日美国中学》(The American High School Today)一书中得到进一步的发扬光大。该书论证了学校规模与学生学业成绩的关系,甚至明确提出学校同一个年级的学生规模应该不低于 100 人。规模带来效益的相关论述将乡村学校的撤并运动推向了高潮。顺此潮流,乡村学校开始撤并和关停,学校数锐减。有数据显示,1917 年,美国有“一师学校”196 000 所;[8]到1940 年约为114 000 所[9]到 20 世纪中叶,进一步锐减为60 000 所,70 年代仅有 2 000 所;[10]80 年代为 837 所,90 年代则只有 380 所。[11]撤并运动后,学校越来越与城市趋同,越来越标准化和现代化,但也越来越远离乡村。

(三)美国乡村学校的重组与重生——回到乡村

        20 世纪 60 年代后期,美国逐渐放慢了乡村学校撤并的脚步,开始关注乡村学校的保留、扶持和改造,乡村学校通过回到乡村得以重生。人们对乡村学校的态度,从之前“不顾一切地消除”转变到“乡村小学校既没有被消除的可能,也没有被消除的必要”,乡村学校不再作为一种落后的学校形态,而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学校类型被重新认识。教育史学家姆勒(Mueller,A. D.)指出,“ 如果人们能够胸怀美国乡村示范学校那样的教育理想的话, 那么,现代乡村学校就可以胜过任何城市学校,因为城市学校也面临着交通堵塞、缺乏活动空间、噪音污染以及远离自然等不利因素的困扰”[12]。这一发展思路的根本性扭转,源于对学校规模带来“经济”的批判性审视。实践证明,学校规模的扩大并没有带来乡村学校教育质量的自然提高;相反,引发出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学校合并后上学交通成本的增加,以及因上学时间增加而导致亲子时间的减少等。更为致命的问题在于,学校是乡村的中心,甚至是乡村社区的心脏。[13]被剥离学校后的乡村和社区因缺乏“灵魂”而走向萧条和破败。有研究显示,那些有学校的社区往往比没有学校的社区更能带来财富感, 社区人员也更少依赖社会的公共援助。[14]乡村学校的存在,对孩子的成长、社区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都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与价值。乡村学校不再是要被消除的对象,而是要保护和发展的目标,但发展的走向不是向城市看齐,而是回到乡村本身。于是,一些州和乡村学校开始探寻本土化的发展道路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这种基于本土的乡村学校改革,其思路主要包括让学生学习本土课程、启动乡村教师本土培养计划等。例如,在宾夕法尼亚州北部,森林密集、渔业和狩猎文化发达,因此,中学生就学习微生物和环境保护等课程;在新墨西哥州西部的学生则和来自当地高校的生物学家们一起学习种植本土品种的蔬菜。[15]回到乡村,不仅意味着乡村学校应该办在乡村,乡村学校的课程应该基于乡村,甚至如果乡村学校的教师来自乡村,则会更容易融入当地文化,更能够提供本土课程, 也更有可能留在乡村,乡村学校必须在乡村中寻找内生力量和生长点。这也成为当前美国乡村教育改革的基本思路与追求目标。
 
二、美国乡村学校的发展现状
 
        整体来看,当前美国的乡村学校呈现以下特点:数量大但规模小;范围广但分布不均衡;教育经费、教学条件和教师队伍水平等均明显低于城市,但乡村学校的教育质量并不完全落后于城市,这大大颠覆了人们传统上对乡村学校教育质量低下的刻板印象,也成为美国政府和学界重新审视乡村学校的重要原因。

\
 
(一)乡村学校的重新界定
 

        何谓乡村?何谓乡村学校?美国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定位标准,即使是在同一时期,不同的部门使用不同的分类,选择哪种分类系统通常取决于分类的结果预期或所需的地理聚合程度。比较通行的乡村分类标准主要来自美国农业部和统计局,以此为基础,美国教育部形成对乡村学校的具体界定。目前,美国教育领域关于乡村学校的界定,主要是借鉴并参考统计局在有关乡村分类标准的基础上于 2006 年修订确定。新的学校区域分类系统更多地采用了地理编码技术,即不再简单地依据人口规模来进行区域划分,而更多以城市为参照物,依据与城市距离的远近来识别城镇与乡村的亚型。按照新的分类标准,美国把学校所属区域划分为城市(city)、城郊(suburban)、镇(town)和乡村(rural)四大区域类型,每个区域大类再进一步细分为三个子类,如城市学校细分为大型、中型和小型三种;乡村学校根据与城区距离的远近依次分为近郊、远郊和偏僻三种类型,由此形成了12 种不同的学校区域类型。(见表1)
\

(二)乡村学校的数量与分布

       美国的乡村学校数量多、分布广、差异大且规模小。从数量来看,美国有约一半的学区、三分之一的学校和五分之一(约 970 万)的学生在农村。[16]可以说,美国是一个典型的乡村教育大国。从分布来看,不仅分布范围广,且州与州之间的差异较大。从农村学校数占州学校总数的比例来看,南达科他州的比重最高,全州有 80%的学校分布在农村 ,而 在 马 萨 诸 塞 州 ,这 一 比 例 仅 仅 为6.5%。[17]从农村招生学生总人数在各州的分布来看,德克萨斯、北卡罗来纳、佐治亚和俄亥俄这四个州的农村学生招生数占整个农村学生比例的 1/4 多。有三个州的农村学生数达到总学生数的一半以上,它们分别为佛蒙特州 57.5% 、缅 因州 57.2% 和密西西比州 56.5%[18]而在东部和西部靠海的州以及西部干旱和山区较多的州,农村生源比例最低。如果从规模来看,乡村学校的规模整体偏小。美国近年来中小学校的规模基本上保持在 500 人左右,但是,小规模学校仍然不在少数且主要集中在乡村地区。2012—2015 年,学校总学生人数少于 100 人的小规模学校占整个学校的比例约为 10%左右,而 100~ 200 人的学校比例约为 9%(其中,2012—2013年 为 10.12% ,2013—2014 年 为 10.11% ,
2014—2015 年为10.16%)。[19](见表2)
\

(三)乡村学校的教育经费

        美国教育经费占GDP 的比例约为7%,教育经费相对充足。数据显示,2013 年,美国初等和中等教育全日制学生的人均教育经费为11 800 美元,比 OECD 国家的平均水平(9200 美元)高出 28%。而中等后教育阶段的人均教育经费为 27 900 美元,OECD 国家的平均水
平仅为 14 800 美元。[20]公立学校的经费通常来源于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政府,联邦经费占总教育经费的比例约为 10%,而州和地方政府的比例都约为 45%。以 2013 年为例,联邦教育经费比例约为 9% ,州 经费比例约占46% ,地方比例约为 45% 。[21]但教育经费在城乡之间的配置不均衡(见表 3)。
\

        事实上,城乡教育经费的差距一直都存在。20 世纪早期的研究数据表明,城市学校的生均教育经费为 30.78 美元,远远高于乡村学校(12.52 美元)。[22]不仅如此,即使都在乡村区域,不同州的差异也较大。2013—2014 年的调查数据显示,美国乡村生均教学经费支出为 5 826 美元,最低的亚利桑那州和爱达荷州分别只有4 271 美元和 4 349 美元,而经费最高的纽约州和阿拉斯加州,这一经费分别高达 11 061美元和10 885 美元。[23]

(四)乡村学校的教育质量

       校相比,乡村学校的学生不仅和社区的联系更为紧密,而且有更多参与课外活动的机会, 能够得到教师更多的关注,能为低收入家庭孩子提供更多的社交和学习资源。这些理论观点在近年来美国国家教育进步评估中心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简称“NAEP”)所开展的各项评估中得到了数据上的权威确认。以 2015 年为例,四年级阅读、数学、科学以及八年级阅读和数学的测试结果显示,城郊学生成绩居首,其次是乡村和镇的学生,城市学生的测试成绩反而整体性最低。(见表4)
\

       通常,乡村学校总是与低质量相联系。但这种对乡村学校的传统偏见和刻板印象正逐步消解。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与城市学但从学校具体的课程提供来看,尤其是大 学 先 修 课 程(Advanced Placement,简 称“AP”)的开设情况来看,乡村学校明显落后于城市和城郊① 。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乡村学校在满足学生基本发展需求、培养公民基本素养等方面表现出色,但在课程的多样化、丰富性,尤其在推动学生的后续发展、个性发展、卓越才能培养等方面相对欠缺。

三、美国乡村学校发展的基本经验

       通常认为,乡村学校改革与发展的瓶颈在于乡村的历史性贫穷与学校条件的整体性落后,因而,政策的引领以及由此导向下的经费支持似乎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各国实现乡村学校突围的不二选择,美国也不例外。可以说,美国非常重视政策的引领和经费的投入, 重视乡村教师工资待遇的改善。但尤为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在突出政府在乡村教育改革中主体地位的同时,高度重视高校、科研院所以及社会力量的多方介入和多方联动;在强调改善乡村教师物质待遇的同时,不忘关注教师孤独感的消除以及帮助教师更快地融入本土文化;在立足乡村传统根基的同时,适时引入现代技术的力量。在教育所关涉的人与物、政府与社会、物质与精神、传统与现代以及外援与内生等要素之间寻找乡村学校发展的结合点与契合度。虽然这个“点”和“度”还需要不断的“拿捏”,但确实代表着乡村学校的改革方向。

(一)政策引领

        在美国,乡村学校和乡村教育在政策层面并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和重视。有数据显示,尽管乡村学校的运行成本高于城市,但实际上,州层面仅仅只有 17%的经费投向了乡村。[24]但这并不意味着乡村学校被完全忽略。事实上,美国从联邦到教育部、农业部和各个州,都试图从政策层面来为乡村学校的发展提供必要的制度支持与经费保障。

        早在1909 年,罗斯福总统就召集成立了乡村生活委员会,正式对美国的乡村生活包括乡村学 校进行重点关注。1958 年的《国防教育法》则专门资助乡村教师进入相关教育培训机构接 受专业培训或举办研讨班。1965 年,《初等和中 等 教 育 法 》(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简称“ESEA”)颁布实施,联邦 政府开始对乡村教育采取系统和长期的发展战略,大量资金投入到乡村尤其是低收入学 区,用于乡村学校的图书和教学用品的购置, 开展区域性的教育教学实验、教师培训等。作为该法案的延续,布什政府于 2002 年签署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简称“NCLB”),2015 年,奥巴马政府颁布了《让每一个孩子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 ,简称“ESSA”),但这些 法案的经费支持额度更多地由每个地区弱势学生的绝对人数和各州的生均支出水平决定,而乡村学校因为规模较小和生均经费较 低,难以得到更多的经费支持。相比较而言, 2000 年克林顿政府签署的《农村教育成就项目》(Rural Education Achievement Program,称“REAP”),就主要针对乡村学校的特殊教 育处境进行专项补偿,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 次专门针对乡村教育实施的拨款法案。该项目包括两个子项目:“ 小型农村学校成就项 目 ”(Small,Rural School Achievement,简 称 “SRSA”)和“ 农村低收入学校计划 ”(The Rural and Low-Income Schools,简称“RLIS”)。 SRSA 项目旨在帮助那些地处偏远的农村小规模学校,给予地方在资金使用方面更大的 自主权。RLIS 项目则向人口贫困指数在 20% 及以上的贫困农村学区提供附加资金。除此之外,美国教育部近年来也面向学校发起一些竞争性资助计划如“ 力争上游学区计划”
(Race to the Top-District,简称“RTTD”)等,美国农业部和内政部等也推动了一些相关项目 ,如 农 业 部 的“ 社 区 设 施 改 进 方 案 ”(Community Facilities Program,简 称“CFP”)等,对乡村学校提供一定的经费资助。同时, 在联邦相关法案带动下,各州也采取了相关举措来推动乡村教育的发展。

\

(二)教师为重

        如果说学校是乡村的中心,那么,教师则是学校的灵魂。一支稳定而优秀的教师队伍是确保乡村教育质量的根本。教师之于学校、教师之于学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乡村教育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可以直接归结为教师问题。1999 年,美国学校管理者协会就指出,招募和留住优秀教师是农村学区面临的主要问题。在阿拉斯加,乡村学区的教师平均流失率为 20% ,54 个学区中,有 12 个学区的教师流动率超过 30%。[25]为什么乡村学校留不住教师?美国教育部一项全国性的调查发现,教师薪水低和孤独感(包括社会性孤独和地理性孤独)是导致乡村教师缺乏吸引力的两个最主要因素。[26]因此,近年来, 美国采取各种举措提高乡村教师的待遇,逐步消除城乡教师在收入水平上的差异。2011—2012 年,美国城市学校全职教师的平均工资为 54 860 美元,城郊为 58 470 美元,镇区为 47 780 美元,乡村为 47 130 美元。[27]经济待遇的提高,一方面是增加政府对乡村教育尤其是乡村教师的投入;另一方面,还可以通过发放教师签约奖金、特殊岗位奖金、住房券以及住房补贴等多管齐下。密西西比州1998 年通过了《密西西比州紧缺教师法案》, 该法案向那些教师严重短缺地区任教的教师提供 6 000 美元的住房补助,用于支付搬迁费用等[28],同时帮助那些到乡村任教的准教师偿还贷款[29]。明尼苏达州则对即将在乡村任教的学生提供实习津贴和助学贷款。[30]除了重视经济刺激等物质因素之外,美国也越来越重视精神因素,如消除教师孤独感,帮助他们更快地融入当地文化等。在阿拉斯加州,有四分之三的新教师来自其他[31],孤独感是新教师面临的最大困难。[32]基于此, 阿拉斯加大学和当地的教育部门在 2004 年发 起 了“ 阿 拉 斯 加 州 导 师 项 目 ”(Alaska Statewide Mentor Project,简称“ASMP”)。2015年,该项目为 500 名新教师提供了指导服务。在该项目的直接影响下,2009—2015 年,乡村学校教师的稳定率从 67% 提升到了77%。[33]虽然教师流失问题仍然是乡村学校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但乡村学校的教师队伍保持着相对的稳定性。

(三)多方联动

        如前所述,政府对乡村教育的顶层设计和经费支持在乡村教育的发展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乡村学校的发展并不完全只是政府的事情,也不完全只是经费的问题。就此角度来看,美国各州不仅有较大的教育自主权,而政府之外的大学、科研机构以及民间组织、社会大众等,在乡村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中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社会的多方联动和共同介入,也成为美国解决乡村教育问 题 的 一 大 亮 点 和 特 色。 以 乡 村 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简称“STEM”)教师为例,为解决短缺问题,各种力量多方联动协同解决。一方面,政府启动了“STEM 教师精英计划”,2016—2020 年,主要面向乡村尤其是教师紧缺地区提供经费,支持培训 10 000 名 STEM 教师。[34]与此同时,许多大学机构等都参与进来,协同推进。如普渡大学的乡村STEM 项目就是通过基金支持,聘请 STEM 专业人员到学校任教,以缓解乡村学校STEM 教师严重不足的问题;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的中学数学中心通过创新方法为乡村学校的数学教学提供帮助;北达科他大学则通过为乡村学校提供相关专业课程来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35]同时,各州也在推进相关项目与计划,如南弗吉尼亚实施的“ 乡村数学卓越合作伙伴计划”( Rural Math Excel Partnership,简称“RMEP”),试图通过建立家庭、教师和社区之间的联盟来共同推动乡村孩子的发展。[36]肯塔基州的欧斯利(Owsley)学校就建立了专门的家长资源中心,教师在该中心发布教育需求,家长志愿者则提供相应服务。2008—2009 年,家长为学校提供了 2 100 小时的志愿者服务,这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乡村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37]

(四)技术辅助

        技术对教育的变革作用毋庸置疑,尤其在弥合乡村地理距离方面技术发挥着关键作 用。美国在乡村教育的改革与发展进程中, 也特别注重并善于利用技术的力量推动乡村 教育的发展。早在 1996 年,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就启动了“ 教育宽带”(E-Rate)项目,用于资助学 校和图书馆购置电脑和通讯设施。美国教育部的相关调查显示,1994—1999 年,美国公立 学校的互联网接入率从 35% 提高到了 95%, 多媒体教室比例也从 3% 上升到了 63%。[38] 尔后又通过实施“ 连接学校”(Connect ED)、 “ 连接家庭”(Connect Home)等多个项目,持续性地改善学校和家庭的网络接入数量和质量,推进了技术在教育教学领域中的应用。在加利福尼亚州,教育服务协会的艺术教育 网络项目,就是通过提供相关信息资源和专 业发展机会,借助视频会议、在线面对面等多种形式,将 58 个学区的教师联系起来。[39]在科罗拉多州,相隔 30 英里的三个学区相互合作,为学生开发和提供更多的大学先修课程。他们通过建立视频教室,使学生获得的AP 课程数量增加了两倍。其他的学区则依托 E-Rate 项目,借助技术手段,与社区学院建立起伙伴关系,使学生获得双重的入学机会,这不仅提高了高中学习成绩,而且提升了大学入学率。[40]

        当前,中国的乡村教育处在最好也是最难的发展时期。透过美国乡村学校发展的历史轨迹与现实经验,有以下几点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和思考。一是乡村教育改革不是向外寻求突围而是向内寻求突破。乡村教育是以城市为标准走一条向城市看齐的钢筋水泥大道还是回到乡村本身、立足本土实际走一条有泥土气息的乡间小路?这是乡村教育改革所面临的世界性话题和世纪性难题,也是我国乡村教育改革亟待解决的方向性问题, 美国乡村教育的发展向我们昭示了后一种路径的必要性和现实性。二是经费充裕是乡村教育发展的前提与基础,但仅仅只有经费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说以往乡村教师“下不去” 和“留不住”的根本原因是经济待遇低,那么在当前背景下,心理上的孤独感、与本土文化的相容性、专业发展的可能性等越来越成为教师是否愿意到乡村从教的重要考量因素。这意味着国家在推进相关政策举措时,除了继续实施经济的刺激来提升乡村教师的职业吸引力,其他相关因素的考量也是非常必要的。近年来,我国在改善乡村学校条件、提升乡村教师待遇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经济之外的因素已经引起重视,但仍然需要我们更多、更有针对性的关注。三是乡村教育改革既需要全面系统推进,更需要有重点、抓关键、精准施策。教师是整个乡村教育的关键点和突破口,而教师的问题则突出表现为优秀教师“下不去”和“留不住”的问题,尤其是新任教师从教的前五年,是教师弃教的高峰期。[41]因此,我国的乡村教育改革如何紧扣关键问题、针对关键人群、抓住关键时期、采取关键举措,尤为关键。

参考文献:
[1]邬志辉. 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7[N]. 中国教师报, 2017-12-27.
[2]History of Boston Latin School——Oldest Public School in America[EB/OL]. http://www.bls.org/cfml/l3tmpl_history.cfm.
[3] Tieken,M. C. Why Rural School Matter[M]. North Carolina: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2014.11.
[4]王章辉. 欧美农村劳动力的转移与城市化[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 48.
[5]莫里森. 美利坚共和国的成长(下卷)[M]. 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1. 1101.
[6][22] Foght,H. W. The American Rural School: ItsCharacteristics, Its Future and Its Problems [M]. New York: Macmillan Company,1910. 117、105.
[7]Tholkes,R. J. & Sederberg,C. H. Economies of Scale and Rural Schools. Research in Rural Education[J]. 1990,(1).
[8][11]Muse,I.,et al. One-teacher Schools in America[J].
The Teacher Educator,1998,(3).
[9]Reeves,F. W. Education for Rural America[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45. 127.
[10] Provenzo,E. F. & Provenzo,A. B. Encyclopedia of the Social and Cultural Foundations of Education[M]. New York:SAGE Publications,Inc,2009. 664—665.
[12]DeYoung,A. J. The Status of American Rural Education Research:An Integrated Review and Commentary[J].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ch,1987,(2).
[13] Casto,H. G.,et al. Potential Synergy:Rural School Districts and International StudentPrograms[J]. Rural Educator, 2012,(1).
[14]Lyson,T. A. What Does a School Mean to a Community? Assessing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Benefits of Schools to Rural Villages in New York[J]. Journal of Rural Research in Education, 2002,(3).
[15] Mahan,C. Home-Grown Teachers: Will Their Rural Roots Keep Them in Virginia's Rural Schools?[D]. Virginia: 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2010. 47.
[16] Nugent,G. C.,et al. Rural Education Research in the United States[M]. Switzerland:Springer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2017. 3.
[17]Johnson,L. D.,et al. Federal Education Policy in Rural America[R/OL]. http://www.rociidaho.org/wp-content/uploads/2014/ 12/ROCI_2014FedEdPolicy_Final.pdf. 2014-12-31.
[18][23][27]Johnson,J.,et al. Why Rural Matters 2013— 2014:The Condition of Rural Education in the 50 States[R/OL]. http://www.ruraledu.org/user_uploads/file/2013—14-Why-Rural- Matters.pdf. 2014-05-19.
[19]Snyder,T. D.,et al. Digest of Education Statistics 2016
[EB/OL]. https://nces.ed.gov/pubsearch/pubsinfo.asp?pubid=2017094. 2018-02-20.
[20][21]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 (NCES). Condition of Education 2017[EB/OL]. https://nces.ed.gov/pubsearch/ pubsinfo.asp?pubid=2017144. 2017-05-25.
[24][35] Showalter,D.,et al. Why Rural Matters 2015— 2016:Understanding the Changing Landscape[R/OL]. http://www. ruraledu.org/user_uploads/file/WRM-2015-16.pdf. 2017-06-13.
[25][32]DeFeo,D. J.,et al. The Cost of Teacher Turnover in Alaska[R]. AK:University of Alaska Anchorage Center for Alaska Education Policy Research,2017.1.
[26]Institute of Education Sciences(IES),U. 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How Are Rural Districts Meeting the Teacher Quality Requirements of No Child Left Behind?[EB/OL]. http://aasa.org/

《美国乡村学校的历史跌宕与现实审视论文》(附论文PDF版下载):
http://www.scipaper.net/uploadfile/2019/0314/20190314114649450.pdf


关注SCI论文创作发表,寻求SCI论文修改润色、SCI论文代发表等服务支撑,请锁定SCI论文网!

文章出自SCI论文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ipaper.net/jiaoyulunwen/3091.html
0

发表评论

Sci论文网 - Sci论文发表 - Sci论文修改润色 - Sci论文期刊 - Sci论文代发
Copyright © Sci论文网 版权所有 | SCI论文网手机版